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23章 徐朗,你特么就是個混蛋

  并不是說林冬投的錢占總量多少就是多少比例。

  這里面還要考慮有沒有導演主演參與分成。

  如果有的話,比例就會被稀釋。

  這也是光劍傳媒拒絕徐朗以導演和主演的身份參與票房分成的原因。

  最終,林冬和徐朗商定出了一個30的比例。

  其實是三方商定的,林冬這邊還有一個系統堅守著自己的底線。

  不然的話,林冬可以只要10。

  林冬30,徐朗10,剩下的還是找光劍。

  其實光劍已經打算要投了。

  老板看好這部戲,覺得可以賺錢。

  只是下面業務部門的人等著徐朗低頭認命,乖乖的拿一份酬勞,以后要是票房大賣的話,就丟給紅包打發他。

  現在,資金缺口沒那么大了。

  只有不到一千九百萬。

  徐朗也不是真的拉不到一點投資,最后給光劍留下來的,能剩50就不錯了。

  愛要不要!

  現場擬定合同,樓下銀行轉賬。

  剩的幾十塊錢零頭也一并轉過去了。

  可能數額太小,系統選擇了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前前后后一個多小時搞定,典型的林氏快槍手風格。

  林冬迫不及待的要虧掉這一筆沒用的“假錢”。

  畢竟,只有虧掉系統給的起始資金才能換金加隆。

  為了不讓自己得意忘形的樣子被公司下屬們看到,林冬趕走了所有人,一個人躲在辦公室進行結算。

  結算中……

  項目名稱電影《泰不容易》,制作成本2896萬,總收入12.9億,按照投入比例,您獲得收入135450000元,很遺憾……

由于消耗的不是系統起始資金,不予結算金加隆結算結束,本輪資金消耗完成,下一輪起始金額300萬,您的系統賬戶當前資金138450000元  林冬的微笑還在。

  然后就凝固在臉上了。

  慢慢地……

  “徐朗!”

  “你特么欺人太甚!”

  “徐朗,你特么就是個混蛋!”

  還有杜啟喜……

  臥龍鳳雛?

  不……

  這貨絕對是一只野雞。

  林冬恨不得現在就出門把他給干掉。

  不能對麻瓜動手!

  不能對麻瓜動手!

  不能對麻瓜動手!

  巫師大人不斷的告誡自己,讓自己冷靜下來。

  不就是沒虧成嘛……

  可這是沒虧成的事嗎?

  這是1.3個億啊。

  “進來!”

  “林總,《鋼之琴》劇組寄來了請柬,六月十一號,也就是下周六,第十四屆申城國際電影節,你去不去?”杜啟喜推門走了進來。

  然后他很快就發現了林冬的不對勁。

  “冬子,你怎么哭了?”關心之下,連刻意改口了的林總都忘了喊。

  我怎么哭了?

  你居然還有臉問我!

  “我剛才開了一下窗戶,有霧霾!”

  “哦,那你注意一點,熱的話就開空調。”

  七喜哥不相信林冬臉上的液體是因為霧霾,但是誰能沒有點秘密呢。

  然而林冬看他的眼神還是很兇狠。

  這讓他不僅懷疑,難道是自己惹哭老板的?

  還是說老板對自己今天的表現特別滿意,以至于感動的熱淚盈眶?

  “你剛才說什么?”林冬已經平靜下來了,屁股用力,大轉椅就面向玻璃墻了。

  眼不見為凈!

  “張艋導演寄來了請柬,電影節的,你去不去?”杜啟喜自顧自的陶醉著:“我都不知道你投了這部片子,這片子老厲害了,已經在好幾個電影節露面并且獲獎了。”

  “什么時候上映?”林冬緩過一口氣。

  至少《鋼之琴》還是幫他虧了一些錢的。

  “下個月15號首映,對了,張導還給了十張電影的首映票,”杜啟喜的老臉突然有點羞澀:“林總,我能多拿一張票嗎?”

  “公司每人分一張,剩下的你都拿走吧。”

  “哈哈,多謝了。”

  回頭拿去那群哥們面前炫耀一下,別提多有面子了。

  “七喜哥,”林冬突然很好奇一件事,他問道:“你覺得鋼之琴票房會怎么樣?”

  “那鐵定大爆啊,好幾家電影節錘煉出來的精品了。”

  杜啟喜毫不猶豫的,斬釘截鐵的給出了自己的結論。

  不僅如此,他還開始分析:“我在這里簡單的給出三個理由……”

  呆呆的看著口若懸河的杜學長。

  林冬終于明白自己錯在哪里了。

  七喜哥的話要反過來聽啊!

  早在他說《泰不容易》可能要賠的時候,自己就應該領會他的“暗示”。

  可惜自己是個洋鬼子。

  就是個直腸子。

  根本聽不懂這些個拐外抹角。

  《鋼之琴》爆你個頭啊。

  這就是一部叫好不叫座的文藝片。

  投資六百萬,票房五百萬。

  看似只虧了一百萬,其實真正的虧損比字面上要大很多。

  一部電影想要賺錢,票房最起碼得是投資的三倍左右。

  票房收益首先要減去3.3的增值稅、5的國家電影基金。

  剩下的91.7才是可分配收益。

  首先是院線要拿5058,其次發行方收取38做發行報酬,最后剩下的3335才是投資人分到的錢。

  當然,這里面沒那么簡單。

  但大致上都遵循這樣的規則。

  “七喜哥,別林總林總的叫了,咱們是朋友啊,叫我冬子就行。”

  林冬突然又覺得七喜哥靠譜了。

  哎!都怪自己用人不當。

  錯誤解讀了這位“專業”人士提供的信息。

  “嘿嘿,私下里倒無所謂,但是公共場合我還是得叫你林總,不然你也不好管理公司。”

  智囊很沉浸于自己的角色里。

  “七喜哥,你得快點把處女作拍完了。”

  “怎么?”

  “你是公司現在唯一的簽約導演,你得自己動起來,多拍一些作品。”

  一點三個億啊!

  我特么就指望你幫我賠錢了。

  “你放心吧,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七喜哥感動的熱淚盈眶。

  什么徐朗,什么張艋,比得過我杜啟喜嗎?

  我早晚都會成為娛樂圈的頂尖大佬。

  連奧斯卡最佳導演的獲獎感言我都想好了。

  “哎,七喜哥。”林冬喊住如同打了雞血一樣,現在就要出門去拍片的杜大導演。

  杜啟喜又蹬蹬蹬的跑回來。

  上刀山下火海,皺一下眉頭,就讓我老十歲。

  “幫我打聽一下最近有什么文藝片立項,我打算再投一部文藝片。”

  還是覺得文藝片靠譜。

  不是林冬不想投超級爛片,市場上也有那種一看就知道是賠錢貨的東西。

  連小孩子過家家都比不上。

  可惜系統有自己的審核機制,項目太爛的話不予通過。

  七喜哥的那部奇幻片,就已經是下限了。

  還是因為投資少,所以降低的標準。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