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29章 吹牛圈子

  “所以你就推了《驚不驚心》?我覺得你會后悔的。”

  坐林冬旁邊的周勃才不慣著他呢,直接懟了一句。

  他們是青島老鄉,交情還不錯。

  “你覺得?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驚不驚心》還沒上呢,能有多少收視率還是未知數,”黃達岸振振有詞的說道:“而且那部劇屬于大女主戲,就跟《嬛嬛》似得,我何苦去湊這個熱鬧。”

  “懶得勸你。”周勃也不好再說啥。

  歸根到底,他和黃達岸還說不上有什么太鐵的交情。

  而且人家是北電正兒八經的96級表演專業學生,而他只是表演系配音專業,從成分上說還是個高職。

  其實黃達岸這人還可以,除了太裝比,太自我,太油膩。

  對于別人來說,這樣的場合除了祝福新人,更多的價值在于拓展自己的人脈。

  這個規則到林冬這里就行不通了。

  他是來吃飯的!

  交了五萬塊錢的飯票。

  不吃飽怎么對得起自己。

  所以,在現場服務員開始上菜之后,林冬就徹底不把這一圈明星放在眼里了。

  就連和他認識的張建澤、方蝶,他都僅僅只是打個招呼算完。

  一點也沒有繼續攀談的意思。

  “我說冬子,昨天不是還帶你去吃了大餐,你怎么好幾天沒吃東西似得。”

  王順溜覺得有點丟人。

  如果是一群人吃飯,你多吃一點也不顯眼。

  尤其是像林冬這樣吃相還挺好看的。

  但是在座的都是演員。

  演員沒有隨便吃的權力。

  很多時候一部戲拍下來要幾個月,你半路上臉吃圓了,你讓鏡頭情何以堪。

  觀眾還以為換演員了呢。

  “這一桌真心不值18888.”

  林冬歪著頭低聲的吐槽,感覺都比不上順溜哥帶自己在路邊隨便買的蟹黃湯包。

  “幾乎沒有誰是來這邊吃飯的,待會你要四處走走嗎?”

  王順溜覺得自己有義務照顧一下這孩子。

  “不用,我還沒吃飽呢。”

  “你不是說不好吃嗎?”

  “做人不能太挑剔,而且這些食材可能是真的貴,你看這個蝦,它有一條大長腿,你看這個面,你看這個面它又長又寬……”

  “算了,你好好吃吧。”

  與此同時,首都的一家酸菜魚館。

  杜啟喜十分的意氣風發。

  他請幾個同樣混娛樂圈的狐朋狗友吃飯。

  以前都是他蹭別人,這會他拿到了人生第一筆工資,腰桿頓時就硬到提臀迎眾基了。

  “月薪三萬?”

  “吹得。”

  “改改吧,這毛病以后會讓你吃大虧的。”

  “論斤稱,你也不值三萬塊。”

  這就是杜啟喜宣布自己找到工作之后大家給的反應。

  基本上,導演比演員還難簽到公司。

  “哎哥幾個,你們見不得我好是不?”

  杜啟喜就怒了。

  “也不反省一下自己,這牛皮吹得太多了,誰還相信你。”

  “我是真沒吹牛,不信你們看。”

  杜啟喜急了,刷的一下從口袋里掏出了兩張首映票拍在了桌子上。

  《鋼之琴》劇組給了十張首映票。

  公司里一共八個人,多余出來的兩張就到了杜啟喜手上。

  一般人看不上這種電影。

  但是吹比犯喜歡啊。

  物以類聚,其實在場的都是吹比犯。

  “我去,好東西啊,哪兒偷來的!”

  “偷?你偷兩張給我看看。”杜啟喜冷哼一聲,說道:“這部戲是我們公司投的,劇組給了我們十張首映票,老板給了我三張。”

  幾個狐朋狗友都被唬住了。

  吹牛皮誰都會,就算不會的,在首都待幾年也都鍛煉的爐火純青。

  但是他們都沒辦法吹得這么有憑有據。

  杜啟喜再接再厲:“就在前兩天,我老板還投了一部新戲,徐朗的《春節回家不容易》都看過吧,它的第二部,投了一千一百萬,我全程參與。”

  “艸,你們老板錢是大風刮來的吧,怎么什么劇都投啊。”

  “不在乎錢我跟你說,我們老板那是看中了就投,現場轉賬簽合同。”杜啟喜壓低了聲音,做足了神秘姿態:“我估摸著,我們老板身家至少十個億。”

  “你就吹吧,你怎么不讓他投你的劇。”

  羨慕嫉妒恨啊!

  怎么姓杜的就能碰到瞎眼的老板。

  難倒就因為他長得難看?

  “哎喲,你不提我都不好意思說,”杜啟喜一拍大腿,哈哈一笑:“我的那部劇過兩天就開機,我們老板投了錢的,但是他對這種小打小鬧的畢業作品根本看不上眼。”

  “難不成還讓你這個菜雞去拍大片不成?”

  幾個人如鯁在喉,這酸菜魚的刺是不是有點太多了。

  “被你們說中了,哈哈,他還真的催我了,保守估計,預算怎么也得三千萬吧。”

  “你們公司還招人不?”

  都說到這份上了,大家已經信了大半。

  都是吹牛圈的行家,是不是真的都有自己的判斷。

  如果是假的,只能說明七喜哥的吹牛功力比他們高太多了。

  “暫時應該不招了吧,我們公司不是什么人都招的。”杜啟喜果斷的絕了這些人的后路。

  我才不會讓你們去禍害林總呢。

  你們這些人沒一個靠譜的。

  到時候害的林總虧了錢,我豈不成了罪人。

  “我也不求你拉我進你們公司,你們也知道我跟著王征老師讀研,參與了他的新片籌備,你能不能幫我和你老板說說,讓他給我們投點錢。”其中一個哥們一臉的嚴肅。

  杜啟喜心里吃了蜜一樣的熨帖。

  這位杜沖可是他們這個小圈子的一哥啊。

  考了攝影系的研究生,泡了攝影系的班花,跟了一個好老師。

  人家妥妥的人生贏家。

  屬于吹牛皮都有真材實料的那種。

  杜啟喜平時在人家面前無形中低一等,兩人都姓杜,開玩笑的時候杜沖經常來一句“你也配姓杜”。

  七喜哥面上不顯,內心其實各種憋屈。

  沒想到今天他居然開口求自己了。

  杜啟喜從來沒有如此的揚眉吐氣過。

  人生的意義,不就是裝比嗎?

  感謝圣母瑪利亞,感謝林總,我杜啟喜絕對要為您打下一座鐵桶江山。

  “我幫你說,但是成不成我可不給你保證,”杜啟喜拽拽的說道:“把項目資料發給我,我拿給我們老板看。”

  其實歸根結底,他都是一個不記仇又講義氣的人。

  換做是個記仇的,趁著這樣的機會絕對要玩死丫的,最后還要讓丫的空歡喜一場。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