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47章 這不巧了嗎這不是

  “謝謝老師。”林冬去黃三石家里蹭飯。

  他最近經常來黃三石家里蹭飯,偶爾還能忽悠系統出錢買點禮物,美其名曰是為了拓展人脈。

  在有系統買單的情況下,他買了兩瓶價值十萬左右的好酒。

  黃三石對此不置可否,他發現越來越看不懂自己這個學生了。

  原本賣的是窮學生人設,都堅持了兩年多,也不清楚怎么突然就不裝了,開啟了“人生無奈,繼承家業”的新模式。

  “好吃嗎?”黃三石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繼續坐下來吃。

  他老婆孩子不在,就他和林冬倆吃飯。

  “好吃。”林冬吃過更好的。

  黃三石就算再屌也比不上專業大廚。

  但是窮比沒有挑揀的權力。

  比起住處旁邊那十塊錢一份的蛋炒飯,人家黃三石做出來的東西堪稱佳肴。

  “好吃你就多吃點。”黃三石笑笑。

  “我前幾天去了江城,拍了王征老師的戲,演的非常好。”林冬一邊吃一邊說道。

  “嗤!”黃三石差點噴飯。

  他原本那個謙遜到近乎自卑的學生去哪了。

  臭不要臉的。

  “但是估計他那電影賺不到什么錢。”林冬想著該如何讓黃三石給自己介紹會賠本的電影。

  “賺不到錢你還投?”黃三石沒辦法理解學生的腦回路。

  “《鋼之琴》不也賠了,咱不能為富不仁啊,虧點錢無所謂,只要電影好就行。”林冬說的理直氣壯。

  而黃三石卻被鎮住了。

  他的學生……

  這思想也太偉大了吧。

  整個資本圈百分之八十的大佬都被秒殺了。

  那些電影公司偶爾也會出品一些注定會賠的電影,但基本上都是沖著獎項和捧演員去的。

  “《鋼的琴》賠了多少?”

  “一百多萬吧,其實也不算賠,王艋老師給我送了好幾個獎杯,擺在公司柜子里特別的好看。”

  “中友在做一部《一九四二》,快進入尾聲了,你要不要跟一下?”黃三石問。

  別看他只是一個演員,其實也有自己的生意。

  光是有他股份的電影公司就有好幾家。

  其中有一家叫曼芙文化傳播的,他占了百分之九十的股份,跟投了他演的幾乎所有影視作品。

  所以人家也是老板。

  和林冬交流起來根本不會氣弱。

  “誰的片子啊?”林冬經常跑過來蹭飯,為的就是——好吧,他為的就是吃飯,只是偶爾也會旁敲側擊的打探一下有沒有賠錢機會。

  “馬達導演,請了陳燾揚、張國起,李學勝,張寒書來演。”

  “嘶”林冬為全球變暖又貢獻了一份力量。

  就連他這種身在娛樂圈,卻不認識娛樂圈大半成名人物的洋鬼子,都知道這四位的鼎鼎大名。

  演技!

  人氣!

  權威!

  每一個人都能撐得起娛樂圈一片天。

  “預算做了快兩個億,分了一百份,你如果想跟的話,可以領幾份跟著玩玩。”

  “兩個億!”

  還真敢投啊。

  可惜系統有限制,不然林冬也可以讓杜啟喜拿著一點三億去拍一部爛片了。

  “就算投資兩個億,那也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老家伙不安好心。

  居然想帶著他一起賺錢。

  “還是算了吧,成本這么高,賺也賺不了多少,這陣容估計一堆人搶著投。”

  黃三石也沒再勸。

  林冬說的沒錯,這樣的陣容確實不缺投資。

  如果沒有他和中友的關系在,林冬想投錢人家都不一定收呢。

  資本圈里有些煤老板,揮舞著鈔票想要投資都沒人理會,不排除他們的錢不干凈的因素,但也從另一個角度說明投資有門檻。

  “我喜歡投那種沒人愿意投的。”

  雖然被坑了兩會,但是林冬總結了一下,還是得找那種正常人分析下來能虧錢的買賣。

  《箭箭扎心》《鋼之琴》《民間手藝人》,這些都是類似的片子。

  但是林冬也不能專挑文藝片投。

  因為文藝片大多都是小成本,一百兩百,現在已經滿足不了林老板的虧錢欲望了。

  “沒人愿意投的……”黃三石放下筷子想了一下。

  林冬一臉期待的看著他。

  “你對武俠片什么的有興趣不?”黃三石問。

  “有啊,特別的有,我喜歡笑傲江湖,還有新龍門客棧那種。”林冬確實非常喜歡那種飛來飛去的武俠片。

  那是一種和巫術截然不同,但是從感官上更勝一籌的非人力量。

  “新龍門客棧,說起來,徐怪還翻拍了這部電影呢,年初的時候殺青的,大概再過兩三個月就上了。”

  “那沒辦法了。”林冬就算不虧錢,都愿意跟著一起玩。

  他很想現場看看,那些武打的鏡頭都是怎么拍出來的。

  “去年拍《黑夜電影院》的楊路導演知道嗎?”黃三石還真的想到了一個項目。

  “知道。”林冬面無表情。

  其實他根本就不知道。

  去年上映那么多片子,他怎么可能每一部都去看,還記住每一部導演的名字。

  不過學生當著老師的面,不懂也得裝懂。

  “他在籌備一部片子,應該是武俠片,你如果感興趣的話,我介紹你們認識。”黃三石也只是風聞,具體的情況并不清楚。

  反正他對這部片子不太感興趣。

  武俠片,無人問津……

  這不巧了嗎這不是。

  那還不趕緊的。

  黃三石沒出面,也就兩邊牽個線。

  林冬和楊導演立刻干柴烈火的在微信上聊起來了。

  電影的故事的來源于霓虹作家司馬遼太郎的《沖田總司之戀》,楊路看后很有感觸。

  他在做《盲人電影院》同時,已經寫完了《錦衣衛》的故事雛形。

  算下來,是去年就寫好了劇本。

  楊路找了幾家,屢屢碰壁,甚至有人勸他將古裝劇改成現代戲。

  這不扯蛋嗎?

  但是武俠片已經式微,近些年都沒有太賺錢的武俠片出現了。

  取而代之的是功夫片——拳拳到肉,更真實也更省錢。

  也就徐怪還能拉得起陣容,拍的出《龍門花甲》那樣的大片,還有一堆資方跪在地上求收錢。

  楊路就一小導演。

  拿了獎也改變不了他商業價值不夠的窘境。

  今天他終于遇到了伯樂。

  兩人越說越投機,干脆就奔現了。

  在林冬公司這邊,王碩終于推銷掉了他的第一杯酒。

  楊路嗜酒,沒事就喝。

  沒想到辦公室談生意也有酒喝。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