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42章 去江城拍戲

  林冬發現,其實發工資還挺耗錢的。

  現在林冬這邊兩個前臺,一個司機,一個調酒,一個人事,一個財務,一個導演,一個策劃,一個藝人,一個經紀人,一共十個員工了。

  一年光是發工資都能發七八百萬。

  那為什么不多招一點人呢。

  系統限制不讓林冬招十個前臺,據說那樣看起來不像公司像會所,但是對藝人導演以及相關職位卻沒有任何限制。

  柳笑眉狐疑的看著林冬,不知道這帥比有什么陰謀。

  不過,當她了解到克萊斯特文化傳媒的合約都怎么簽的時候,立刻就點頭如小雞啄米。

  不簽是傻子!

  這個老板是傻子,我不是!

  鑒于兩個藝人都不怎么火,而經紀人又只有一個,林冬只能讓錢娜一個人帶倆藝人。

  等以后有需要了再招唄——實際上是等系統同意再說。

  系統太摳門了。

  而且坑爹,哦不,是坑宿主。

  憑什么柳笑眉那樣的傻白甜可以拿一百二十萬一季的出場費,而我只能拿……

  五千塊乘以十二期等于多少來著?

  反正差距很大。

  林冬嚴重懷疑系統嫉妒自己,至于嫉妒什么也就不說了,免得被he~腿。

  接下來就是正經工作。

  張三胖已經做好了節目策劃,團隊也組建完畢。

  第一期節目去哪兒呢?

  和大家商量了一下,又征求了女嘉賓的意見,林冬最后決定去荊楚的江城。

  選擇那里的原因不是因為江城美食甲天下。

  而是林冬急著要去那邊拍戲。

  給人家演兒子去。

  他先走一步,《舌尖上的巫師》劇組需要帶的東西有點多,所以晚兩天才能就位。

  《箭箭扎心》劇組在江城拍攝,拍出來兩個版本,一個是江城話的,一個是普通話的。

  林冬本來打算在首都找一個老師的——呵呵!

  好在攝影系的系主任,也就是王征導演有所準備,在江城這邊約好了人,反正臨時抱佛腳也可以。

  最近這段時間,娛樂圈拍戲流行用1234來代替臺詞,然后后期找聲優怪物配音。

  鬼知道是誰發明的神操作。

  觀眾看到口型不對而且極有規律,基本上都是這種不要臉的行為。

  林冬當然不會干這么不要臉的事情。

  他按照地址找上門,很認真的學習了江城話。

  你不識嘿是吧?

  打赤巴,還是打挑瓜!

  苕吃哈脹!

  偷偷喝掉一瓶記憶藥劑,不僅僅演戲里需要的江城話,連戲外林冬都可以和江城本地人擼袖子了。

  搞得那位老師目瞪口呆。

  順理成章的進入懷疑人生模式。

  他教書十幾年,就從來沒有遇見過如此聰明的學生。

  其實他只是遇到了掛壁。

  拍攝地點在漢正街。

  這是劇組很努力找到的地方。

  得感激外聯制片,就是甄小龍在《失戀很多天》干的那個。

  其實《春節回家不容易》那部戲也是在這個城市拍的,可惜第二部《泰不容易》直接就去暹羅了,明顯膨脹的過頭。

  林冬學完了江城話就去劇組。

  如果公交車路上不堵的話,還能趕得上中午吃盒飯呢。

  “今天咱們有新的演員進組,都打起精神來啊,那邊道具組整理一下,東西別亂丟。”導演王征看了看短信,開始清理片場。

  還讓制片主任把各種預算表給準備好。

  所有會讓人懷疑劇組浪費投資人金錢的痕跡統統抹掉。

  “這來的什么人啊?怎么這么隆重?”飾演女配的趙青很納悶,根據她得到的可靠消息,此后的25天全都是拍男女主他們兒子的戲。

  至于為什么2那么高,一下子到5,估計是不知道這演員啥水平。

  有些演員啊,擺拍的時候堪比影帝,而拍戲的時候宛若智障,隨便拉一下扛道具的都能秒殺他們。

  “聽說是電影的出品方。”顏季知道的也不是很具體。

  導演是一直說沒人投錢,讓大家耐心的等一等。

  然后突然有一天就說有錢了,而且還是給多少預算就投多少的狗大戶。

  “出品方塞進來的人啊,怪不得呢。”趙青恍然。

  顏季明白她誤會了,卻也無意解釋,她對出品人什么的不關心,就是擔心她“兒子”的演技行不行。

  雖然戲份不算特別多,可兒子的角色卻是最利的扎心一箭。

  演的不好,很容易讓整部劇的質量下滑。

  在等待林冬坐公交過來的時間里,不管是導演還是演員全都魂不守舍。

  而林冬卻如同一個普通游客一樣,背著包從公交車上下來。

  下來的時候,立刻有幾個扁擔湊近。

  不過在看到林冬的背包又小又癟后,頓時就沒了什么興趣。

  扁擔是江城、山城等地對零散臨時搬運工的代稱,只是在山城被稱為“棒棒”,在江城等地稱為“扁擔”。

  他們在各種車站和市場零散分布。

  越來越少,但幾十年了都還沒有絕跡。

  “哎,別走,幫我擔著。”林冬喊住了一個提著扁擔的大嬸。

  “這么小,沒必要,沒必要花這錢。”

  “小也幫我擔著,陪我聊聊天。”林冬把背包遞過去,那大嬸只好小心翼翼的挑著。

  這部戲里,女主在丈夫跳江之后,就靠著當扁擔來掙錢支撐這個家。

  林冬用走路的這十幾分鐘,聊了一下扁擔這個職業,還有干這一行人的生活。

  到了地方,他拿出一張五十塊錢的票子塞進大嬸手里,然后單手提著背包進了劇組拍戲的場子。

  其實劇組的人早就看見他了。

  從公交車到這幾步路,居然還找了個扁擔幫忙背包,這公子哥也太好逸惡勞了吧。

  但是該有的客氣必須有。

  林冬在這個劇組注定沒辦法嘗到《大男當婚》那個盒飯大叔給的待遇了。

  一來他進組演的是重要配角。

  二來人家制片主任上上下下都告誡了一番,必須要讓咱們的錢主子玩的開心。

  導演王征之前說要把林冬當普通演員一樣對待。

  也就是說說罷了。

  他很明顯不是那種眼里只有拍戲再無其他的戲瘋子或者大師。

  先吃飯!

  本來說好的去附近的飯店好好吃一頓的。

  但是被林冬給拒絕了。

  片場各種節衣縮食,一眼就能看出來。

  他實在不忍心再去占用劇組那可憐巴巴的資金了。

  導演欲言又止,但終究還是啥都沒說。

  趕緊的讓人催盒飯。

  林冬和劇組大伙一起蹲在院子里的大樹下,端著塑料盒飯開吃。

  吃了三盒!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