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534章:金錢信仰

  蝗神被雞王鴨王生撕吞吃,在撕扯開的地方,忽然有一股氣盤旋凝結,最后形成一枚小印,盤旋在半空,眾鳥仙愣愣的看著小印,鷹王則看向江浩。

  江浩看到小印,心里有了計較,上前用手接住小印,翻過來看了看,上面雕刻著‘蝗神印’三個字。

  沒想到這家伙還真有神印,想了想收入黃金空間,這東西先留在自己這里,如沒必要他不會放出來,也讓百姓多一點活路。

  雖然消滅了蝗神,不過田野里依舊有無數蝗蟲,而且不止如此,那些蝗蟲吃飽后,在地里產下無數蟲卵,如果控制不好,明年或許還會爆發大規模蟲災,所以江浩命令鳥仙,控制鳥雀盡量把地里的蟲卵也翻出來。

  眾鳥仙領命繼續去干活。

  江浩和鷹王一起回到開封,命人把薛驥叫來城隍府,薛驥見到江浩后躬身行禮,“薛驥見過都城隍大人。”

  江浩點點頭,“給你介紹一下,這是鷹王,我已經封他為太行山神,此次滅蝗蟲的群鳥就是他帶來的。”

  薛驥立刻看向旁邊男子,一身棕袍鷹鼻銳目,薛驥立刻行了一禮,“多謝鷹王出手相助,解河南萬千百姓之憂!”

  “你我都是城隍大人屬下,做此等事本來就屬應該。”鷹王淡淡道。

  看鷹王平淡的樣子,江浩心里笑了笑,這家伙總是一副不茍言笑的樣子,看來給自己定的人設是高冷范。

  或許這就是鷹的天賦性格。

  江浩對薛驥道:“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告訴你,剛剛蝗神被眾鳥仙圍殺,從此世上再無蝗神。”

  薛驥先是一驚,繼而大喜,“蝗神伏誅真是喜訊,從此以后百姓將不受蟲災困苦。”

  江浩搖搖頭,“未必,蝗神是蝗神,擁有操控蝗蟲的力量,可如果咱們不做好防疫準備,蝗蟲多了照樣會鬧蝗災,不過那是蝗蟲的自發行為。”

  “如今民眾和鳥雀都在捕殺蝗蟲,徹底消除蝗災指日可待,不過接下來,你還有很多事情。”

  “這些蝗蟲是邊吃邊交配,然后很快產卵,他們的卵產入地下,如果不清理好,明年孵化出來,很可能再次出現蝗災,所以現在就要想辦法殺滅蝗蟲卵。”

  “更重要的就是救災,如今河南大部分地區受災嚴重,無數百姓下半年到明年開春的口糧都無法保證,如果不解決,依舊會出現很大問題。”

  薛驥深深皺眉,說道:“城隍大人說的這兩件事情屬下也想過,可一時半會兒也沒有什么好方法,尤其是糧食問題,如今河南無糧,怕會有人趁機哄抬糧價。”

  江浩道:“我來的路上想了一下,給你一個大致意見。”

  薛驥立刻躬身,“請城隍大人示下!”

  “關于蟲卵的事情,現在那些被啃食過的土地,幾乎完全絕收,你可以下令,讓百姓用深犁把地翻過來,這樣蟲卵就會暴露出來,或是晾曬,或是讓鳥雀啄食,就能消滅大半,這一點,可以讓鷹王命令鳥雀配合。”江浩道。

  薛驥一聽臉上露出喜色,“此法可行,我回頭就下令讓百姓翻耕土地。”

  隨后又對著鷹王一拱手,“事后還請眾鳥仙出手!”

  鷹王點點頭,“應該的。”

  江浩繼續。

  “第二件事情,關于救災,重點就是糧食,我準備讓朱光、荔枝他們,弄一個商會,去南方采購糧食來,平價賣給老百姓,緩解糧荒問題。”

  “雖然很多人賣蝗蟲賺了些錢,可那些錢想要吃一冬恐怕不夠。”薛驥想了想說道。

  江浩笑了笑,“凡荒政有十二策,備祲,除孽,救荒,發賑,減糶,出貸,蠲賦,緩征,通商,勸輸,興土筑,集流亡。”

  “如今蝗災不日可滅,百姓們之前賣蝗蟲的那些錢,估計夠他們頂上一兩個月的,接下來你可以以巡撫之名,動用府庫銀兩大搞基建,興修水利、修建道路、修建城墻,現在是早秋,時間正好。”

  “還有就是補種,種一些快熟糧食,減緩損失,對一些特別嚴重和困難的,可以減免稅負。”

  “如果還有過不下去的,我準備在河南每府每縣開設錢莊,農民可以在錢莊借貸,利息壓到比借官銀還低。”

  “這幾套方法下來,我相信大部分問題都能解決,至于極個別的,比如鰥寡孤獨,直接接去善堂。”

  薛驥聽后,對著江浩深深鞠躬,“大人,您為百姓想的簡直太周到了,屬下遠遠不如。”

  “你不是不如,也不是想不到這些,只是手里的資源沒我多而已,好了,這些問題解決,剩下就要由你來執行了。”江浩笑著道。

  “屬下定當妥善處理!”薛驥躬身道。

  薛驥的能力非常強,要不然也不會做到巡撫位置,江浩已經鋪好路,執行的事情對他來說完全沒問題。

  “大人,屬下還有兩件事情要匯報。”薛驥道。

  “什么事情?”

  “如今蝗災消滅在即,我準備讓百姓祭拜城隍,以感謝城隍救民大恩。”薛驥說著對江浩躬身。

  江浩想了想,隨即點頭。

  “可以。”

  讓百姓祭祀城隍,不是江浩為了給自己貼金,這個世界所謂人心崩壞,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拋棄了信仰,心里只有自私自利,心眼里只認錢,燒殺搶掠成了平常,禮義廉恥沒了市場,普通人全都變的和盜匪無異。

  如果百姓們信奉城隍,心中有了信仰,風氣自然會有所改善,現在就是一個很合適的機會。

  改變更多人的觀念,讓社會大環境輸出的是正氣,自然就會逐漸驅除煞氣。

  “還有一件事情,就是我準備下令搗毀原先蝗神廟,改為鳥仙祠,以感謝這次鳥仙滅蟲救災。”薛驥繼續道。

  聽到要建設鳥仙祠,高冷的鷹王臉上也動了動,名利名利,名還要在前面。

  江浩點頭,“這次眾鳥仙確實出力不小,建立鳥仙祠,也好讓百姓供奉,以后想來再遇到蟲災,有鳥仙保護自可避免。”

  薛驥和鷹王告辭,江浩土遁出了城隍府,來到開封一家客棧中,小狐貍在這里等他。

  “定!”

  江浩剛一出現,小狐貍就對著江浩拍出一掌,嘴里喊了一聲定。

  江浩一下定在原地。

  一手在前一手在后,睜著眼睛看著小狐貍,張開半張嘴發不出一點聲音,唯一能表達心意的,就是那略帶焦急的眼神。

  見江浩被自己定住,小狐貍高興的直接跳了起來。

  “哇,我終于練成了!”

  胡心月興奮的跑到江浩身邊,張開手在江浩面前晃了晃,亮出手心‘敕’字,笑嘻嘻的道:“郎君來之前,我剛好畫好一個定身咒,郎君現在不能動了吧,哈哈哈哈。”

  小狐貍笑的那個猖狂。

  江浩看著小狐貍,眼神有些焦急。

  “好啦好啦,我現在就給郎君解開。”小狐貍說著,對著江浩一拍,嘴里喝了一聲‘解’。

  江浩沒動,依舊張嘴定格站在那里。

  小狐貍一愣。

  “沒解開?”

  對著江浩再次拍了兩下,“解,解開!”

  江浩還是沒動。

  這下小狐貍有些急了,看著手中‘敕’字,焦急說道:“怎么解不開呢,剛剛還靈的啊。”

  “解!”

  “解!”

  “解!”

  小狐貍連連實驗,就是解不開江浩身上定身咒,江浩眼神越來越焦急。

  小狐貍看江浩樣子,心里更加焦急,眼淚一下子集滿眼眶,“郎君,怎么辦啊?!”

  就在小狐貍焦急不已的時候,江浩忽然動了,一把抱住小狐貍的腰。

  “啊!”

  小狐貍嚇了一跳,尖叫出聲。

  “郎君解了?”小狐貍緩過神來趕緊問道。

  “呵呵呵,你的定身咒,一開始就沒管用,還要多多練習啊。”江浩笑著道。

  小狐貍先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難怪解不開,原來郎君一直在逗自己,剛剛自己就沒有定住他。

  “郎君好壞!”

  小狐貍揮舞小拳頭打江浩。

  兩人在屋里笑鬧一陣,最后氣喘吁吁抱在一起,江浩道:“有一件事情和你說。”

  “什么事情?”小狐貍嬌喘噓噓的問道。

  江浩講了如何消滅蝗神,與薛驥商議救災的事情,最后道:“河南百姓此次受災嚴重,我想把胡家錢莊開到河南來,方便百姓借貸,至于利息調到最低,幫助他們度過此難關。”

  “等到明年事情解決,胡家錢莊必然打出名聲,到時候就是賺錢的時候,岳父的錢莊也能拓展到河南來。”

  之前胡家錢莊只在金華府幾縣有,后來江浩成為城隍后,老狐貍迅速拓展到整個江浙省,實力愈發壯大。

  最主要的是,現在整個胡家產業,是胡心月在當家,老狐貍算是退居二線,專心做他的山神,老狐貍現在一心想著早日突破到金丹境界,甚至長生不老。

  “沒問題!”胡心月一口答應。

  其實這些產業,老狐貍已經和胡心月說過,今后全都歸她,畢竟他就小七一個女兒,而胡心月則把這些產業,已經當做自家郎君的了,郎君想要救濟災民,她全力支持。

  就算賠錢也干!

  況且也未必賠錢。

  至于擴張會不會出現問題,被欺負打壓的事情發生,呵呵,有整個城隍系統做后盾,誰敢打胡家錢莊的主意。

  今后胡家錢莊,不只要在江浙、河南開設,還要開遍全天下,賺到更多錢,展現金錢的力量,給郎君做后盾。

  前些日子江浩和胡心月在家,聊起五通神,為什么五通神那樣的邪神也能有那么多信徒,江浩指出一點,那就是金錢的力量。

  因為五通神有一個來邪財的能力。

  隨后江浩又給小狐貍講起金錢真正的力量有多大,“這個世界上很多人有信仰,而且很多不止一種信仰,但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會信仰金錢。”

  江浩又給小狐貍講如何控制金錢,如何運用金錢,只要把金錢這個利器用好,可以解決百分之九十的問題。

  “怎么控制金錢?”

  “先賺到大筆的錢,多到讓百姓,讓皇帝都要咋舌的程度。”

  “那怎么賺到錢。”

  “錢莊是個好方法。”

  江浩就講起金融運作,如何錢生錢,如何運用金融力量等等,小狐貍聽的激動不已如獲至寶。

  “如果要做,我希望自己做財神。”小狐貍笑著道。

  “呵呵,雷、火、瘟、斗、財、水、痘、太歲,這可是天庭八部正神眾,你家郎君只是個都城隍,可沒能力賜封你做財神。”江浩笑著道。

  “你是城隍,主管人間賞善罰惡,福禍氣運,那我就做城隍奶奶,主管人間財運。”小狐貍道。

  江浩心說這樣安排也不是不可以。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影視世界旅行家》,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