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40章 租個房子

  第040章租個房子(第1/3頁)

  “你對我們這個節目了解多少?”施珊珊繼續問。

  “了解的不多,就知道這節目主要是吃和玩。”柳笑眉有點不好意思,她只記住了吃喝玩樂。

  放暑假之后她來首都投奔舅舅,順便試鏡一個古裝戲角色。

  古裝戲角色看來是沒戲了。

  舅媽整天嘮叨著要把她親戚介紹給自己。

  我才十九歲好不好。

  在看到這個克什么斯特文化傳媒的招聘信息后,她就整了個簡歷投遞到指定郵箱里了。

  沒想到會接到通知來面試。

  “鑒于您的母親是少數族,我有一些可能比較隱私的問題想要請教,希望不會對您構成冒犯。”施珊珊斟酌著詞句。

  “沒關系,您請問。”

  這個小姐姐太客氣了,好不自在呀。

  “您有什么忌口的嗎?”這種事必須說清楚,不然等到節目拍攝的時候再說不行,那鐵定還是要換人的。

  折騰來折騰去,損失就大了。

  “哦,我明白您的意思,沒有的。”柳笑眉連連搖頭:“其實我母親這邊很早就搬到首都來了,她從小就在首都長大,后來嫁給我父親,我自己本人是漢族。”

  也就是說,僅僅只是帶了一些少數族的血統。

  信仰方面并沒有受到影響。

  于是大家全都松了口氣。

  其實,風俗習慣應該得到充分的尊重,萬萬沒有強迫別人違背信仰的事情。

  但那樣的話,參加節目就不行了。

  柳笑眉被通知回去等消息。

  她走的時候欲言又止,終于還是沒好意思問紅包的事情。

  只是內心非常的委屈。

  她聽前面兩天面試的人說,只要是參加面試就會有一個千元的紅包。

  這事在微博上都已經傳開了。

  怎么輪到她這里就沒有了呢。

  難倒是發完了?

  第三天的面試一直到下午天快黑才算完全結束。

  林冬將還剩下來的幾個紅包一一發給了大家,當做辛苦工作的加班費。

  他自己也拿了一個。

  系統并沒有說什么。

  別看林冬卡上八萬多塊錢,其實他需要用錢的地方多著呢。

  不然也不至于各種摟錢。

  必須從學校里面搬出來了。

  這學期上完就沒課了,剩下的論文什么,偶爾過去就好。

他需要在  第040章租個房子(第2/3頁)

  公司附近租個房子。

  不用太大,但是必須足夠的隱蔽,最好有兩個房間。

  一個房間用來睡覺,另外一個房間他需要弄成魔藥實驗室。

  他打算做一些提高記憶效率的魔藥。

  這個世界的知識他不過吸收了冰山一角,而作為一個演員,想要把這一行當成一種謀生手段,就必須有豐富的知識儲備。

  更何況,林冬還是克萊斯特的時候,就是一個好強的人。

  從孤兒院走出來,身世不明。

  在純血論最為猖獗的時候受盡了純血家族出身同學的白眼,甚至連麻瓜出身的巫師都看不起他。

  深處鄙視食物鏈的最低端,可他并沒有自暴自棄。

  他的課堂表現是最好的,戰斗實踐是最好的,他是教授們最喜歡的學生,曾經被邀請留校任教,將來說不定能夠成為院長,甚至校長。

  可惜被他拒絕了。

  現在想想老后悔了。

  如果不是當了傲羅,他似乎也不會穿越到這邊來。

  租房子當然是要找中介。

  國貿附近租房?

  這是大魚啊。

  盡管林冬身上的衣服沒什么品牌,嚴重疑似某寶包郵19.9,但他們還是給予了最大的熱情。

  公寓!

  國貿公寓怎么樣,足夠的近了吧。

  兩居室132平,才兩萬塊錢一個月……

  打擾了!

  林冬灰溜溜的離開了高大上的鏈家房產。

  在國貿附近饒了一圈。

  他還真的發現了又近又便宜的地方。

  光華里小區。

  步行到國貿估計也就幾分鐘的距離。

  房屋破舊,道路狹窄。

  臟亂差的小吃店。

  墻上、電線桿貼滿了小廣告。

  你很難想象,在CBD這樣一個高大上的商業中心,咫尺距離居然還有這樣的地方。

  林冬在一張張的重金求子、牛皮癬白癜風青春痘、老中醫專治的小廣告當中,艱難的找到了幾張招租廣告,上面基本上都是簡單的文字描述。

  林冬挑選了一番,聯系了房東。

  人家不在這邊住。

  他等了將近兩個小時,中途還看了另外兩處房子,這才見到了這位遠道趕來的大爺。

  大爺帶著林冬去看房子。

  小區危舊房集中,基礎設施老化,布局不合理,安全隱患嚴重……

  第040章租個房子(第3/3頁)

  而大爺也不避諱。

  還說也就是看你是個男的,女孩子的話都不敢讓租這邊。

  林冬想說男的怎么了。

  男的就安全了嗎?

  更何況我長得這么好看。

  不過,到了地方一看,大爺的房子還是挺安全的。

  頂樓,一梯兩戶——樓梯。

  不僅兩家都安裝了防盜門,他們甚至在四樓上五樓的地方還加了一道安全門。

  當然,這種行為是違規的。

  進去之后,里面灰塵遍布。

  非常老式的家居設計,一房朝南一房朝北,外加廚衛小客廳,全部加起來估計也就六十平撐死了。

  “大爺,你這里也太臟了,估計至少三年都沒人租了吧。”

  “哪有三年,也就一年多,別人這樣的都租三千,我這個兩千就行,但是桌椅床鋪都得你自己買,嗯,你還得自己打掃一下。”

  “行,咱現在就簽合同吧。”

  系統顯然是不會幫他付房租的,我們的億萬富翁必須自己肉疼的轉給大爺兩萬六。

  可能是怕林冬下一秒就反悔吧。

  大爺要求押一付一。

  不過是付一年。

  等到大爺走了之后,林冬買了一打垃圾袋。

  然后掏出了小魔杖。

  堂堂一個巫師大人,不存在趴在地上打掃衛生的。

  “清理一新!”

  隨著咒語響起,在林冬小魔杖的指揮下,放屋里的各種灰塵污漬全都飄了起來,然后匯聚成一團團的臟東西自己跳進了垃圾袋。

  兩室一廳一廚一衛,前前后后僅僅用了三十秒的時間。

  林冬提著幾大包垃圾丟掉,然后大肆采購。

  床沒必要買,買個大床墊就行。

  頂樓并不潮濕。

  桌子主臥買一個電腦桌,客廳買一個折疊的,次臥買一張結實耐用的小長條桌。

  衣柜鞋柜。

  還有幾把椅子。

  小家具店的老板難得做成一筆大生意,用三輪車給林冬送到了樓下,然后幫著林冬一起抬了上去。

  其他雜七雜八買了一堆。

  他還買了兩把鎖。

  四樓上五樓的防盜門是公用的,也就算了。

  進他自己這邊的兩道門全部換鎖。

  折騰一上午才把新住所收拾好。

  雖然不是林冬買的,可這似乎就是他的家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