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33章 做紀錄片不如做綜藝

  上次得到的系統起始資金是三百萬,而這一筆投出去的卻只有兩百萬,所以不符合結算的條件。

  林冬得等杜啟喜上班約見那個什么《箭箭扎心》的制片人。

  可惜七喜哥一整天都沒來上班。

  林冬只好乖乖的做作業。

  下周就是期末考試。

  考不及格就不給學分,到時候畢業都畢不了才丟人呢。

  想當初在霍格沃茨上學的時候,他怎么說也是學霸來著,要不然也不會順利的成為一名傲羅。

  杜啟喜也沒有回宿舍。

  他的電話也打不通,如果不是他室友說什么七喜哥閉關去了,林冬都要打電話報人口失蹤了。

  直到林冬期末考試結束,開始放暑假了,他才灰頭灰臉的出現。

  “電影拍完了。”

  “沒過審,不給上。”

  “他們說我拍的根本就算不上電影。”

  俗話說男兒有淚不輕彈,一個看起來至少四五十歲的大老爺們哭成狗也是挺滲人的。

  “呃……這都是小事,咱再拍一部不就行了。”

  林冬不知道該怎么安慰他。

  總不能說,現在失敗不算什么,以后失敗的日子還多著呢!

  “林總啊,我實在是對不起你。”

  “不,你沒有什么對不起我,我覺得你挺好的。”

  越來越像是肥皂劇的對白了怎么辦。

  林冬選擇轉移話題,問道:“七喜哥,我上次跟你說的紀錄片……”

  “林總,還是你看的真切,是我忘乎所以了。”七喜哥果然被轉移了注意力,用袖子胡亂的擦了擦臉,抓著林冬的手說道。

  “啊?”這又是幾個意思。

  “是我不知道天高地厚,連一部畢業作品都沒弄好,就想著拍商業大片,幸好你提醒了我要腳踏實地。”杜啟喜非常感激。

  “我不是……”

  林冬就是為了能公費吃喝。

  “我明白你的苦心,你對我如此的看重,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杜啟喜見縫插針的表忠心。

  “七喜哥,咱先不說這個,我讓你搞的節目你準備的怎么樣了。”

  林冬真的快受不了這家伙了。

  你說話歸說話,你能不能放開我的手。

  剛才你擦眼淚鼻涕的,手上還黏糊糊的呢。

  “林總,我經過了一番深思熟慮,覺得做紀錄片太虧了。”遇到自己的強項,七喜哥瞬間就恢復了自信滿滿的模樣。

  “為什么啊?”

  虧好啊,如果又能吃美食又能虧,那豈不是一舉兩得。

  “你想啊,紀錄片賺不到什么錢,就算咱們拍個三五集都不見得能夠收回成本,而且咱們這個又屬于山寨,搞不清楚那邊的態度是什么,人家說封殺咱們就封殺咱們。”

  封殺正好,一毛錢都賺不到,投多少虧多少。

  但是眼前這貨是個毒奶啊。

  萬一他說的都是反話,將來這紀錄片超越了華視做的《舌尖上的吃貨》,賣出了大價錢,豈不涼涼。

  “所以我覺得,咱們不如把這個美食項目給做成綜藝。”

  綜藝?

  那是什么鬼?

  而杜啟喜顯然不覺得林冬聽不懂這種常識性的概念。

  自顧自的繼續說道:

  “咱們做成一個美食綜藝節目,每一期都去一個地方吃當地最有名的美食,一期一期的做下去,做出來賣給電視臺,豈不比做成三五集的紀錄片更賺錢。”

  林冬不知道賺不賺錢。

  他已經被七喜哥描繪的藍圖給驚呆了。

  每一期都去一個地方吃美食,一期一期……

  不,這不是一期一期。

  這是一頓又一頓啊!

  “七喜哥,我覺得能夠遇到你,簡直是我三生三世修來的福分啊。”

  林冬才不管這個綜藝節目會虧還是會賠呢。

  他已經決定要做這個什么綜藝了。

  誰也別攔著他。

  誰要是攔著他,他就給誰一個“癢癢咒”。

  “嘿嘿,都是林總你慧眼識人。”杜啟喜心情大好。

  “那咱們什么時候開始?”林冬已經迫不及待了。

  “咱們得找個策劃,我不太懂這個。”杜啟喜不太甘心的說道。

  讓這么一個喜歡吹牛的人都說不懂,那是估計是真的一竅不通了。

  “行,那咱們就找一個。”林冬百依百順。

  “其實你們寢室的三胖就行。”杜啟喜想了一下,還真的想到了一個人。

  “三胖?張三胖?”林冬很驚訝。

  “對,他應該是學過也做過一些策劃的,能力雖然比不上我,但也算不錯了。”杜啟喜酸溜溜的說道。

  行啊。

  比你還差一點,那豈不也可以納入不靠譜的行列。

  林冬對同寢的張三胖印象頗好。

  穿越第一天,就請自己吃了糖醋排骨,而且還沒收自己的錢。

  最近本來就打算把這哥們簽過來,用他那猥瑣的長相拉低電影質量,從而達到幫自己虧錢的目的。

  沒想到這哥們虧錢的本事不止一樣。

  當下,林冬就給張三胖打了電話。

  這哥們現在正在一個劇組里打雜,專門給人當替身。

  臉不行,演技又沒有得到認可,替身似乎也就成了他混飯吃為數不多的途徑。

  接電話的時候,張三胖穿著一身宮裝,上面還有十幾個腳印。

  沒錯,就是女裝大佬的那種。

  他身形瘦小。

  一般都是給女的當替身。

  “趕緊回來,急事!”

  “我這正干活呢。”

  “劇組那活就別干了。”

  “哪能說不干就不干啊,再說了,副導演說將來等他籌到錢拍戲,就讓我露臉呢。”

  “一個月三萬塊,還有提成,來不來?”

  “來!”那邊毫不猶豫,張三胖嘶吼著叫道:“就算是有人想睡我,我也認了。”

  月入三萬塊啊,很多正式的演員其實都拿不到這么多錢。

  今年也就是2011年四月份統計局發布的首都平均工資,不過就是4672塊而已。

  “地址我短信發給你,快點啊。”

  張三胖把這邊的活直接就給交卸了,連工資都沒結。

  三萬塊錢一個月的活就在等著自己。

  誰特么還從早忙到晚,領著一百塊錢,穿著女裝當替身。

  然而,坐著地鐵朝短信地址上趕的時候,他又有些心虛了,暗自懊悔不該這么武斷。

  萬一林冬那小子是開玩笑的呢。

  他都快混得吃不上飯了,如果有月薪三萬塊的工作,怎么不自己干啊。

  越想越忐忑。

  張錦程就這么暈暈乎乎的走出了地鐵站,融入到首都最繁華地段的人流之中。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