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38章 猴子酒拍賣會(二)

  故意小聲議論?

  在咱這等高手跟前,跟掩耳盜鈴差球不多!

  武功低微者無法聽到他們的議論?

  那又有什么關系呢?那些置大廳者之所以前來,不外乎增長點見識而已。

  試想,手不高之人,又有多少富可敵國者?又怎么敢攜帶炙手可的猴子酒遠行?

  當然,這些辣雞之中,也不排除心存僥幸者。

  企圖撿漏?

  恐怕想多了!

  猴子酒至今已經拍賣二十三場了,又有哪一場流拍了?

  無論怎么說,今勞資都是勢在必得!

  斷酒這兩個月來,真是難受得緊。

  渾都特么難受!

  率先舉牌叫價的,永遠是大廳內的小蝦米。

  當然,他們是真正的喜好杯中之物。

  “一百萬。”

  “一百零五萬。”

  “一百一十萬。”

  “二百四十五萬。”

  “二百五十萬。”

  雖然是不起眼的小蝦米,但競價速度卻不慢。不過短短十來分鐘,價格已經來到了二百五十萬。

  二百五?

  在這些好酒貪杯者看來,沒有猴子酒喝的子,比二百五還不如。

  眼見鋪墊已然足夠,包廂終于有人出手。

  能置包廂之人,份地位都絕對不低。

  他們內心都非常清楚:雖然總共有十次競拍機會,但越往后,價格會越高。因此,還是先下手為強的好。

  “二百六十萬!”

  十號包廂率先競價。

  與大廳內那些小蝦米以五萬之數追加不同,貴賓一出手就是十萬。

  “二百七十萬!”

  四號包廂緊跟而上。

  “二百八十萬!”

  七號包廂也不甘示弱。

  包廂之人參加競拍之后,大廳內立即再無聲息。

  他們知道:只要那些財大氣粗之人出手,這一輪競拍,已經與自己無緣。

  除卻四、七、十這三個包廂外,其余包廂并未出手。即便如此,仍然很快就達到了三百六十萬。

節節攀升的價格,讓端坐十一號包廂的艾沖浪,既極度興奮,又深感不可思議  沒想兩年時間不到,猴子酒竟然已變得萬金難求。

  哈哈,將猴子酒交給古怪老頭經營,這一決策簡直太英明神武了。

  猴子酒能有今這般搶手,毫無疑問,他的“饑餓拍賣”法,絕對功不可沒!

  所謂物以稀為貴。

  如果按原計劃每月拍賣二十斤,哪會炒到如此高價?

  每月就那么十斤,而且還是弄成十份拍賣。嘿嘿,這讓天底下的酒鬼、酒仙、酒圣、酒神們如何自處?

  無奈之下,只有咬緊牙關大出血了。

  這個首席打手,沒想到還是一位經商天才。與他結成忘年交,簡直血賺啊!

  不問可知,經過古怪老頭這么一炒作,“能喝上猴子酒”已儼然成為了一種份地位的象征。

  原因有二:

  一則猴子酒確實夠勁、確實好喝。

  二則人大都好面子。

  別人喝的是天下第一釀酒師釀造的天下第一酒猴子酒,你卻只能與普通民眾一樣,喝一些大曲烈酒。

  這要是傳揚出去,你讓那些名聲顯赫之人何以堪?

  因此,那些傳統武林世家之主,那些一流以上幫派的宗主、掌門、幫主,還有富可敵國的商界大賈…這些人,很快就自發地構成了每次拍賣會的主體。

  雖然可以等艾沖浪出關之后,以高價請其釀酒,但三年光太難熬。

  一想到以自己的份地位,竟然整整三年沒有猴子酒暖腸,怎么能夠忍受?豈非太過丟份?

  況且,即便釀酒大師艾沖浪按期出關,但釀酒時總得分個親疏遠近吧?輪到自己時,已不知何年何月。

  總而言之,這些參拍者大都抱著相同的心思:能用貢獻值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把猴子酒競拍到手,才是真理。

  正是由于有這些揮金如土的豪客捧場,古怪老頭的“饑餓拍賣”法,才得以順利實施。

  “三百萬。”

  “三百二十萬。”

  “三百四十萬。”

  “三百六十萬。”

突然先后叫價的十一號、十二號包廂,讓全場震驚  這兩個包廂是怎么回事?

  按照以往的慣例,一般有三個包廂出手競拍后,其余包廂都會放棄競拍。

  這樣,既互相給了面子,也不會弄得兩敗俱傷。

  今怎么就亂了不成文的規矩呢?

  而且,這加價也太生猛了啊?大廳五萬一加、包廂十萬一加,這個也是近兩年來所形成的共識。

  其目的,自然為了避免價位上漲過快。

  可這兩個包廂,卻一開口就直接加價二十萬!特么是貢獻值太多了燒的慌?還是兩大敗家仔之間的較勁?

而之前無意間聽聞了金大炮、曾浪等談話的那些高手,則在心中暗嘆  還是出手了!

  從叫價的豪爽大氣來看,這些家伙果然大有來頭!!

  這兩個包廂,分明都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式。

  今的形,只怕有些不妙啊。

  先讓他們狗咬狗一嘴毛吧,咱靜觀其變先。

  跟這些敗家仔拼財力?

  嘿嘿,咱才不會那么傻!

  拼火力還差不多!說不得,這次只怕要做一回打家劫酒的勾當了。

  無論如何,不能空手而返。

連近兩年來一直顯得云淡風輕、一直喜怒不形于色的古怪老頭,聽到艾沖浪等人竟然也要參加競拍,也不由得輕“咦”了一聲,內心則暗罵不休  艾沖浪這小子吃錯藥了?

  猴子酒雖然在市面上極為搶手,但對他來說,得來全不費功夫啊!

  他跟著起哄個什么勁?

  雖然也有物主暗中出手拍回自己之物的先例,但無一不是罕見之物。

  因為后悔,所以自己才以高價拍回。寧愿平白送給拍賣場一些抽成,也不愿失去寶貝。

  可這猴子酒,乃是消耗之物,艾小子將它拍回來之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自己喝?

  未免太奢侈!

  好耍貪玩?

  那也沒必要攪黃自己的生意啊!

  難怪他那么急于拿到那些貢獻值,原來用意在此。

  這小子經常不按路出牌,且看他怎么折騰。

  眾人的思緒,被十一號、十二號包廂越來越急迫的叫價,所生生打斷。

  “四百萬。”

  “四百二十萬。”

  “四百四十萬…”u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