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百二十二章 遲早的事

  何雨涵決定明年盡量給北里村配齊了拖拉機、打麥機、打稻機,這樣可以提高好多效率,也能讓大家不那么累。

  收完了水稻、大豆,大家就開始到玉米地里掰玉米棒子。每人背著一個柳條筐,把一個個掰下來的玉米棒子扔到框里,等裝滿一筐了就背到地頭堆在一起等著馬車來運回去。

  玉米棒子運回去后堆在一起,那些干不了重活的老人和一些婦女、孩子就坐在玉米堆周圍剝玉米。

  玉米剝完還要晾曬,把玉米粒搓下來。玉米完全晾干了才能入庫。

  等到糧食都收完了,村民們還要把玉米稈砍掉,還要把地里留下的根刨出來。玉米骨頭、玉米稈、玉米根都是燒火的好材料。到時候也會分給各家。

  玉米從收獲到入庫,這一道道程序下來也頗費功夫。韓義先從頭到尾都體驗了一遍。好在他年輕力壯,平時還要鍛煉身體呢,這些活他雖然以前沒干過,但也都能承受。

  他覺得這也是一種歷練,也是他人生中的一筆財富。

  玉米從地里收回來就該收土豆和地瓜了。男同志拿著泥叉把埋在土里的土豆或者地瓜連帶著泥土一起挖起來,然后女同志在后面把泥土里的土豆或者地瓜撿出來。

  不過畢竟是埋在土里的東西,在怎么挖也是挖不干凈的。大人挖過一遍之后孩子們會再挖一遍。

  孩子們挖到的也大都是沒有挖干凈的小果實,村里也不讓上交,誰挖到就是誰的。反正留在地里也是浪費了。

  所以孩子們都非常積極。一個個都拿著框在地里翻了又翻。孩子們把挖到的土豆、紅薯裝在框里,傍晚下工的時候各家大人會替孩子把框背回家。

  不管是哪個孩子都會有些收獲。

  顧華陽和何浩博也拿著框在地里挖土豆、地瓜,兩個小家伙很機靈,也很賣力,每天都有收獲,然后傍晚時何雨涵和韓義先會幫忙把框背回家。

  有時候何雨涵還會趁機從空間往框里偷渡一些小個的土豆、地瓜。

  秋收期間何雨涵參加了摘棉花,撿土豆、地瓜還有剝玉米。雖然都不是什么重活,可何雨涵已經很久沒有干過農活了,這一突然參加長時間的勞動身體酸痛是自然的。

  韓義先看著媳婦不時地捶自己的腰心疼的夠嗆,每天晚上都會給何雨涵按摩,起碼能讓她身體松散一下。

  何雨涵每天晚上也會進空間泡澡解乏,就這么每天堅持著度過了秋收的時間。

  緊張的秋收終于過去了,北里村也確實是獲得了大豐收,交公糧的時候也是第一家,糧食的質量也好,受到了鄉里的好評。

  秋收完田里還要種東西。這南方和北方不一樣,即使是冬天也可以種東西的。

  一些田地收獲了糧食之后就會翻好再種上。還有一些田地要養養,不然影響明年的收成。

  等所有該種的地都種完時間已經進入十一月了,天也開始涼了。

  在北方的這個時候幾乎已經下雪了,在這里卻還是青草萋萋,綠樹成蔭。

  何雨涵挺喜歡這里,至少沒有北方的那種讓人受不了的寒冷。

  孩子們早就恢復上課了。何雨涵也抓緊安排課時,讓孩子把該學的課程都學了。

  因為韓義先的關系范玉玲幾乎不怎么理何雨涵。何雨涵也不怎么理她,自己又不欠她什么。

  現在范玉玲教孩子們語文,何雨涵則教數學、音樂、美術,時不時的還會上一堂地里、歷史課。

  村里人也都漸漸知道了范玉玲和何雨涵的差距。

  因為何雨涵教的課程多,村里研究決定給何雨涵滿公分。比范玉玲每天多兩個公分。

  范玉玲十分不服氣,直接就到大隊部找到了村里的領導。

  她很不服氣,當著一眾村干部說道:“我和何雨涵一起教課,怎么給何雨涵十個公分,才給我八個?”

  高樹文早就有些煩這個范玉玲,沒事就愛往韓義先跟前湊。知道人家已經結婚了還不避嫌,一看就是心思不純。

  這么一個品質不好的人當孩子們的老師他怕把孩子們教壞了。已經有村民跟他反應了。

  可是現在村里缺老師,暫時不能把她換下來。而且她也干不了多少農活,這也是村里照顧她。

  如此她還不知道收斂,還這么張揚跋扈的,真是不知道自己吃幾碗干飯了。

  高數文也沒再給范玉玲留面子說道:“人家何雨涵教幾門功課,你教幾門?咱們是按勞分配,何雨涵工作做的多,自然要多給一些公分,這有什么可異議的。你要是不服你也多教課。”

  婦女主任也說道:“就是,人家干的多,自然得的就多。這才是公平。”

  范玉玲找大隊干部說這事的時候正好韓義先從外面走了進來,他老遠就聽到了范玉玲的話。不過他進了屋子沒說話,只是臉色陰沉,一看就是生氣了。

  范玉玲看到韓義先后心里有些打憷,她被婦女主任等弄了個沒臉后不好意思再多待就離開了。

  婦女主任說道:“咱們村有不少女同志都反應,說自家孩子回家后抱怨這范玉玲講課聽不懂,而且還亂講一氣。”

  高樹文也聽自家孫子說過范老師講課不認真,連教案都不寫。人家何老師講課生動有趣,還淺顯易懂,孩子們都愛上何老師的課。

  顧華陽和何浩博都已經上小學一年級了,他們也回家反應范老師講課亂講,感覺和姑姑講得差遠了。

  顧華陽和何浩博三年級的知識都學會了,所以對于范玉玲的講課還是有一定發言權的。

  韓義先說道:“孩子們的學習很重要,不能因為一個人耽誤了孩子們。村里很快就會有新知青來,到時候把范玉玲換下來就是了。

  下次老師也要競爭上崗,講課不好的不予任用。”

  會計家的小兒子也在上小學,他也不喜歡范老師的課。也回家經常抱怨。

  因為孩子們的集體發聲,讓家長們對范玉玲都很不滿意。

  所以對于把范玉玲換下來,村干部們基本都沒有意見。

  家長們不知道的是這是顧華陽和何浩博暗地里聯合學生們說的。

  顧華陽和何浩博看到范老師在學校總是故意為難姑姑,還暗地里瞪姑姑。

  顧華陽和何浩博覺得范老師不好,而且范老師本來也不好,大家都不喜歡,所以一幫小家伙們就暗地里商量著把范老師趕走。

  他們只是回家跟家長抱怨了一下,架不住孩子們都抱怨,所以范玉玲在大部分家長那里沒有了好印象。她被換下來是遲早得事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