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16章 為了吃飯

  接下來就沒他什么事了。

  盡管他的戲份幾乎全都在這間辦公室,但是人家劇組也不會因為他的集中就優先拍他的。

  不過,林冬必須得承認,片場是最頂尖的大課堂。

  他就在旁邊看著其他演員演戲,收獲比學校里的更多更直接。

  當然,這并不意味著學校里教的沒用。

  學校里教授的東西,一方面能夠加快你在片場的理解速度,另一方面可以提升你演藝生涯的高度。

  中午吃飯的時候,林冬領到了一個盒飯。

  里面一葷兩素,有點涼了,但是至少味道還不錯。

  他吃完一盒飯,看到桌子上還有不少,起身打算再去拿一盒。

  “哎,你干什么你,誰讓你隨便拿的。”

  林冬感覺耳邊像是炸了一樣,這人嗓門真不是一般的大。

  他差點掏出魔杖給對方一個無聲無息咒。

  “我看沒人拿,我就拿了一個。”

  “一人一個,誰也不許多拿,你比別人特殊啊。”分盒飯的男人看起來四十多歲,五大三粗的,一臉兇相。

  “我沒吃飽啊。”林冬覺得很委屈。

  “你是來吃飯的,還是來演戲的。”那大叔罵罵咧咧,一把從林冬手上奪下了飯盒:“戲演的不怎么樣,飯量倒是不小。”

  他聲音特別大,所以引得很多人轉頭往這邊看。

  說實在的,林冬這一刻覺得非常窘迫。

  他不是沒有經歷過更窘迫的場景,也不至于就因為這點羞辱就尋死覓活。

  但是自從穿越到這個世界,憑著巫師強大的身手,憑著系統動不動就發一大筆錢的資本,他真心沒有想過會有這樣的遭遇。

  也可以說他飄了。

  杜啟喜、劉明義,還有張艋那些人對他的態度,讓他覺得自己高人一等。

  一個分盒飯的無形之中給了他一記耳光。

  為什么呢?

  因為林冬不是主角,他只是一個比龍套稍微高那么一點點的小配角。

  而這樣的人,就成了盒飯大叔出氣的對象。

  盒飯大叔跑了十多年龍套都沒能混上個有一兩句臺詞的配角,最后不得不轉行到劇組分盒飯。

  他的心里充滿了憤懣。

  林冬這人悄無聲息的到來,沒有經紀人沒有助理,導演連看都沒看一眼。

  明顯不是一個重要的人物。

  一句簡單的臺詞都能ng兩次。

  換做是自己,絕對演的比他好。

  而且就算導演過來,盒飯大叔也有話可說,劇組的盒飯確實是一人一盒。

  沒有人幫林冬說話。

  工作人員和林冬又不熟。

  只要不牽扯到自己,他們樂的看笑話。

  大部分社會團體都不是一團和氣,更何況是名利場墊腳石的影視劇組。

  而演員們則顧惜羽毛,輕易不會惹事,免得落下一個耍大牌的名頭。

  “想吃自己買去!”盒飯大叔將從林冬手上奪下來的盒飯重重的拍在桌子上,然后一屁股坐在旁邊的凳子上。

  這大概就是得理不饒人。

  我就吃定你了。

  你能拿我怎么樣。

  “不就是一盒飯嗎,我的那一盒給他,咱劇組什么時候這么困難了,連多吃一盒飯都供不起了。”

  這聲音在背后響起來。

  讓盒飯大叔的兩腿發軟,差點從凳子上癱下來。

  “徐老師!”

  “我記得劇組訂飯都會多訂幾盒的,拿兩盒過來。”這部劇男一號徐朗站出來了,實在看不下去林冬被工作人員刁難。

  他身后跟著助理,一臉的無奈。

  這事真要是爆出去,還不知道媒體怎么寫呢。

  徐朗耍大牌,嫌盒飯質量差?

  還是徐朗聯合演員欺負盒飯叔,置他人辛苦于不顧。

  “徐老師,我這就拿,這就拿。”然而此時此刻,盒飯叔卻沒有心思去想怎么搞臭徐朗,他真想給自己一巴掌。

  徐朗的助理怕事態失控,他更害怕。

  這事鬧出去的話,以后不會再有劇組雇他搞盒飯。

  關系到飯碗的事,剛才還趾高氣昂的盒飯大叔,這下徹徹底底脫變成了劇組最底層的可憐蟲。

  隨隨便便來個人都能欺負的那種。

  徐朗接過兩個盒飯,遞給林冬一個,然后拍拍林冬的肩膀,說道:“別太放在心上,他心里說不定也有不順心的事,腦子一熱就發泄到了你的頭上。”

  “沒事。”林冬接過盒飯,他也確實沒打算不依不饒。

  就算把導演或者制片叫過來,他們又能怎么樣。

  把盒飯大叔給開了?

  那樣又能解多少氣,還要落下一個仗勢欺人的名頭。

  說句不好聽的話,就是你被狗咬了一口,不可能趴下來咬回去。

  而最好最解氣的報復,就是你過得比他好。

  讓他看你不順眼卻拿你沒辦法。

  也不能掏出魔杖偷偷的下詛咒,這盒飯大叔四十好幾了,家里說不定有正在讀書的孩子,有靠打零工補貼家用的老婆。

  林冬上輩子是傲羅,不是黑巫師。

  徐朗拉著林冬走到一邊,和他助理圍著一個小桌子一起吃飯。

  主演也一樣吃盒飯。

  新拿來的倆盒飯,和林冬剛吃掉的那個相比,居然還多了一顆荷包蛋。

  “你飯量不小啊。”徐朗吃了一半就覺得飽了。

  而林冬第二盒很快就再一次見底。

  “唔,我飯量大,沒別的什么愛好,就是喜歡吃。”林冬打掃完飯盒,拿出餐巾紙擦擦嘴。

  “演戲不是愛好嗎?”

  徐朗還是第一次在片場聽到這種愛好。

  尤其是出自于一個年輕演員的口中。

  “演戲就是為了吃飯啊。”林冬說的是心里話。

  “這樣說也沒毛病。”徐朗表示贊同。

  辦公室的戲集中拍三天,林冬下午還是沒戲拍,但是卻拿到了自己這個角色完整的劇本。

  第二天拍了兩幕,第三天拍的多一點,到晚上的時候完成了自己所有的戲份。

  “冬子,等一下。”徐朗從助理手里接過外套穿上,喊住了打算去坐地鐵回學校的林冬:“今天收工早,走,我請你吃飯慶祝一下。”

  “啊?吃飯!好的!”林冬愣了一下,并沒有拒絕。

  拒絕是不可能的。

  打死都不會拒絕別人請吃飯。

  這幾天林冬跟著徐朗學了不少的東西。

  他的戲都是和徐朗搭的,畢竟他演的是劇中徐朗工作上的下屬。

  而徐朗對這樣的年輕人也比較有耐心。

  你ng了他也不生氣。

  有時候還給林冬講戲。

  大概是第一天替林冬出了頭,后面兩天吃飯也都是湊一塊吃的。

  徐朗請吃飯選的是一家拍攝地點附近的小店。

  位置在小巷子里頭,門面就是兩扇木門板,名字叫陳記鹵煮小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