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58章 您選微辣還是不辣

  吃完飯稍作休息,張三胖就趕著林冬和柳笑眉去各個景點擺拍了。

  妥妥的擺拍啊。

  林冬堅決反對這種弄虛作假的不良作風。

  不過,當他看到拍出來的自己又帥出了新高度,他就閉上嘴不說話了。

  得加錢!

  這么好的攝影團隊,拿這么點屁工資太委屈了。

  而且快過年了。

  不得讓人家多拿點錢回家得瑟一下啊。

  相比較上一次一個上午一個下午就拍完景物的粗暴作風,這一次拍攝的時間有點久。

  這樣拍出來的東西會不會太好看?

  會不會造成這個綜藝節目看的人太多啊?

  林冬又不是真的沙雕,這點危機意識還是有的。

  但是當他找到自己的臥龍鳳雛,批評他們太過于拖沓的時候,張三胖拿出了自己的節目規劃單。

  景物單拍居然要一周,兩個固定嘉賓參與的擺拍居然要三天。

  這怎么行!

  這樣似乎也不是不行。

  林冬看到了規劃單上竟然還貼心的規劃出了每一頓飯吃哪里,吃什么……

  一連吃三天!

  他就覺得為了這份工作,三胖哥和七喜哥都用心了。

  你看看。

  七喜哥現在又老了幾分,本來看上去四十,現在估計都四十五了。

  操勞啊!

  三胖哥這黑的,一不小心都能看成是國際友人。

  十月份蓉城的太陽你怎么就如此的無情呢。

  忙活一天,第二天早飯吃紅油抄手。

  聽起來是不是有些不覺明歷,其實就是云吞。

  如果云吞還是聽不明白。

  那扁食總知道吧。

  什么,扁食你都不知道是什么。

  那餛飩呢。

  華夏美食博大精深,不僅僅體現在種類繁多上,一個東西,能叫出十幾個名字不在話下。

  畢竟地大物博。

  當然,不同的叫法就意味著不同的地域,而它們之間又產生了很多細微的差別。

  這一次林冬沒有吃垮一條街。

  他是逮著一個館子可勁的吃。

  柳笑眉吃了兩小碗,飯量驚人——小姑娘做節目很敬業。

  盡管為了消耗這么多熱量她需要每天慢跑兩個小時。

  而林冬他吃了七碗。

  看的人家老板心里發寒,悄悄的問旁邊的工作人員。

  撐死了應該不怨他吧。

  這碗太小了!

  林冬吃完之后抹抹嘴,為自己的行為找了個完美的借口。

  是的,都怪碗太小。

  如果它又大又圓,估計兩碗就吃飽了。

  中午要吃大餐,吃正餐。

  大餐并不意味著貴。

  這是美食美景的節目,為的是歌頌大好河山和華夏美食,又不是炫富節目。

  正餐當然必須是火鍋了。

  聽說這邊有很多小朋友被老師問愿望的時候。

  會說:

  我的愿望是當一個校長,每天收齊了學生的學費就去吃火鍋,今天吃麻辣火鍋,明天吃酸菜魚火鍋,后天吃豬骨頭火鍋。

  但由此可見,沒有什么事情是一頓火鍋解決不了的。

  當然啦,校長是不會拿學生錢吃火鍋的。

  “先生,請問您選微辣還是不辣。”

  “還有不辣?”

  “這個可以有。”

  “妹妹,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們,我們在首都都吃重辣,重辣你們有嗎?”

  “那您要點重辣嗎?”

  “算了,還是微辣吧,我怕屁股疼。”

  服務員翻了個白眼,保持著嫌棄而又不失禮貌的微笑走了。

  這邊湯底已經開始沸騰。

  香氣和辣味四散彌漫,像是不知道哪一天路過你們家廁所的風,有點開始嗆人了。

  “這味道……咳咳,還沒開始吃吧!”

  聲音好聽,人長得帥,除了咱們的黃達岸同學,還能有誰。

  一線男星。

  介于小鮮肉和老臘肉中間的超級流量。

  “師兄,你來了!”

  林冬站起來表示歡迎,他愛吃,但是不吃獨食。

  只要點的多,再來幾個都沒事。

  “來得早不如來得巧,不介意我們蹭個飯吧。”黃達岸并不是一個人來的,還帶了一個別的男人。

  林冬不認識。

  沒辦法,娛樂圈有太多的人,他又比較的臉盲,除非長得特別好看,不然記不住。

  或者有非常優秀的作品也行。

  他在學習的時候能夠記住作品里演員的演繹。

  而這哥們很明顯哪一種都不是。

  娛樂圈沒有介紹的習慣。

  所以黃達岸根本沒有想過幫林冬介紹。

  他要是真介紹,豈不變相的說自己這同伴毫無人氣。

  實際上,人家還是有一些人氣的。

系統,這是誰  張昃,演過《士兵沖啊》《士兵和指揮官》

  “哎呀,當然不介意,快點坐。師兄,張昃老師,你們怎么來了?”

  “剛拍完戲,想改善一下伙食。”

  黃達岸不見外的入座。

  張昃也和林冬握手入座,他笑著說:“你叫他師兄,叫我老師,太見外了。”

  “那我也叫他老師好了。”

  多公平啊。

  但是大家都被林冬渾然天成的幽默感給逗笑了。

  “叫他昃哥就行了,年紀大,占你點便宜。”

  于是林冬就叫張昃是昃哥,叫黃達岸是岸哥,都是哥,一家人就要整整齊齊。

  張昃有些忐忑,可能覺得有些受不起。

  這可是黃達岸都看重的人啊。

  他和黃達岸的交集是黃達岸最近出品的一部電影《壯士》,兩人演了男一男二,計劃明年四月份上映。

  眼看就要開始宣傳了。

  黃達岸問他去不去參加一綜藝。

  沒錢拿的那種。

  剛拿了人家給的片酬,沒錢拿也得捧場啊。

  張昃二話沒說就跟過來了。

  旁敲側擊了一下,黃達岸就說是投資圈的朋友,不要得罪,能交好就交好。

  黃達岸這人他專門了解過。

  可能自戀,可能高傲,但是為人還不錯。

  基本上就是很講義氣的那種,喜歡順手提攜一下身邊的人。

  那自己這次就是被順手的對象了。

  他一開始還以為是黃達岸投資圈朋友弄得綜藝,所以才過來捧場。

  觀察了一下之后發現,這個叫林冬還是林東的原來就是正主。

  黃達岸客氣的有點過頭了。

  張昃盡量小心翼翼的陪著。

  但是他很快就發現自己在表演給瞎子看。

  林冬的眼里很快就只剩下滾翻的紅湯,還有不斷被丟進去的食材。

  “冬子,這么辣,你點了辣的啊!”黃達岸一開吃就受不了了。

  “微辣,微辣而已!”林冬擦擦額頭被辣出來冷汗。

  感覺比首都那種重辣的都要辣。

  這絕對不可能是微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