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10章 開機發布會

  江華騰是導二代,但是他并不依靠父母,從95年首次執導,至今已經有十五年了。

  09年的時候得到白玉蘭獎最佳導演獎,正式步入一線導演行列。

  他的新片從一開始立項就備受矚目。

  很多人想不明白,為什么他要拍這么一個小成本、小卡司、小清新的文藝片。

  可惜江華騰的特色就是不給記者面子。

  除非他想要對記者說,不然打死都不接受采訪。

  今天是電影舉辦了盛大的開機儀式,主演、制作團隊悉數到場,出品方代表也來了好幾個。

  林冬被介紹為出品方,見到了幾個主演。

  張文男一,白荷女一,記者面前也都保留著該有的矜持,對林冬這種小年輕并不如何上心。

  林冬也無心巴結。

  他只是覺得張文長得有點像他老師黃三石。

  正如亞洲人眼中的歐美人都差不多一樣,其實林冬看身邊的人也分不那么清楚。

  無形中就給自己添加了一條輕度臉盲的屬性。

  林冬坐在了演員魏忠萬的身邊。

  本來劉明義是要他坐在一個叫章紫萱的漂亮女星身邊,結果被他拒絕了。

  山下的女人是老虎,見了千萬要躲開。

  魏忠萬是國家一級演員。

  屬于林冬認識的為數不多的老戲骨。

  林冬前天才看過他的一部電影《三毛從軍記》,對他的演技非常的佩服。

  比起電影里的形象,現在的他要蒼老很多。

  “魏老師你好。”林冬伸手。

  “你好!”魏忠萬也沒拿架子。

  他本來就沒什么架子,更何況劉明義制片剛才介紹的時候就說了,這人是出品方之一。

  “看過您的作品,非常佩服,有機會定要請教。”

  林冬最近在研究學習表演,說請教真不是客套。

  他不懂得拐外抹角,也不知道自己這要求會不會太唐突。

  洋鬼子很多都這樣。

  林冬這個人現在是國產皮,但是性格更多的還是屬于克萊斯特。

  魏忠萬有點懵,但還是禮貌的點點頭。

  “好呀。”

  他這話剛說完,林冬立刻掏出了手機。

  “你掃我,還是我掃你?”

  玩真的?

  魏忠萬稀里糊涂的就被林冬掃了微信。

  也幸好他跟得上時代,至少還有微信這東西。

  “我是北電的,現在學習表演呢。”林冬至少還知道解釋一句。

  魏忠萬恍然。

  但是他又開始擔心林冬是不是要拜師。

  他都不了解林冬,不知道這人的品性,拜師的話是萬萬不能收的。

  老派的人比較看重傳承。

  不過巫師世界不流行,林冬沒有這種想法。

  當然,如果他在麻瓜世界混熟了,然后又看了《三國演義》電視劇,說不定真能興起個拜師的念頭。

  司馬懿一角,魏老之后,無出其右者。

  加了好友的倆人可謂是相談甚歡,讓旁邊的張建澤都有些眼熱。

  “小師弟北電哪一級的,我87.”

  “師兄,我09級的。”

  林冬也見過好幾個師兄了,當下立刻對這個長相正氣的中年人肅然起敬。

  沒想到一個配角居然也是咱北電的師兄。

  當下微信好友里面又加了一條。

  其實張建澤和江華騰合作多次,平時也不拒絕接小配角的戲,來捧場純屬正常。

  “你不是出品方嗎?”

  既然是學弟,張建澤心里想什么也就直接問了。

  “對啊,甄小龍是07級師兄,我正好有點零花錢,就投到電影上來了,其實投的很少。”

  零花錢?

  那你零花錢還不是一般的多。

  這電影一共就三個資方,另外兩個一個完美一個新立,都算是業界大佬。

  “小師弟眼光獨到,這筆投資一定能大賺特賺。”

  “唉,一言難盡!”

  說出來都是心酸的眼淚。

  林冬被《失戀很多天》坑的不要不要的。

  但是今天認識的人都還挺不錯。

  他們這邊聊得歡,那邊記者也準備的差不多了。

  江華騰宣布開機儀式正是開始。

  幾番折騰后就輪到了記者提問環節,先是圍繞導演編劇和電影本身,然后就是主演和今天出席的演員。

  林冬也沒想到說著說著話題就跑到自己身上來了。

  一個話筒上標著搜狼的記者提問道:“林冬先生,請問您在劇中出演了什么角色?”

  林冬跟前有一個紙牌,所以記者提問的針對性很明確。

  他愣了愣,搖頭說道:“我不演這個,我是出品方。”

  長這么好看不演戲,多浪費啊。

  雖然沒直接說,但是記者們的眼神都這樣表達了自己的意思。

  到后面,問題越來越尖銳。

  當然不是針對林冬的。

  出品方一般都是出錢出力的,誰知道這小伙啥背景。

  主要針對的是票房問題。

  “江導,對于這部戲的票房,您怎么看?”

  就是這么直接,哪壺不開提哪壺。

  好在江華騰對這個問題早有預料,當下從容淡定的說道:“我對票房非常有信心,從劇本到演員,我們都做到了最好。”

  這種套話當然不能讓番茄網的記者甘心。

  “曾經有人預估您這部劇,說只有兩百萬票房,您覺得有這個可能嗎?”

  江華騰臉色頓時就不好看了。

  甄小龍在發布臺上沒位子,他在幕后菊花一緊。

  這些吐槽的話到底是怎么傳到記者耳朵里的。

  “我不這么認為……”江華騰小心翼翼的處理著這個意外。

  只是他心中憤怒,臉上禮貌的笑容就有些掛不住。

  “兩百萬個……我賭這劇的票房最少兩個億!”

  也說不上是什么情緒,那一瞬間的委屈,讓林冬忍不住就懟了上去,還差點爆了粗口。

  現場一片寂靜。

  掉根針能聽見有點夸張,但是很多人實打實的聽到了自己身邊同行粗重的呼吸聲。

  事故?

  災難?

  意外,還是事先安排好的?

  江華騰強忍著扭過頭去的沖動,他微笑著開始鼓掌。

  發布臺上的眾人不明所以,但還是接二連三的跟著鼓掌,只是稀稀落落,又拖拖拉拉,聽起來蠻尷尬的。

  “沒錯!”制片主任劉明義也心領神會的開始圓場,他笑嘻嘻的說道:“我們劇組從上到下,從里到外,全都信心滿滿,就是兩個億,少一張票都不行。”

  這么說就近乎開玩笑了。

  然而,如果這么簡單就能被忽悠住,記者就不是記者了。

  “林冬先生,您作為出品方之一,對電影為什么如此有信心?”

  “我……”林冬能說啥。

  說我其實都已經知道了,這電影光是票房成績都有3.5億,還不算網絡平臺授權等各種衍生收益。

  人家會當他是傻子。

  神經病。

  等將來一語成讖,他也不會被眾人膜拜。

  只會被當成小白鼠抓走。

  記者們不依不饒,制作組也不知道該怎么替林冬解圍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