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18章 鐵定能賠

  “不是開玩笑吧?”

  徐朗再一次刷新了自己對林冬的認知。

  你一個北電的科班生,還是總制片帶過來的,你一聲不吭裝什么大尾巴狼。

  原本以為這就是極限了。

  沒想到林冬還投資過影視劇。

  在這個圈子里,你有身份有人脈,都不如你自己手里有錢。

  一年到頭,那么多的影視項目嗷嗷待哺,你看上哪一部了,直接把錢砸過去。

  不僅僅是要什么角色有什么角色。

  你就算讓影帝影后過來和你搭戲都不是什么難事。

  用得著可憐兮兮的說……

  我沒吃飽。

  能不能再給我一盒飯。

  現在的年輕人都喜歡扮豬吃老虎了嗎?

  不,你不是扮豬吃老虎。

  你就是豬!

  然后徐朗就把盒飯大叔的事給當成段子說了一遍。

  “冬子,你這胸懷真不是一般的寬廣啊。”郭東輝聽得那叫一個目瞪口呆。

  “也不是什么大事。”林冬無奈。

  “話說,冬子你最近投了什么電影?”

  徐朗本來想著是不是稍微尊敬一下林冬這個財主,叫個林老師什么的。

  可那樣也太阿諛了。

  他實在改不了口。

  干脆就還叫冬子,郭東輝不也是這么叫的嘛。

  “一部就是小輝哥他現在拍的那個《失戀很多天》,上個月還投了一部叫《鋼之琴》的電影,都不是全資,跟投而已。”

  巫師大人從來不會高調到四處宣揚自己投了什么劇。

  但也不至于遮遮掩掩。

  “厲害啊,居然不止投了我們這邊。”

  郭東輝這下子更加確信林冬是個土豪了。

  “鋼之琴我知道,王萬鵬和秦冰璐的戲,他們倒是運氣好,被你看上了。”

  徐朗明顯知道這部戲。

  也不知道他一個演員為什么關注投資圈。

  “應該會賺吧,冬子你覺得他們票房能有多少?”郭東輝半開玩笑的問。

  之前失戀很多天開機發布會,林冬直接喊出了兩億票房。

  很好奇在他心目中,《鋼之琴》能有多少。

  “那部戲是鐵定能賠的。”林冬有點小得意。

  其他幾個人一時半會沒反應過來。

  總感覺這語法上有問題。

  什么叫鐵定能賠。

  你可以說鐵定要賠,可以說鐵定能賺,怎么冒出來一個鐵定能賠。

  說的好像你投戲是為了虧錢一樣。

  “賠錢你還拍啊?”郭東輝理解無能。

  “情懷,情懷懂不懂,我東北人。”林冬決定要把這個理由坐實了。

  聊著聊著,郭東輝就提及了林冬在開機發布會上的驚人表現,也就是兩億票房的賭注。

  徐朗終于明白了。

  林冬就是個二哈。

  是二筆。

  而且是個有錢的二筆。

  不過,二筆總比心機boy好,和這樣單純的人相處更讓人放心。

  回想起來,徐朗最開始見到林冬的時候,會在演戲的時候幫他,會為他出頭,似乎也都是因為這種難得一見的簡單。

  林冬如果知道他想什么,一定可以為他解惑。

  求學階段孜孜不倦的習練魔法。

  成為傲羅之后,遇見敵人就直接動手,解除掉對方的武器,直接丟給巫師法庭。

  無辜者釋放拿賠償,有罪的投入阿茲卡班。

  他既不負責刑偵,也不負責審訊。

  根本不需要太多的人情世故。

  也不知道是誰走漏的風聲。

  關于林冬的一些事情被各種瘋傳。

  有些甚至都傳到導演孫浩的耳朵里去了。

  他忍不住給隋蕾打了電話。

  “隋老師,那個林冬,您還記得嗎?”

  “記得啊,那是我學生,他怎么了?他戲份就那點,不至于演砸了吧?”

  “哎喲,隋老師啊,您怎么也不說清楚。”

  “什么沒說清楚,您倒是說清楚一點啊,繞的我暈頭轉向的。”

  “您就只說他是北電的學生,也不告訴我他的身份背景。”

  “身份背景?他有什么身份背景,他就是一個學生,黃三石老師讓我給他介紹個小角色。”

  “看來您也不知道,”孫浩的心里至少平衡了一些,語氣復雜的說道:“我跟您說,他是一個投資人,今年已經投了兩部電影,一部是張艋導演的《鋼之琴》,一部是江華騰導演的《失戀很多天》。”

  隋蕾那邊也已經驚呆了。

  她下意識的就認為是黃三石隱瞞了自己。

  但是很快就否決了這一猜測。

  因為沒有必要。

  旋即,一個新的可能涌上了心頭。

  黃三石竟然也不知道!

  然后就是哭笑不得。

  “孫導,這事其實我也不知道,但是這個其實又有什么關系呢?”

  “這……”

  孫浩知道這事之后,覺得自己怠慢了一位金主。

  可仔細想一下,不管他林冬有什么身家,他都是規規矩矩來演戲的。

  說與不說真心沒什么關系。

  “孫導,他不想說可能有他自己的考慮,但是咱們劇組給了他鍛煉的機會,他總會記在心上的。”

  隋蕾也知道孫浩為什么這般大驚小怪。

  孫浩是個電視劇導演,而且小有名氣。

  可他多多少少也有一份轉戰大屏幕的心思。

  制約他們這些人的,大部分都只是一筆投資罷了。

  一個資本方的人物跑到他劇組拍戲,這是多好的機會啊。

  偏偏被他錯過了。

  這些天,他對林冬多多少少都有些冷淡。

  連導演都知道了,林冬的身份對整個劇組都不再是秘密。

  以前對林冬冷淡的工作人員,現在都開始賠小心。

  就算得不到什么好處,至少也不能得罪人家。

  有錢人心眼都小。

  林冬看到有工作人員正在拉笨重的道具,連忙上前去幫忙。

  他沒戲份也在劇組混吃混喝,多多少少有些不好意思,這樣的幫忙是日常。

  但是這種等價交換突然就不好使了。

  人家根本不讓他上手。

  其他人看到了也是一哄而上,直接就把活給干了。

  只留下巫師大人訕訕的干瞪眼。

  以前的盒飯大叔也不見了。

  換了一大媽。

  大叔大媽這個無所謂,林冬也不太關注。

  他比較開心的是盒飯質量提升了。

  經常還能碰到實在沒人領的多余盒飯——這樣他就可以吃三盒了。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林冬都留在了大男當婚劇組,連帶著自己的一場室外戲也終于拍完了。

  只要戲拍完,就算個人戲份殺青。

  他這種臨時性合約,就可以給他結錢了。

  六月份天氣開始熱起來的時候,他拿到了第一筆片酬。

  四千六百五!

  原本個人賬號上只有幾百塊的林冬,立刻就闊綽了起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