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45章 吃在江城

  林冬也不生氣。

  柳笑眉覺得老板脾氣挺好,于是就變本加厲了。

  “還有炸面窩,它是一種以米粉為原料調成米漿,加上蔥花和姜末調味后用特制的鐵勺油炸……”

  “咕咕”

  “江城最有名的,其實是熱干面,它是……”

  “咕咕”

  這一路上,柳笑眉都快笑的肚子疼了。

  她人如其名,實在是太容易被逗笑,而林冬的窘迫讓她無比幸災樂禍。

  好不容易來到了目的地——戶部巷。

  林冬拉開車門一馬當先的就沖了出去。

  然后一大早上出來擺攤的大叔大媽們就看到一個帥比沖了過來,身后還跟著幾個扛家伙的人。

  難倒是因為長得太帥被追打?

  “阿姨,這是啥?”林冬跑到一個攤位上問。

  “這叫粑粑。”大嬸傻愣愣的看著這些家伙,差點喊人了。

  好在大家都是見過世面的人,很快就弄清楚這是在錄制節目。

  哎喲喂,我老婆子這是要上電視了喲。

  林冬拿起一個就吃。

  柳笑眉也吃了一個。

  區別只在于,林冬只知道吃,而人家柳笑眉還不忘自己在做節目。

  “非常不錯,外焦里嫩,軟糯,還有一點酒香味。”

  然后吃下一個攤位。

  吃完簡單的點評一下。

  生煎包、豆皮、重油燒麥、雞冠餃、蒸餃、燒梅、歡喜坨、魚汁糊粉、發糕、鍋貼餃……

  柳笑眉一開始的時候,還以為自己在做一個節目。

  吃只是輔助。

  意思意思吃一點就行了。

  更多的要呈現出文化、樂趣。

  結果她發現自己太天真了,看老板的架勢,他就是來吃的。

  雖然每個攤位都只是淺嘗輒止。

  但是一頓早飯吃了四十多個攤位……

  老板你是二師兄吧。

  不,二師兄都沒你這么能吃。

  柳笑眉覺得自己很能吃,可是她吃了幾個攤位就吃不下去了。

  好在林冬也不真的就是為了吃來的,在柳笑眉吃不下去的時候,就輪到他一邊吃一邊給人家點評了。

  錄完早餐,留下一地風中凌亂的吃瓜群眾。

  還有一個千瘡百孔的美食街。

  戶部巷在逐漸濃烈的晨光中,瑟瑟發抖。

  吃完早餐,車子就拉著他們去瀏覽江城的美景。

  攝影組已經拍了不少。

  但還是需要兩位固定嘉賓出鏡。

  不然就變成旅游宣傳片了。

  攝影組也是出乎意料的給力。

  林冬本以為這個攝影錄音剪輯團隊都是新手菜鳥,做出來的東西應該很粗糙才對,沒想到拍出來的簡直美到爆。

  這個剛剛組建的團隊,實際上招募標準高到離譜。

  他們尤其擅長高空取景,各種無人機玩的遛到飛起。

  而且個個賣力干活。

  能不賣力嗎?

  他們這個還處于磨合期的新團隊,這一單賺到的錢比那些成熟老團隊一年賺的都多。

  設備什么全都可以更新換代。

  以前沒辦法嘗試的手法也應用到了《舌尖上的巫師》這一檔節目里。

  所以《舌尖上的巫師》從原本的單純美景,上升到上帝視角看美景。

  江城是美的,而最不容錯過的無疑就是黃鶴樓了。

  還有東湖、晴川閣、木蘭天池等等。

  節目上呈現出來的可能就是十來分鐘的瀏覽畫面。

  但實際上拍下來卻要好幾個小時。

  這還是有選擇性觀賞,真要是大大小小的景點都看,非得好幾天不可。

  匆匆而來匆匆而去,也就造成了林冬運動量有點過大。

  很快就餓了。

  中午吃什么?

  他一臉期待的看著攝像機。

  丫的要是敢不讓我吃,我就把你變成球,讓你飄起來。

  張三胖對此非常得意。

  吃飯的地方就在景區附近,而且也已經和人家飯店溝通好了。

  空了一個大包間出來。

  “嘿嘿,這家店可不好訂,這種大包間最開始說已經排隊排到下星期了,不過老板聽說咱們是做節目的,立刻就給勻出一個中午,還給咱們打了五折。”

  張三胖得意洋洋。

  “這個便宜沒必要占,你這樣就必須給人家多一點曝光,難倒你覺得咱們的曝光就值這么點錢?”林冬恨不得揍他。

  誰讓你省錢的!

  你知不知道我虧點錢多不容易。

  不過系統規定有些事必須保密,所以他只能另辟蹊徑。

  “林總說的沒錯,眼光要放長遠,咱們快點進去吧,都已經開始上菜了。”臥龍鳳雛杜啟喜很馬后炮的說道。

  一聽說開始上菜了,林冬立刻就把所有的事情拋到了九霄云外。

  屋子里已經擺好了攝像機,二人入座準備開吃。

  跑了一個上午,早上吃的那點東西早就消耗一空,林冬覺得自己可以吃掉一頭牛。

  畫外音在解說。

  “今天的這頓菜有個名頭,叫做甲魚宴。”

  林冬和柳笑眉立刻呈傾聽狀,激動也是必不可少的。

  雖然家境還可以,但是柳笑眉還真沒吃過所謂的甲魚宴。

  “純野生甲魚,現場進行處理,一般不預定是吃不到的。”

  “謝謝老板!”

  “這第一道菜叫做甲魚燒鱔魚,我們大師傅的拿手好菜,不僅味道好吃,功效也非常不錯。”

  逼逼叨叨沒完沒了,問題是可以開吃了嗎?

  就算蓋著蓋子,也阻擋不了香味到處亂竄啊。

  “兩位現在可以開吃了……”

  “等一等,聽說這里有甲魚吃!”

  林冬都想拍桌子,這樣擺在面前不讓吃就太過了啊。

  不對,這聲音……

  鏡頭準確捕捉到進門三個人的樣子。

  他們一個比一個丑,甚至還有一個是禿子。

  林冬還算淡定。

  不就是有人來搶飯嗎。

  來啊,誰怕誰。

  而另外一個固定嘉賓柳笑眉已經坐不住了。

  “徐朗老師,周勃老師,王順溜老師好。”

  沒聽說請了嘉賓啊。

  怎么還帶搞突然襲擊啊。

  請嘉賓也就算了。

  居然一下子請三個,還都是大咖。

  “不對啊,為什么只有王順溜好,我和周勃就沒帶一個好字呢?”

  徐朗到了鏡頭跟前,就立刻有狀態了。

  他擅長一本正經的搞笑。

  柳笑眉有點囧。

  這些德高望重的前輩,咋有點不正經啊。

  “哎呀,別說了,快點來吃飯。”林冬才不去關心這三人怎么出現在這里的呢。

  不用問也知道。

  一定是手底下員工努力工作的結果唄。

  實際上也確實如此,杜啟喜跟徐朗打電話,說他們在江城錄節目呢,能不能過來捧個場。

  還說了節目被電視臺拒絕的遭遇。

  那必須來啊。

  行走江湖,不能不講義氣,而且這也就是舉手之勞。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