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八十九章 提醒

  韓義先從心底里不希望周正燁和杜雨涵太親近。可是他又不能說出來,因為這沒有理由。

  周正燁一直在找機會和杜雨涵說話,他發現現實中的杜雨涵有很多和他夢里的人不同的地方,現實中的杜雨涵比夢里的更優秀,更吸引人。

  他更喜歡現實中的杜雨涵。這也讓他更加欣喜。

  雖然夢里他們的關系沒有再進一步,他也很少再做那個夢了,但他可以在現實中增進和杜雨涵的關系。

  周正燁待到了吃完晚飯才走,還頗有些不舍的樣子。看的一直在觀察周正燁的韓義先直暗暗攥拳頭,恨不得直接上前擋住周正燁看向杜雨涵的視線。

  杜雨涵此時的心思可不在他們身上,正考慮著進山的事。所以也沒有發現周正燁和韓義先的不對勁兒。

  杜雨涵不在家,劉剛一個大小伙子自然是沒有女孩子心細,家里許多地方都得收拾。

  回到小院杜雨涵收拾了兩天才把家里又恢復了原來的干凈整潔。

  現在的欒城也正是秋收的季節,不過也已經接近了尾聲。這里要比東北那邊秋收晚一些,所以還沒有結束。

  杜雨涵也知道今年的收成不會很好,因為今年的雨水很少,已經影響了農作物的產量,這使得糧食供應也更加緊張了起來。

  杜雨涵出去這一個多月也知道了一些地方的災情比欒城這里還要嚴重,不知道南方的情況如何。

  韓義先倒是給了杜雨涵答案,他一直在關注著這方面的情況,通過和戰友們通信得知南邊許多地方也都因為雨水少欠收了。

  也有一些地方發了大水,災情更嚴重,簡直顆粒無收。

  雖然這種情況不是很普遍,但也不是好現象。

  杜雨涵心里十分有緊迫感,覺得她得加快積攢食物的速度了。

  她把自己采的草藥都收拾好保存了起來,這也是做給韓義先看的,證明她的確帶了草藥回來。

  杜雨涵離開這一個多月也很擔心韓義先的身體,回來的當天晚上就給韓義先把脈檢查了一下,除了腿和以前留下的暗傷還沒有好利索,其它沒什么大礙。

  這次杜雨涵采的草藥有一些就是特意給韓義先治身上的暗傷用的。

  這醫治的方子是她前世從空間里得到的醫書里的藥方,需要的草藥也當然非同一般。而欒城根本買不到那些草藥,所以杜雨涵也一直沒有給韓義先治療。

  這次去東北那邊進山也是有這一方面的原因。

  現在有了需要的草藥,杜雨涵可以開始給韓義先治療一些暗傷了。

  在家收拾了兩天之后杜雨涵就和劉剛一起進山了。現在是金秋時節,山上有許多東西可以收獲。比如野果、蘑菇、木耳等。

  以前每次進山杜雨涵也會注意著采摘一些蘑菇、木耳。今年雨水少,連帶著這些東西也少了許多。

  杜雨涵特意收了許多馬齒莧。這種野菜用開水焯一下然后曬干可以保存很長時間,吃的時候用水泡一下就可以。

  馬齒莧可以做湯、清炒、包餃子、包子、菜團子,味道非常不錯。馬齒莧又有人稱為長壽菜,有非常高的營養價值。

  杜雨涵最看重的就是它保存時間長,可以代替一些糧食,如果在糧食緊缺的時候可以和糧食一起摻著吃,起碼餓不死人。

  真的到了鬧饑荒的時候韓義先這里的糧食也不會太緊張,她考慮的是養父母那邊,到時候她怎么也是要幫一幫的。

  這些野菜就是她給養父母一家寄東西的借口。到時候她準備的其它東西就可以一起寄走了。

  夏天的時候杜雨涵把韓義先和劉剛的棉衣和棉被都拆洗了一遍又做上了。現在天氣好她把所有的棉衣和棉被都拿出來曬一曬。

  現在晚上已經有些涼了,很快夏天蓋的薄被就不行了。她得把厚棉被準備好。特別是韓義先的身體不能受涼。

  小院里的棗樹結了不少大棗,杜雨涵走的時候就囑咐劉剛等棗子成熟了給相熟的幾家送一些鮮棗,其它的都曬成干棗保存起來。

  這干棗營養豐富,她還得留著給韓義先補身體用呢。

  山里的野核桃也成熟了,此時應該已經基本都脫落了,她就帶著劉剛和袁啟文進山全部弄回了家。

  今年的收成不好,很多人都想著進山找些吃的,那幾棵核桃樹難免會被人發現,到時候核桃可就沒他們份兒了。

  今年有袁啟文這個大小伙子加入,他們用了一天時間就把核桃都給背了回來。

  周正燁周末來小院看著石板地上曬著的核桃驚訝地說道:“你們還真能折騰,哪兒弄來這么多核桃?這可是好東西。”

  劉剛說道:“是雨涵在山里發現的野核桃。”

  周正燁也發現了杜雨涵的運氣似乎特別好,總是能發現好東西。

  周正燁也不管幾個小的在院子里忙活就進屋去找韓義先了,今天他有重要的事。

  韓義先正在看書,看到周正燁神情有些凝重地走進來就問道:“出什么事了?”

  周正燁說道:“據可靠消息,蝎子來欒城了。”

  韓義先一聽皺著眉頭問道:“消息可靠嗎?他怎么會來這里?不怕被抓?”

  周正燁有些擔心地看著韓義先道:“我們都認為他是沖著你來的。他很有可能是知道了你的去向。你現在行動不便,他很有可能會來找你報仇。你別忘了他的弟弟是死在了你的手里。

  可惜的是我們的人至今都不知道他在明面上的身份和樣貌,所以有些防不勝防啊。你住在這里一定要小心,我怕他會找到這里來。

  你這里只有劉剛有些功夫,但是如果真正遇到蝎子那樣的敵手他根本就不是對手。”

  韓義先說道:“這你不用擔心,因為上次干休所的事這周圍都有咱們的人潛伏著,我想就是蝎子也不敢輕易范險。”

  周正燁說道:“咱們可不能大意呀。要不然我看這樣吧。以后我干脆晚上到你這里來住好了。也可以就近保護你。等把蝎子的事解決了再說。”

  韓義先下意識地就不想周正燁住到家里來,他說道:“你也不用太擔心,你別忘了,啟文也住在這里呢,家里晚上有啟文和劉剛完全沒問題。白天我想蝎子輕易也不敢來的。”

  周正燁點點頭道:“那就先這么著。晚上你們一定要關好門窗不要大意。等抓到了蝎子就好了。”

  韓義先說道:“剛才那些也都是你們的猜測,也許蝎子沒來,也許他根本就不是沖著我來的。我多注意一些就是了。你也要注意安全,也許你也是他的目標。”

  這次周正燁沒有多做停留,只待了一會兒就開車走了。

  他來欒城也是帶著秘密任務來的,這次又出現了敵特的大人物,他自然是忙的很。

  他今天是特意來提醒一下韓義先注意安全。因為蝎子不是一般的敵人,他是和韓義先有深仇大恨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