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44章 陰險狡詐

  如果一切就像婆婆說的那樣簡單就好了。

  現在,擺明了是方致遠根本不給她好過,他也是處心積慮讓她生不了孩子。

  這事沒得回轉的余地了。

  這輩子,方致遠的心都不會向著她的,這個案子就是最好的證明。

  在婆婆面前,程天薇還沒撕破臉,她也在想辦法對付程蕭。

  “媽,我什么也不想,好好養胎。程晉東把那么大一筆錢捐了出去,沒管我們母女的死活,可能,我媽真的很生氣。可能,她絕望了,所以,她才會把氣撒在我爸身上。”

  “你爸也真是的,程蕭那個賤人有什么好,竟然把一大筆錢給她。她不要,他就捐出去,真的太狠心了!”

  “那些不提了,沒意義。反正,我們母女是不受待見的。我希望腹中的孩子不要像我這樣,希望他在愛的包圍下長大。”

  “我替你跟致遠談談,他會知道你的好的,會愛你和孩子的。”

  程天薇點點頭,沒再多說什么。

  她跟方致遠的關系,她清楚不過了,是已經到盡頭了。

  看來,離婚是遲早的事。

  但是,她不會讓他輕易離婚的,哪怕是死,她也要拉著方致遠。

  他也休想得到程蕭!

  藥效挺厲害的,整個驗傷、體檢的過程,程晉東都還在昏睡。

  整個過程,程蕭都陪著他。

  只要允許,她一直握著爸爸的手。

  她回來了,她不會再讓他被欺負的,她一定要帶他回去,照顧他。

  “程蕭,我有信心幫你取得你爸爸的監護權的,我找程天薇談談,讓她主動放棄。”

  “方致遠,管好你自己的生活就行了,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來插手。我和程天薇的恩怨,我自己會解決。謝謝你的一番好意,請你到此為止,我不想被誤會,更不想牽扯到你和程天薇之間去。你若是真的為我著想,請你離我遠點。”

  “你指望陸景渝幫你?是我報的警,主動權在我這。”

  程蕭還沒表態,剎那間,曹律師插嘴了,“如果認定了楊雪確實有虐待程晉東的事實,作為養女,程小姐可以起訴爭奪監護權的。到時候,就是兩個案子了,可以跟你沒關系。”

  “沒你的事,閉嘴!”

  曹律師沒有理會方致遠兇他,他繼續說:“我是程小姐的代理律師,怎么會跟我沒關系?倒是方先生,你不覺得自己的女婿身份特別尷尬嗎?”

  “有我幫程蕭就行了,你可以走了。我帶來的律師是京都有名的律師,比你強多了。”

  程蕭沒好氣地瞪著方致遠,“夠了,方致遠,請你自重!我再認真說一次,我不需要你幫!我的事情,我能處理好。曹律師是我叫來的,你沒有權利把他趕走。”

  “程蕭……”

  “我不想再跟你多說,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程蕭為了一個外人竟然跟他吵了起來,她還特喵地維護著一個外人,方致遠很郁悶,他一權打在了墻上。

  手痛,可都沒有他的心痛了!

  他為她做了那么多事,他是真心為她好的,為什么她就是不領情?

  他僅是錯了一次,她也說過會原諒他,為什么她還是對他一副冷冰冰的模樣?

  方致遠心里就是特喵地不爽!

  程蕭沒有理會方致遠,見到醫生出來了,她只是上去問結果。

  最終的鑒定,也出來了。

  “除了臉部,手上和雙腿,以及身上,均有過一些瘀腫,屬于軟組織挫傷。程老先生還有低燒的癥狀,是受了風寒引起的感冒發燒。癱瘓的下半身,因為沒有好好的護理,已經長出膿瘡和一些濕疹。目前,我們是建議他住院治療。”

  在場的警員同意程晉東住院,“程小姐,暫時讓你和方先生照看程老先生,我們隨時會過來跟進的。那些藥拿去化驗了,結果也出來了,是安眠藥。按目前的報告來看,楊雪虐待程晉東是事實,但是,我們還要給楊雪錄口供,還要問清楚她。”

  “麻煩你們了,我會照顧好爸爸的。”

  程天薇是孕婦,鄺桂容自然不讓她勞累奔波,也不想她的情緒受到影響。

  楊雪這個案子,鄺桂容讓律師去跟進。

  程蕭想要程晉東的監護權,程天薇知道,她當然不會如她所愿。

  雖然她現在不能去醫院跟程蕭當面較勁,但她有請了護工去照顧程晉東。

  她還讓律師以當年程晉東聲明跟程蕭已經脫離養父女關系為由,她拒絕程蕭留下來照顧程晉東。

  畢竟,程天薇才是程晉東的親生女兒,目前,也僅是楊雪涉嫌虐待程晉東而已,程天薇作為第二監護人,她是有權利不讓程蕭留下來照顧程晉東的。

  在程天薇的代表律師跟警員交涉下,警員只好讓程蕭先回去。

  程天薇的舉措,方致遠可生氣了,他要給程天薇打電話,跟她理論,程天薇卻沒有接聽方致遠的電話。

  程家的傭人錄完口供之后,她去了醫院。

  她兩邊跑,要照顧楊雪,又要照顧程晉東。

  楊雪做了檢查,情況不太好。

  明天早上,她還要做進一步的檢查。

  警員給楊雪錄了口供,為了不連累女兒,楊雪承認了自己虐待程晉東的事實。

  折騰了一天,也累了,跟曹律師吃完飯,商討完畢之后,程蕭和陸景渝回酒店了。

  雖說已經證實了楊雪的惡行,她也承認了,程蕭還是很擔憂。

  程蕭站在窗戶那里望著遠方,陸景渝從她身后抱了個滿懷。

  他的臉親昵地貼著她的臉。

  “你雖然不能留下來陪爸爸,你有探視權的。明天,我陪你去看他。”

  “程天薇肯定也有虐待爸爸,只不過沒有證據指向她。她們母女那么憎恨爸爸,肯定不會真心待爸爸的。”

  “突破口在程家那個傭人身上,她在程家幫傭了三年多,平時,楊雪母女是怎樣對待程晉東的,她肯定知道。我已經讓曹律師找機會跟她談談,希望她能說出實情。有她指證程天薇,你跟程天薇打官司,勝算很大。”

  “寶貝,別想那么多了,我知道你累了,先洗個澡。我背后的律師團,都在為這場官司做準備了,我們會贏的。”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