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78章 兵強馬壯就是沒人會虧錢

  除了林冬,每個藝人都可以組建出一個五人的團隊。

  保鏢司機不算,這一塊公司承擔,藝人團隊擁有一個經紀人,兩個助理,一個化妝師,一個造型師。

  可以由藝人自己找。

  也可以委托給公司幫忙。

  商務部新招四個人,加上施珊珊一共五個人,負責市場和項目。

  行政部新招兩個人事,兩個財務,加上陳小蠻、秦寶兒、秦貝兒、王碩,一共八個人,負責行政和財務。

  后勤部新招五個司機,十個保鏢,加上田大壯一共十六個人,負責開車和保全。

  藝人部的人最多,除了林冬,三個藝人加上他們的五人團隊,還有新成立的公關部招了八個人,加上藝人部總監錢娜,一共二十七個人。

  最少的是導演組,就張三胖和杜啟喜倆人。

  不是林冬不想繼續多招。

  他的野心十倍不止。

  可惜系統只允許招這么多人。

  加上林冬和他的助理,公司就有六十個人了!

  后面的新人,還有藝人團隊的那些人,系統都不允許發太高的工資,但平均下來每個人也有兩三萬。

  他們除了這筆錢,還有藝人給他們的一份薪水,總收入并不低。

  這些人拉低了克萊斯特文化傳媒的平均工資,不過以前的元老工資待遇又漲了一點。

  總體算下來,林冬給員工發的薪水,總體平均值還能達到三萬五。

  十六薪加四個月年終獎。

  林冬其實想給員工發六十個月年終獎,系統還是不同意。

  不過,每年光是發工資還是能發出去四千一百三十萬。

  是的,林冬實在是沒轍了。

  只能通過這種方式來糟蹋賺的錢。

  而且,林冬還和系統達成了協議。

  公司運營費用,是可以當成投資一次性給出去的,就比如工資,可以把一年需要發的全部直接轉到公司賬戶。

  房租也是一樣。

  按照他和系統最開始的約定,人均五十平。

  現在他的公司里有60個人,也就意味著他可以租用3000平的辦公場地。

  世貿大廈一層1471平,他能租兩層。

  陳小蠻跑去和人家談,然后邀功似得打電話過來。

  “林總新年快樂,咱們同一層的一直沒公司入駐,被我給談下來了,還有樓上的,他們打算春節過后破產,就是裝修風格太俗氣了……”

  “哦。”

  “對了,林總,咱們租的這邊單價26不是嗎,我給談到了22,連物業費都算進去呢。”

  “噗,你談的?”

  “對呀,我發現談生意和買衣服講價也沒什么區別,你就可勁的說他東西不好,然后一點點的壓價。”

  林冬聽得只想吐血。

  我特么容易嗎我。

  為了虧點錢各種絞盡腦汁,一點點的和系統講價。

  而身為開國元老的你,卻插我一刀。

  “最后算總價的時候,我還讓他們抹掉了三十萬的零頭。”

  夸我啊,快點夸我啊。

  我為老板省錢了。

  從26到22,算下來至少省了四百萬呢。

  “林先生,怎么了?”田大壯從后視鏡看到林冬臉色不太好,連忙關心了一句。

  在外面的時候,林冬不讓人喊他林總。

  所以一般都喊林冬老師或者林先生。

  田大壯看那些黑色電影里面,保鏢一般都喊先生,這樣比較酷,所以他選擇喊林冬是林先生。

  “沒事,下次別這樣了,討價還價會顯得咱們公司low,你要記住,你現在已經不是那個買衣服需要討價還價的人了。”

  “好的林總,我下次注意。”

  掛了電話之后,陳小蠻摸摸腦門:“可我喜歡討價還價,把敵人逼的繳槍投降的快感怎么辦。”

  就這樣,林冬每年付出的辦公場地費用是2300萬,給員工發工資的錢是4100萬。

  系統賬上被他折騰剩下4200萬。

  可惜,除了公司之前那批元老,系統不再讓林冬給員工租公寓當宿舍。

  機器人似乎也發現這里有大bug了。

  及時的阻止了林老板的揮霍。

  不然這剩下來的4200萬他也能給折騰個干凈。

  比如,可以給公司員工置辦年貨啦。

  可以給公司員工訂飛機票啦。

  什么?

  12306癱瘓了,訂不到票了。

  那咱就包飛機把員工挨個的送回老家吧。

  作為一個老板,卻不能讓員工過年和家人團聚,那他的人生還有什么意義。

  其實,林冬的這個年都沒辦法回家過。

  他被通知過年也要留在劇組繼續拍。

  過年!

  都不放假?

  不是說春節是這邊的人一年最重要的節日嗎?

  林冬的困惑也沒人理會。

  不過聽劇組的人閑嘮,倒也明白了一個道理。

  你明星面上光彩,內里還賺的盤滿缽盈,就別想著和普通人一樣過年放假。

  更何況,人家很多崗位上的人,賺的沒有明星多,不也照樣大過年的加班。

  他們不上班的話,整個社會都癱瘓了。

  所以,巫師穿越過來的第一個春節,是在車墩影視城里過的。

  下午拍的幾場演員們發揮的都很好,導演寧海宣布今天到此為止,然后大家就去劇組包下的小餐館里吃餃子。

  不過,小餐館人家也得過年。

  所以給劇組留下了一堆食材之后就走了。

  劇組得自己豐衣足食。

  還好劇組那么多人,就算現在人數是最少的時候也有三四十號。

  會做飯的特別多。

  洗菜、剁餡、和面、搟皮、包餃子,倒也熱熱鬧鬧。

  林冬從來都沒有做過正經的飯。

  他能做的就是把東西丟進鍋里,加水,鍋開了之后再煮幾分鐘。

  然后就可以吃了。

  只所以鍋開了之后繼續煮幾分鐘,那是他對鍋開不開的判斷總是不那么準確。

  他一個新人主演——至少進組那會他還是個新人——也沒有誰把他當成腕兒,沒看到人家影后方蝶都在調餃子餡嘛。

  所以林冬就被安排洗菜了。

  大冷天的,洗菜也是個苦累活。

  他都想掏出小魔杖來個清理一新咒。

  咱是個爺們!

  大冷天脫光衣服的事兒咱都干了,更何況只是洗個菜。

  人說勞動人民吃的最香,林冬覺得今天的餃子非常棒。

  林冬來到這邊也確實挺喜歡吃餃子。

  今天人多,餡兒種類也多。

  什么白菜豬肉、三鮮、香菇豬肉,這些都太常見了。

  這世上居然還有鲅魚餡兒、海腸餡兒、大蒜豬肉餡兒、咖哩豬肉餡兒、芥末海鮮餡兒……

  林冬喜歡吃薺菜豬肉餡和牛肉芹菜餡,吃餃子的時候喜歡蘸醋加點老抽和辣椒油。

  有時候韭菜雞蛋餡的也喜歡,只是吃素餡餃子他就不蘸醋了。

  一群人,不同地位,不同階層,因為一部電影,在這寒冬臘月的南方申城,聚在一個溫暖的小餐館里吃餃子。

  看春晚。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