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15章 他禿了

  《失戀很多天》已經按部就班的開拍。

  按照劉明義這個制片主任的說法,大概一個多月就能拍好,但是上映的時間卻拖到很久以后。

  發行公司有一套據說很完美的發行策略。

  開機儀式上鬧得那一處也沒泛起什么水花,盡管十來家媒體都不同程度的給出了篇幅。

  輿論這種東西,不是說媒體給什么大眾就熱議什么。

  而是大眾想看什么,媒體才給什么。

  沒有人會去關心一個電影的出品方,在大部分人的眼里,資本全都充滿了罪惡。

  當然,偶爾也有一些小姑娘在看到網上的報道后發一兩條評論,這個出品人小哥哥太帥了,比張文帥無數倍,為什么不讓他當主演。

  好喜歡他,又帥又有錢。

  然后就被一群人懟。

  帥能當飯吃嗎?

  有錢就能為所欲為嗎?

  至于林冬說的那兩個億,也被大家當成了劇組拙劣的炒作。

  這些和林冬都沒有太大關系。

  除非又要請他吃飯。

  可惜一連好幾天都沒人請他吃飯。

  而他也只能在食堂里享受后廚大師傅的大鍋飯美食。

  能吃飽,卻說不上吃得好。

  他惦念著的是跟著隋蕾老師去拍戲,然后多多少少都會給點片酬,這樣他就有錢吃大餐了。

  等了好幾天,隋蕾才喊他去辦公室。

  “藝考成績要出來了,這幾天我都很忙,你就在我這邊簽吧,簽完了就去劇組。”隋蕾拿出了一份演藝合同。

  林冬還是第一次拿到個人的演藝合同。

  他最關注的就是片酬了。

  當然,不能立刻唰唰唰翻到那一頁去看。

  那也太丟人了。

  偉大的巫師之王——這世界就他一個巫師,自封一下巫師之王不過分吧——怎么可能那么沒節操。

  大致瀏覽一下合約,林冬就瞄到了片酬那一欄。

  四千六百五十塊。

  多乎哉?

  對于一個已經花幾百萬投電影的人來說,四千多塊錢真不是大錢。

  但是那幾百幾千萬跟他沒有半毛錢關系。

  他連吃個烤串都不行。

  而這四千多塊錢卻是他實打實賺到手,可以自由支配的錢。

  而且他也了解現在的片酬行情,群演80塊/10小時。

  如果這個角色整部劇下來只有十分鐘的鏡頭,臺詞都沒幾句的話,這四千多塊錢真的太高了。

  不愧是老師!

  自己人啊。

  林冬簽好合同自己送上門。

  沒有人迎接,更沒有人為他接風洗塵。

  他的到來只對負責訂餐的工作人員有影響,他接到通知說,今天有個新來的,多訂一盒飯。

  林冬到這邊的時候,正在拍一場辦公室的戲。

  和他想象中的安靜規整不一樣。

  拍攝現場亂糟糟的。

  能聽得到導演咋咋呼呼的喊叫,還有工作人員的迎合和問答,以及拖動著道具發出的刺耳聲音。

  鏡頭前的兩個演員對此充耳不聞,就好像這辦公室里除了他們就沒有第二個人一樣。

  “過!”

  導演孫浩沙啞的聲音帶上了一絲放松。

  然后又問:“那個叫林冬的來了沒?”

  林冬?

  這不是說的自己嗎?

  “到,來了來了。”林冬跑到導演面前。

  “還可以,小張,帶他去換衣服吧。”導演打量了一下這個新來的,對林冬的外在形象還算滿意。

  林冬被帶進一個小房間。

  那個被稱作小張的大姐在鐵架子上掛著的一堆衣服里挑挑揀揀,最后拿出了一件黑色的西褲,外加一件白色的休閑襯衫。

  “褲子差不多,要不就不換了?”林冬試探性的問。

  不是他嫌棄這褲子不干凈,而是這個小張給拿了衣服之后也不離開,就站在這里直勾勾的看。

  就好像個色女一樣。

  實在是滲人。

  林冬不想當著她的面脫褲子。

  “隨便你吧。”那女的似乎翻了個白眼,扭著腰離開了。

  林冬換好衣服走出去。

  一個場務看到他,一把把他拉過去,按在了一個位子上,順手丟給了他一張紙。

  上面就是他使用的劇本。

  “徐哥馬上就來,你只有兩分鐘的時間,別演砸了啊。”

  林冬就一句臺詞,一個動作。

  還真是夠寒酸的。

  不過林冬也不介意,背了一下臺詞,觀察了一下機位,就安靜的坐在這個辦公位上等主演從另外一幕走過來。

  他演的人在劇里連個名字都沒有,就叫做小丁。

  是男一號在公司的助理。

  大部分鏡頭都集中在辦公室里。

  “男一號居然是個光頭!”

  林冬很驚訝。

  走進了一看,又發現不止是光頭,簡直就是個禿頭。

  這樣也能當男主角,娛樂圈沒人了嗎?

  “小丁是吧,準備好了嗎?”男一號坐到工位上溫習一下劇本臺詞,頭也不回的問道。

  “……啊,準備好了。”

  差點忘了自己在劇里叫小丁,林冬及時的反應過來。

  “別緊張,爭取一次過。”禿男主很和氣,還調皮了沖林冬眨了眨眼。

  這確實讓林冬放松很多。

  “布景ok”

  “打光ok”

  鏡頭在男主的上半身定格,大概是一個小片段的表情戲。

  片刻之后,林冬感覺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胳膊,并且問:“小丁,你看見蔡微瀾了嗎?”

  林冬一邊轉身,一邊問:“一上午都沒看到她,她沒和你請假嗎?”

  孫浩的ng很悠揚,第一個字母拉的很長,后一個字母結束的簡短而又凌厲。

  充分表達了他的不滿。

  “你會不會演戲,動作和語言的協調性在哪,重來!”

  其實他更想說,北電就教出你這樣的學生嗎?

  但是那樣的地圖炮太大了。

  孫浩沒那個膽量。

  “先等一等啊,那個……”禿頭男主做了個暫停的手勢,轉過身跟林冬說道:“你可能就是剛來沒感覺,你看我給你示范一遍啊。”

  說著就動作加臺詞給來了一遍。

  “謝謝徐哥。”林冬看了一遍,就意識到了自己哪里不對勁。

  不過,第二次重來,林冬還是被ng了。

  曾經多次和黑巫師生死大戰的他也有點焦灼,這么簡單的一場戲,我一個北電表演系大三的學生,老是ng算個什么事。

  還好禿頭男主并沒有生氣。

  而導演之前的生氣大概也是擔心禿頭男主不滿,現在看禿頭男主態度還好,他也就不罵罵咧咧了。

  “你剛才轉頭的時候,眼神不對勁,明白嗎?”

  “哦,明白了。”

  林冬多多少少也上了幾節表演課,實踐課理論課都有接觸。

  鏡頭前的肢體語言這節課幾天前才跑去聽了。

  “過!”

  林冬終于松了口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