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12章 為了情懷

  咦,一個調酒的居然也認識導演制片?

  “我也就幫他問問,林總你要是覺得不妥,就當我沒說。”老板的注視讓王碩有些心虛。

  “沒什么不妥,你通知一下大家,去……格蘭芬多開個會討論一下吧。”

  失戀很多天讓林冬變得不自信。

  他也不敢完全的相信一個酒保,萬一酒保介紹過來的電影大賣……

  那就慘了!

  所以,他決定集思廣益一下。

  不多時,公司里僅有的七個人,包括倆前臺都聚集到了格蘭芬多會議室。

  “現在各位手上拿的是一部電影的立項書,是王碩一個老鄉的項目,大家看一看,發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也就半張a4紙的量,看完是分分鐘的事情。

  但是好幾分鐘都沒人說話。

  大家都很懵,我們不是前臺/人事/財務/司機嗎,問我們投資電影的事,您確定這不是讓牛彈琴?

  “大家不用拘束,有啥說啥,咱們是一個高度自由化的企業。”

  林冬自己覺得這電影可以賠點錢,但是他沒把握。

  秦寶兒說:“這電影很有意義,但是我們應該不會去看……”

  秦貝兒也跟著點頭。

  施珊珊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鏡,說道:“這是個文藝片啊。”

  似乎其他的都不用多說了。

  林冬很想質疑一下,為什么我前不久投了一部傳說中的文藝片,它就給我爆了十多倍的純利潤。

  “林總,我們都聽你的!”陳小蠻毫無主見。

  “大壯,你覺得呢?”林冬看向最后一位沒表態的。

  田大壯挺直了腰背,回道:“我啥都不懂,林總。”

  得嘞,一個當事人不算,三票反對,兩票棄權,

  猶豫了片刻,林冬清清嗓子,說道:“這部戲可能會賠,但是卻講了一個很好的故事,我也是盛京人,我的家鄉也發生著同樣的事情。”

  王碩一聽這話,心中大喜。

  其他幾個人倒沒什么,他們就是被拉過來充數。

  老板想干啥就干啥唄。

  “因此,我決定投資這部電影,王碩,你幫我約一下人。”

  林冬想了想,又補充說道:“就明天中午吧,地方也別選的太遠了,就在咱們樓下找個地方吃就行。”

  王碩立刻給老鄉打電話。

  其實也就是他在上班的酒吧認識的朋友——克萊斯特這邊一天八小時,絲毫不妨礙他繼續在酒吧多賺一份錢。

  沒有大明星、大導演的電影融資太難了!

  制片人楊惠茵忙乎半個月,就籌到了七萬塊錢,導演張艋抵押了房子借到幾十萬,加上之前電影節的獎金,也就一百多萬,主演秦冰璐不僅沒要片酬,還掏了八十萬積蓄。

  幾個人實在沒辦法了,拿著《鋼之琴》立項書到首都化緣。

  可惜也只是拿到了幾十萬塊錢的扶持金。

  現在,他們突然接到了電話。

  說是有人要給他們投錢了。

  讓明天去國貿大廈約個飯。

  位置有點過于高大上,幾個人弄得戰戰兢兢。

  而且不可避免的產生了這人會不會是來騙吃騙喝的懷疑,那里人均消費可不低啊。

  還好第二天林冬沒有把公司的人全帶上。

  他只帶了王碩。

  而且選的也是國貿大廈這邊相對比較便宜的餐廳。

  便宜的話,就可以多點一些。

  巫師大人也發現了,自己的飯量比正常的麻瓜要多至少一點五倍。

  狀態好的話,可能就是兩倍三倍。

  寒暄入座。

  王碩給他們介紹:“這是我們林總,有意幾位的電影,大家吃頓便飯聊一下。”

  吃完之后,楊惠茵忍痛去結了單,五個人吃掉了小三千塊錢,這還是他們都省著點的結果。

  萬一這次合作談崩,還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至于為什么不飯桌上就談好。

  主要是這位林總好像幾天沒吃飯了一樣,從頭到尾嘴上就沒閑著。

  誰也不好意思打擾他。

  本以為吃晚飯要找個茶室或者咖啡屋談事情,幾個人被告知人家林總的公司就在樓上。

  幾個人懸在半空的心突然就著地了。

  等到他們來到克萊斯特文化傳媒,看到倆一模一樣的漂亮雙胞胎做前臺……

  這是遇到貴人了啊!

  林冬把他們帶到洽談區,要來劇本詳細的看了一遍。

  其實也就三十來頁,每一行最多就是十幾個字,連臺詞都簡單的讓人覺得枯燥。

  以他北電表演系高材生的眼光判斷:

  這劇應該是賠定了!

  “我原則上決定投這部劇,咱們談論一下細節吧。”林冬有點小開心。

  失戀很多天的陰霾終于撥云見日。

  “那真是太謝謝了。”幾個人站起來輪流緊握林冬的手,他們是真的感激林冬。

  熱淚盈眶的那種。

  “我先了解一下現有的資金構成,”林冬這些天可沒閑著,他不僅在課堂上尬演,還翻閱了不少專業書籍。

  這專業書籍里面不乏投資相關的。

  別人看這個是為了給自己爭取最大的利益。

  而咱們林總……

  他是為了幫對手爭取最大的利益。

  “張導出了一百二十萬,秦老師拿了八十萬,其他投資一共六十萬,這就是二百六十萬了,秦老師的片酬之前說好的是10對吧?”

  “沒關系的,我不要片酬了,只要戲拍出來就好。”秦冰璐連連擺手。

  “不行,怎么能不要片酬呢,咱們可以靠情懷拍戲,但是情懷不能當飯吃,我們作為資方,一定要確保每一個環節都通暢無阻。”林冬很嚴肅的說道。

  他這么說倒也不會讓人覺得他煞筆。

  畢竟同意投資這部劇,本身就帶有了情懷的色彩。

  吃飯的時候聊天,林冬以自己對這部劇非常有認同感為名,確認了自己的情懷出發點。

  盛京當初可是長子啊!

  現在呢?

  剛下崗那會,凍死的,餓死的,全家自殺的,還有騎著自行車送老婆……

  這是屬于東北的血淚史。

  幾個人面面相覷,最終都化感激為力量,堅決要拍好這部戲。

  最終商討的結果,就是克萊斯特文化傳媒出資兩百萬,占據百分之二十五的投資份額。

  他其實一點都不想要,可惜系統不同意。

  百分之二十五就是底線。

  要不是這里面還扯到了人文關懷之類的因素,估計系統根本就不會松口。

  生意就是生意!

  不過,林冬成功的拒絕掉了電影的視頻網站分成,還有各類影展的獎金。

  張艋先生幾度哽咽。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