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535章:聚功德成金丹

  鳥雀四處捕殺蝗蟲,大量蝗蟲快速消失,百姓看的歡欣鼓舞,到了晚上,鳥雀們累了,飛回山林休息,卻沒人注意,一只蝗蟲從土里鉆出來,看了看四周情況后,展翅向著京城方向飛去。

  這只蝗蟲飛了一夜時間,感覺精疲力盡,吃了一些草葉后又鉆入土里,就這樣,它晝伏夜出,用了三天時間飛到京城。

  飛過城墻后,直接飛到護國寺。

  穿過巨大的寺院,飛到護國寺正殿,在窗戶上停了一下,看到國師正坐在蒲團上念經,飛過去落在國師前面地板上。

  正在念經的國師動作一頓,緩緩睜開眼睛,看向眼前的這只蝗蟲,眼神微微瞇了瞇。

  “你竟然只剩一縷殘魂?”

  伸手送出一道靈力,打入蝗蟲身體,有了這道靈力滋潤,一道殘魂從蝗蟲身體里飛出來,變成蝗神樣子,不過此刻的蝗神只剩一道虛影。

  蝗神看到國師,立刻哭喪著叫道:“國師救我!”

  國師看著蝗神,沉聲道:“為何變成這副模樣,丟了真身,竟然連神位也沒了?”

  “都是那些該死的鳥仙,還有那都城隍。”蝗神哀聲道。

  國師微微一愣,“鳥仙?都城隍?!你詳細說來。”

  蝗神趕緊講述自己的經歷,“我到了河南境內,就按照國師吩咐撒下億萬蝗蟲,孩兒們啃食莊稼,一開始非常順利,我就在一個地方修煉,可過了幾天,忽然感覺吸收到的能量急劇減少,我出去查看,竟然遇到一只有著金丹實力的金鷹,還有一個人和金鷹在一起,自稱都城隍。”

  “他們一起圍攻我,我準備逃跑,他們又召喚無數鳥雀來對付我,我最后不敵,被一只大公雞和一只鴨子硬生生撕碎,痛不欲生。

  好在我修煉了國師教我的分神之法,一縷元神附著在這只蝗蟲身上,混亂中鉆入地里,才得以保存下來。”

  國師瞇著眼睛道,“金丹實力的金鷹,想必是飛仙湖那只金雕,那金雕實力還算可以,本命神通飛行極快,除此再無其他,那號稱城隍的人又是誰,次方世界神明不在,哪有什么城隍?!”

  “我看到他放出的城隍大印了,能感覺到上面的神威,其他我就不知道了。”蝗神低著頭道。

  他一出洞就被圍攻,之后就是逃跑,對江浩的情況了解非常少,只知道這么一點點。

  “城隍大印,難道和你的情況差不多?”國師問道。

  “不知道啊。”蝗神弱弱回道。

  國師思索起來,眼前這個蝗神,其實原本只是一個人類鬼魂,無意中得到蝗神印,死后被神印吸進去,最后竟然讓他煉化了蝗神印,成了此世界新一代蝗神。

  后來有一次這家伙制造蝗災,國師那時為了奪取國家氣運,已經被皇帝封為國師,蝗災后奉皇帝命去除災,遇到這蝗神,最后把他收做手下。

  “你的蝗神印呢?”國師看著蝗神問道。

  蝗神臉上滿是痛苦。

  “被爆了!”

  “他們奪走了我的蝗神印,如今我只剩這一縷殘魂,求國師救我,幫我奪回蝗神印。”

  國師看看蝗神,忽然臉色一沉,“沒用的東西,丟了蝗神印,還留你有什么用。”

  蝗神心神就是一凜。

  國師張開嘴,對著蝗神輕輕一吸,蝗神的那縷神魂向著國師的大嘴飛去,蝗神大驚失色。

  “國師饒我,國師饒我,啊!”

  蝗神的這縷殘魂被國師吸入腹中,瞬間被吞噬,國師抿了抿嘴,感覺滋味還可以。

  “此刻你對我來說一點作用也沒有了,留你做什么。”國師輕聲道。

  隨即他又想到蝗神剛剛說的話,對于鷹王他并不在意,對那個從未聽說過的都城隍,他反而有些擔憂。

  “竟然壞我計劃,我只剩最后一步,不管是誰,敢擋我成仙者,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國師狠狠道。

  “河南蝗災,又冒出一個城隍,想必和那薛驥免不了干系,只要抓住薛驥,一定會查出城隍情況。”

  國師身影刷的消失,而下一瞬,在首輔程國祥書房內,國師身影逐漸顯現。

  “阿彌陀佛!”

  程首輔正在書寫奏折,忽聽身后一聲佛號,嚇得就是一激靈,趕緊轉身,就見國師站在身后,一身黃色僧衣頭戴僧帽,面容莊嚴,程首輔立刻站起來。

  “見過國師。”

  國師看著程首輔,沉聲道:“我聽說,河南薛驥已經滅了蝗災,我現在命令你,不管想什么辦法,一定要給他定罪,拿他入京。”

  程首輔身子一抖:“是,國師,我這就派人去調查,找出他的罪狀。”

  國師身影刷的消失,程首輔這才松了一口氣。

  別人都說國師普渡慈航慈悲為懷,護持國家氣運,程首輔卻知道,國師已經控制了整個國家,朝中大部分人都聽他的,包括他程首輔自己,如果自己敢違背他的命令,估計就會是和那些無故慘死的宰輔一樣下場。

  程首輔立刻叫來自己心腹,快馬出發去河南,調查那邊的情況,看能否找出漏洞。

  兩匹快馬在關城門之前快步沖出東門,向著河南奔去。

  薛驥還不知道,京城正有人在醞釀針對他的一場陰謀。

  此時他正在組織人,準備舉行兩場大型祭祀活動。

  群鳥吃光蝗蟲后,百姓歡呼雀躍,終于感覺又看到希望了,緊接著官府下令,徹底鏟除蝗神像。

  百姓們早就痛恨蝗神,無數百姓跟著衙役一起來到蝗神廟,直接把蝗神像拽出來,人們就是一通狠砸,把泥胎塑像砸的稀爛,蝗神廟牌匾也被摘下來打爛。

  之后掛上新牌匾。

  “鳥仙祠!”

  一共有二十七尊鳥仙雕像。

  百姓們抬著鳥仙像,敲鑼打鼓游街,最后送入鳥仙祠,香火供奉。

  飛仙湖群鳥現在都有神位,頓時感覺吸收到大量香火愿力,一個個喜笑顏開。

  翌日。

  九月九端午節。

  這日各府各縣,由知府縣令親自主持,率領衙門官員無數百姓,到城隍廟進行隆重祭祀。

  城隍本來就是官神,開國皇帝太祖欽定的人神,官府官員祭拜在情理之中,并不逾越違制。

  城隍廟大堂根本裝不下這么多人,所以人群就跪在院中,偌大的城隍廟大院,跪了滿滿的人,甚至一直跪倒外面的街道上。

  開封府城隍廟內,巡撫帶領一眾官員祭祀,叩拜之后拿出一篇祭文誦讀起來。

  “謹以清酌之奠,敢昭告于城隍之神:山澤以通氣為靈,城隍以積陰為德,致和產物,助天育人,人之仰恩,是關祀典。說恭承朝命,綱紀南邦,式崇薦禮,以展勤敬。庶降福四,登我百谷,猛獸不捕,毒蟲不噬。精誠或通,昭鑒非遠...。”

  與此同時,各府縣城隍也都在同時進行祭祀。

  江浩此刻正在客棧小院休息,忽然間感覺一股磅礴的信仰之力,一下子涌入他的城隍大印,隨著城隍大印轉化,變成神力注入江浩神魂。

  這是什么?

  難道是功德!

  還沒等江浩弄明白,下一刻,他就感覺在這股神力帶動下,自己身體里的靈力開始快速運轉起來。

  江浩心里一驚,想起曾經看過的功法和各種成丹秘籍,心說,自己這種情況,是要凝結金丹的征兆啊。

  他趕緊壓下心神,給小狐貍傳音道:“我要修煉,任何人不得打擾,等薛驥祭祀之后,讓他帶領開封城隍府眾人,一起來為我護法。”

  小狐貍原本在外屋,聽到江浩傳音后,立刻會意郎君有大事,趕緊掏出紙鶴,傳音之后放出去,紙鶴會把信息傳遞給開封城隍。

  江浩全身心進入修煉狀態,心神不斷思索金丹秘旨上的成丹要訣,一刻不敢放松。

  所謂結金丹,就是以人體為爐鼎,以體內精氣作藥物,用神魂燒煉,精、氣、神三者凝聚可結成金丹,是為金丹大道。

  靈力瘋狂運轉,天地元氣不斷注入江浩體內,他則以神魂燒煉,同是嘴里念著成丹要訣:

  “凝氣為水,凝水為冰,煉取清鉛補離元,凝神丹穴要真心,乾坤合處歸中道,混沌分見陽與陰,此中見取真鉛藥,一個時辰管丹成...!”

  隨著江浩瘋狂吸收靈力,他體內的靈力逐漸凝結成露珠,從氣態變成液態。

  這個時候絕對不能放松,繼續用神魂對體內靈液進行煉制。

  “陽火投水,云霧升天,收得精華補離元,生成汞火增心力,煉盡坤鉛復純乾,一氣周流終又始,人身運轉在見還...!”

  用神魂煉制靈液,就好比用丹爐煉制丹藥,煉藥者去梗存精,煉丹者去礦留金。

  在神魂煉制下,靈液很快只剩一點金液。

  沙里淘金哪有那般容易,就好比金礦,一噸黃金只能提取出幾克黃金,百萬比一,可見何其艱難。

  他終于知道為什么筑基修士有幾千人,金丹修士卻只有二十幾人的原因了。

  就在江浩體內靈液要耗光時,通過城隍大印涌進來的信仰之力,瞬間轉換成磅礴靈力,沖入江浩體內。

  江浩大喜,功德還能這么用,能轉化神魂之力,也能轉化靈力。

  他立刻催動繼續轉化。

  “天地萬有在虛中,有象無質往來融,一二為三四五轉,總是乾陽運坤風。一見一返有大功,乾坤陰陽道亦同,金烏照耀玉兔美,映顯嬌容日更紅。”

  隨著江浩不斷修煉。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江浩腦海中一聲轟鳴,在他丹田處,好似宇宙坍塌一樣,形成一個漩渦,瘋狂吸收起他提煉出來的金液,那些金液不住匯聚,最后凝結成一顆滴溜溜不停旋轉的金色圓球。

  江浩頓時大喜,他知道,自己的金丹成了。

  而且他還發現,自己的金丹比書上記載的剛剛修成金丹的那些人的金丹要大了不少。

  恐怕有金丹中期大小。

  難道是因為自己吸收的香火之力轉化的太多?

  不過這對他來說絕對是好事。

  哈哈,

  咱的金丹成了!

  ‘金’喻其堅剛不壞,‘丹’喻其圓滿無缺,踏入金丹即為神仙中人,可擺脫凡塵中的五谷輪回,壽增五百載。

  北宋紫陽真人張伯端曾有詩云:

  “一粒靈丹吞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赫赫金丹一日成,古仙垂語實堪聽。若言九載三年者,盡是遷延款日辰。大藥修之有易難,也知由我亦由天。”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