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68章 錢吶

  最過分的是有一個五歲左右的小姑娘。

  沒錯,應該就是五歲左右。

  不然,除非她是個侏儒。

  但是侏儒絕對不會長的這么晶瑩剔透。

  這個小姑娘后面跟著一個大人,大人技術明顯很一般,此時正在用屁股墩滑行。

  而小朋友根本沒有察覺。

  她甚至朝著林冬這邊過來了。

  故意的!

  這只小麻瓜絕對是故意的!

  林冬為了不和她撞在一起,只好自己改變方向,然后不出意外的摔倒,仰面朝天的滑行了一段距離。

  這一期的節目,看主持人各種摔就已經很讓人開心了。

  古仔也一直沒走。

  到中午的時候,大家才收拾東西去吃飯。

  東北烤肉!

  這一次沒有選特別高大上的店,反而是找了一家非常不起眼的小店。

  不僅三個做節目的可以吃,其他人除了輪值的攝影師,都可以開懷的吃上一頓。

  二樓幾張桌子,全都包下來了。

  定好的食材,每個人都能吃到撐,卻只有人均三十塊錢的消費。

  這個三十塊還是某人吃太多,拉高了平均值。

  這里的牛肉都是腌制過的,味道非常濃。

  還有一種很小的烤腸,甜香異常。

  林冬也比較喜歡烤盤上放的酸菜,吃烤肉的時候帶著一點,別有風味。

  滾熱的肉片蘸上調料,撮一大口啤酒,這才叫歡暢的生活。

  可惜林冬不能喝酒。

  不過,他喜歡一種荔枝味的飲料,喝起來也是清爽沁人。

  吃完飯,古少龍就告辭離開了。

  林冬和他聊了一會,打探了一下杜啟喜新電影的近況。

  “杜導非常敬業……”

  雖然古少龍避重就輕,而且盡量挑好的說。

  但是林冬還是知道杜啟喜鬧了很多笑話。

  不得不打電話到處求助。

  最離譜的是還被學校里的老師罵了一頓,說他連爬都沒學會呢,就想著跑了。

  林冬差點沒忍住大笑。

  雖然左相蠢蠢欲動,整天想著謀害朕,但是右相給力啊,真期盼他八千萬的電影連上都上不了。

  《舌尖上的巫師》賺的那幾百萬,根本就不夠一部八千萬的電影賠的。

  等到八千萬賠出去了。

  立刻啟動續集。

  名字就叫《xxx之風云再起》。

  等續集賠完了,再來一部叫《xxx之垂死掙扎》。

  如果到時候還能剩錢的話,咱們就開啟一部《xxx之最后一戰》。

  古少龍覺得這個林先生笑容古怪。

  但他也不知道林冬是克萊斯特文化傳媒的老板,所以不明就里,客套客套就完事了。

  他參加這個節目,節目組給了他八十萬。

  現在是2011年,花了半天時間做半期節目。

  不算太夸張,但是也絕對不低了。

  畢竟這位不算綜藝咖,很少有綜藝對他這樣的冷面帥哥有需求。

  而古少龍對這個價格也非常滿意,甚至覺得這個節目組不是一般的豪氣。

  稅后八十萬到手,夠他蓋倆山村小學的了。

  這一期的節目拍完,接下來又和《失戀很多天》的幾個主演——主要是男女主演,還有他們的另一半——在首都又拍了一期節目。

  這一期節目非常好拍。

  近嘛。

  隨時隨地都可以補一些鏡頭,主要體現都城的文化底蘊就可以了。

  張文、白荷幾個就是中午過來一起吃了頓烤鴨。

  大家席上說說笑笑,吃完就走。

  他們也沒有收任何的出場費,實打實的友情客串了。

  林冬對這部電影確實幫助良多,他是第一筆投資,又像是一個錦鯉,他投完之后其他的也就紛紛跟進了。

  而且這位投資人還沒有太多要求。

  既不指手畫腳,也沒提出讓劇組的小姑娘陪著去酒店討論劇本。

  江華騰總是一門心思的想著拉林冬投他的新電影。

  名字都已經確定了。

  叫做《海上碉堡》。

  正式立項。

  可惜還是被林冬給拒絕了。

  這也是江華騰最后一次被拒絕。

  既然不想繼續合作,強求也就沒有什么意思。

  所以,他打那之后就再也沒有提起過這事。

  因為《失戀很多天》,江華騰成了人人追捧的大導,一堆人排著隊等著他收錢。

  失望,但并不絕望。

  《舌尖上的巫師》至此已經拍了四期,分別在江城、蓉城、盛京、首都四個地方進行了拍攝。

  前面兩期剪出來的成品,時間大約都在一個半小時左右。

  會在周六晚上九點的企鵝視頻進行播放。

  這四期節目足夠挺一個月。

  所以,林冬就徹底被關在《錦衣衛》的劇組了。

  甚至連一幫子記者朋友要請他吃飯,他都是偷跑出來去吃的。

  那天的記者朋友們全員出動,和林冬一起大吃了一頓。

  不過,最終也沒有輪到他們付賬。

  江華騰派人買了單。

  這筆錢算做了《失戀很多天》的宣發費用。

  記者朋友們吃得開心,回去之后絞盡腦汁的幫著寫宣傳稿。

  皆大歡喜。

  一直到了十二月份,林冬才從《繡春刀》的劇組走出來。

  為了方便帶假發,他還剪了個板寸。

  提著個背包,就好像剛從里面放出來的一樣。

  田大壯開了一輛奧迪a6來接他。

  沒車不怕。

  咱可以租。

  錢娜,錢娜……

  他的嘴里念叨著一個名字。

  難不成老板看上了公司里的經紀人。

  開車的田大壯內心嘀咕。

  但是他為了成為專業的司機準備了很長時間。

  所以不管老板在后座干什么他都要裝作聽不見、看不見,要把道德什么的全都拋到九霄云外去。

  其實林冬根本就沒那想法。

  他說的是,錢吶,錢吶……

  從電話里得知,東北老家的父母已經住進了新房子。

  嘴上說不要,但是住進去絕對心情大好。

  電話里都能聽的出他們的開心。

  這可是兒子給他們買的,代表著兒子已經出息了。

  沒有什么比兒子出息更讓他們開心的了。

  而且新房子又大又敞亮,還有電梯。

  小區的綠化也好,道路平整,騎著倒騎驢都不顛簸了。

  只是小門面還在裝修,裝修好了也要晾一晾才能開業,算下來要排到年后去了。

  林冬并沒有忘記,為了安頓老家,他借了系統九十萬。

  還剩兩個月不到的時間,如果再搞不到錢,欠系統的九十萬,不,是一百三十萬,就要利滾利了。

  系統賬上的錢,林冬希望它越少越好。

  而林冬自己賬上的錢,他卻希望越多越好。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