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20章 你為什么不直說

  一邊聊天一邊等,菜慢慢悠悠的端上來。

  林冬迫不及待的開吃。

  吃相不算難看,比一般人都要斯文,就是這個速度有點夸張。

  你根本沒辦法想象這家伙在兩個小時之前剛剛大吃了一頓。

  “冬子啊,你覺得怎么樣?”

  徐朗看林冬的眼神有點悲憤。

  就好像在看一個騙吃騙喝,吃干抹凈還沒有任何負罪感的渣男。

  “我覺得挺好的,徐哥,你之前那部《春節回家不容易》真心不錯。”

  林冬在全神關注的挑出魚刺,攻略那條美味清蒸魚的時候,抽空豎了個大拇指。

  “那一部也沒賣多少,票房也沒我什么事,口碑無法兌現出財富一切都白搭,沒有錢的話,我很多計劃都只能是計劃。”

  徐朗的眼圈有點發紅。

  他各種攢錢,借錢,可惜依舊還是不夠。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林冬還能說啥。

  真羨慕這些有夢想有追求的人啊。

  可惜他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終究要離開!

  他的一生都將歸屬于對魔法的追求。

  “冬子,你真的不能投一下我這部戲嗎?”

  徐朗怒了,他終于忍不住,問了個直截了當。

  他實在不明白。

  兩人關系也算非常不錯了。

  為什么這個小伙可以投《失戀很多天》,可以投注定賺不到錢的《鋼之琴》。

  為什么就不能投他的這部戲。

  “啊?”林冬正要夾菜的手,懸在半空,整個人都愣住了。

  “你…你想讓我投你的這部戲?”

  “你……”徐朗氣得差點吐血,抓了抓锃亮的光頭:“難道我說的還不夠明顯嗎?”

  他懷疑林冬是裝傻。

  他都旁敲側擊多次了。

  都請你吃這么多頓飯了,你怎么一點覺悟都沒有。

  幾乎只要有機會,他就會和林冬談他這部戲。

  說這部戲的內容,賣點,說這部戲如何的缺少投資,說他已經拜訪過多少資方。

  還說光劍傳媒愿意投,但是拒絕了他以導演和主演的身份參與票房分成。

  光劍話沒說透,但就只有一個意思。

  你不配!

  “我現在是把所有的賭注都放在現在這一部了,不想單純的只替人打工,兄弟,你能不能幫幫我?”

  喝了點酒,徐朗的臉有點紅。

  “徐哥,你怎么不直說啊,我……我一直沒……”

  林冬兩眼茫然,陷入了深度的自我懷疑之中。

  難不成我是個智障?

  不對,這個麻瓜為什么不直接說啊。

  我有一部劇,需要投資,你給我投資吧。

  這樣直接說有什么不好。

  你拐外抹角的,我根本get不到好不好。

  而且徐朗一直說他這部片子鐵定能賺錢,林冬原本就算有點小想法也立刻就沒了。

  徐朗張著嘴巴,無言以對。

  他的目光近乎呆滯。

  原來自己這段時間的那點殷勤都白給了。

  “那你現在怎么說?”

  “我……我考慮一下吧。”

  一部會賺的片子。

  林冬從理智上來說絕對不想投。

  但是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拒絕的話很難麻溜的出口。

  最后他決定研究一下。

  如果這部劇會賺,但是賺的不多,看在兩人交情的份上,咱就勉強投了。

  但是如果會賺特別多,那就真對不起了。

  你萬一票房來個十多億。

  賺到的錢我猴年馬月才能再賠出去啊。

  徐朗倒是松了口氣。

  沒有直接拒絕就還有希望。

  今年他已經被拒絕太多次了。

  他能看出來林冬不是敷衍他。

  克萊斯特文化傳媒的今日和以往也沒有任何不同,完全是一個被人遺忘的世界。

  沒有車的司機田大壯依舊在研究地圖。

  他記憶力還不錯,這會兒估計都已經能夠背誦首都一半的大街小巷了。

  調酒師王碩很認真的在……榨果汁。

  沒辦法,老板不喝酒。

  經過這些天的鉆研,他發現榨果汁也是一門技術活。

  就比如一杯蘋果汁。

  他已經研究出三十六手法,每一種手法榨出來的口味都一模一樣。

  人事經理陳小蠻正在畫畫。

  國畫專業的她畫的并不是國畫,而是漫畫。

  內容大概就是兩個男人超乎友誼的互動。

  財務經理施珊珊在電腦上追劇。

  看的正是剛上映沒多久的《不要彩禮》,由江華騰導演,張文等人主演。

  他們最近才知道公司投了江導的電影《失戀很多天》,對這位導演都報以極大的關注。

  林冬這邊系統已經結算了《失戀很多天》的收益。

  其他人可不知道結果如何。

  在他們的心中,公司和他們將來的命運如何,和這部電影密切相關呢。

  前臺的倆雙胞胎秦寶兒和秦貝兒無聊的八卦著整個娛樂圈。

  今天除了有一位看錯樓層走錯的男士,她們就沒有見到哪怕一只老鼠路過。

  兩個人八卦實在沒意思。

  尤其是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這和自己玩自己有什么區別呢。

  雙胞胎其中不知道哪一個就提議干脆建個公司群。

  于是一個叫霍格沃茨的微信群就出現了,公司里所有的人,除了老板都被拉了進來。

  蠻蠻:寶貝,你們建群啦,這名字好中二。

  我不是寶兒:也不看看咱們公司這風格,中二是摘不掉的帽子了。

  珊珊:你們誰會魔法,對著我的腦門來一個生發咒吧!

  田大壯:上班聊天會不會不太好。

  王大:說的我們好像有什么事可做似得。

  我才是貝兒:老大似乎好久沒來了,你們知道他去哪兒了嗎?

  蠻蠻:不知道,有什么八卦嗎?

  我不是寶兒:就是不知道才問的,從來沒見過老板大半個月都沒冒個頭的公司。

  我才是貝兒:最關鍵的是也沒分派什么任務。

  珊珊:有工資就好。

  我不是寶兒:咦,來人了。

  蠻蠻:o(〃‘▽‘〃)o天哪,好稀奇,是個什么樣的人。

  我不是寶兒:是個胖子大叔。

  我不是寶兒:天哪,是老板讓他來入職的,還說老板正在過來,要大家去格蘭芬多開會。

  蠻蠻:┬_┬胖子……

  來的人正是杜啟喜。

  林冬從徐朗那里拿到了一些資料,然后就打算回公司和大伙商量一下。

  鑒于上一次一問三不知的情況,他叫來了杜啟喜。

  七喜哥怎么說也是導演系畢業的學生——雖然過些天才能拿到學位證和畢業證。

  杜啟喜知道林冬一部分事情。

  當初租下這里當辦公場所就是他陪著過來的。

  他早就想加入這個公司。

  就沖著這辦公地點,就足以讓他在朋友們面前吹個天花亂墜。

  可是林冬自始至終也沒說啥,他就不好意思開這個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