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79章 那一年的春晚

  林冬是第一次看春晚。

  他覺得十幾億在同一天晚上看同一個節目是一個很神奇的事情。

  絕對的大場面!

這個長臉的帥哥是誰這個看起來有點眼熟的是誰畢姥爺  這個……

你特么有完沒完,閉嘴看電視,沒人把你當啞巴  林冬只好悻悻的閉上了嘴。

  專心的看。

  唱歌的都還好,不過他還是比較喜歡小品。

  拿笤帚的不一定是清潔工,也許就是哈利波特,讓巫師先生非常有代入感。

  然后還有黃濤的小品。

  其實黃濤在很多東北人眼里并不多么值得尊敬。

  幾段歌舞之后,又來了一個小品。

  林冬猛地睜大了眼睛。

  瓦特,發卡!

  沈多余?

  難倒是重名?

  應該是重名吧。

  和照片上的那個小鮮肉長得……長得有點不太一樣啊。

  沈多余怎么可能有資格上春晚演小品呢。

  七喜哥不是說他籍籍無名只能混混話劇圈嗎?

  不過事已至此,也就只能期待這家伙演技一般般。

  一拖三,隊友渣也行。

  再說了,就算他演技好,他難倒還能救得了一部爛片啊。

  演的再好,爛片也終究是爛片。

  淡定下來的林冬繼續看電視。

  他還看到了一個姓劉的演魔術。

  喲呵,關公面前耍大刀啊。

  魔術厲害還是魔法厲害,以后有機會教他怎么做人。

  這一期的春晚還挺好看的。

  中途有人離開,但林冬這個洋鬼子到了最后才回酒店睡覺。

  也就中間躲進衛生間給東北老家打了個電話。

  拜年在這邊似乎是很常見的事情,林冬一晚上收到短信無數。

  他抽空就回復,手都酸了。

  春節過后,林冬終于還是抽出了兩天時間去錄制《舌尖上的巫師》第五期。

  舌尖上的巫師已經播出了三期。

  第三期盛京篇也播出去了。

  除夕的前一天。

  點擊量穩中上升,基本上也是至少能破千萬的架勢。

  第五期節目還沒有開拍,節目組就已經收到了多方邀請。

  有消息稱,這個節目能夠帶動當地的餐飲和旅游業。

  旅游業這個太大了,不好說。

  但是餐飲這個確實很有效果,江城的戶部巷,現在人流量比以前多了至少三成。

  還有當時林冬和徐朗、周勃、王順溜幾個一起吃飯的那家店。

  也不知道是被網友們拔出來,還是店主自爆。

  反正是徹底火了。

  原本就需要排隊,現在更是無數人揮舞著鈔票想嘗一嘗甲魚宴。

  聽說人家老板已經開始裝修分店了。

  蓉城的也差不多,總之效果明顯。

  只有第三期播完正好過年,現在東北又太冷,所以效果還不太明顯。

  制作組接到的邀請有當地旅游部門發出的,也有一些經典菜系的連鎖餐廳,他們甚至開出上百萬請《舌尖上的巫師》來店里錄制節目。

  網絡興起,智能手機發展迅速,網民數量急劇增加。

  這里面的商機無限啊。

  最后張三胖把拍攝地定在了臨安。

  申城其實也可以,但是申城和臨安差別不大,而自然景物又遜于臨安。

  這一期嘉賓是胡哲和楊蘭。

  也是杜啟喜那邊拍戲的演員,他那邊已經基本上殺青了。

  正好把人派出來為電影增加點熱度。

  其實林冬慫恿他趕緊的給我剪出來過審上映,咱酒香不怕巷子深,瞎折騰顯得多不上檔次。

  至于楊蘭。

  自家節目火了,帶一下旗下藝人,多合情合理的事情。

  胡哲是一個好說話的人。

  張三胖那邊給了六十萬,約的時間是上午十點鐘,蘇堤上走一小圈,然后去吃飯。

  他自己做功課從網上找來前面三期的節目一一看了,然后主動申請從早上就開始跟組——而且是不用加錢的那種。

  理由很簡單。

  就是他沒什么通告,到了這邊等著也是等著。

  還有這樣的好事?

  那就一起瀏覽風景吧。

  江南好,風景舊曾諳。

  這里是“黃鶯見人至,飛起度湖陰”的湖光山色鳥驚飛。

  是“水光瀲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的自然回歸。

  四時美景各不同,冬天也有冬天的韻味。

  這一期的節目不僅看景。

  聊天也比之前幾期聊得更加文藝。

  胡哲對這個城市,還有這個城市的美景都非常了解。

  而他在遭遇車禍后又以讀書的方式來自愈。

  談起典故人文,信手拈來。

  其他幾位只有聽講的份。

  不過,他并不是那種喜歡出風頭的人,他謙和的近乎“虛偽”。

  他會每時每刻去照顧到每個人的情緒。

  讓每個人都不會被冷落。

  楊蘭第一次參加這個節目,又處于事業的低谷期,所以自然就畏縮沉默了些。

  比起兩個很不專業的主持人,反倒是胡哲能夠和她多聊幾句。

  吃飯選的是杭幫菜。

  胡哲似乎知道這是個吃飯的節目,他是實打實的真吃。

  也不知道怎么得,話題就扯到了胡哲的新戲上——這其實是一件早就應該提起的事情。

  電影還是克萊斯特文化傳媒制作出品的呢。

  “最近兩個月確實一直在拍戲,接了一部很有意思的電影。”胡哲吃飯的時候一點也不扭扭捏捏,和一般普通人吃飯沒什么兩樣。

  不過他說話的時候,都會咽下嘴里的東西之后再說。

  “是喜劇片嗎?”楊蘭很捧場的問。

  不是她演,她是真的不知道。

  楊蘭演完《錦衣衛》之后接了錢娜為她找的一部電視劇,所以就錯過了去杜啟喜這部電影里客串的機會。

  倒是柳笑眉在里面演了一個戲份還算可以的角色。

  “算是文藝片吧,講人生無常,還有個人選擇和命運。”胡哲無意細說,提一下也就差不多了。

  “我也有參與,胡哲老師演的非常棒。”柳笑眉給點了個贊。

  “期待胡老師的新作品早日上映,預祝大賣!”林冬笑呵呵的說道。

  他的內心有點愧疚。

  他瞎折騰了這么一部電影出來,為的其實是賠錢。

  他倒是能賠錢換金加隆了。

  杜啟喜怎么辦?

  第一部戲連上映都沒能上映。

  第二部戲花了八千萬,結果撲成狗。

  他會不會想不開啊。

  還有這些演員們,錢是拿了,可參演的電影撲街,對他們來說也是災難。

  下部戲誰還找他們拍啊。

  要不然怎么會有票房毒藥的說法呢。

  當然,僅此而已了。

  內疚一下之后,他還是要繼續他的虧錢大計。

  大不了讓杜啟喜給演員們包一個大紅包,用金錢來撫慰他們的創傷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