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十六章 小亭

  趙四海的八倍鏡,一直瞄準著宋健躲藏的那株鬼樹,M24每開一槍,需要重新拉動槍栓,這個時間對于普通人來說很短,但是對于已經七級的宋健來說,一兩秒的時間,足以做很多事情,因此雖然趙四海現在還占著先機,但他的心里也是慌的一批,不敢有絲毫放松;

  額頭上的汗水慢慢滲了出來,趙四海也不敢擦,眼看著一滴汗水順著額頭,越過眉毛,朝著眼睛滴了下來,趙四海感覺到眼角有些刺痛,不由自主的抖動了下眼角;

  這個時候,一直瞄著的那株鬼樹,突然左側閃出一個黑影,趙四海下意識的扣動了扳機;

  一聲轟鳴,趙四海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打中了!”

  可還沒等趙四海站起身來,從八倍鏡中,他又看到一個身影,從那株鬼樹的右邊沖了出來,再看剛才命中的東西,竟然只是一件滿是血污的破舊上衣;

  “該死,怎么會這樣!”趙四海一時間有些慌了,連忙拉動槍栓,一枚狙擊子彈頂上了膛,這個時候再瞄準宋健,卻發現對方竟然開始蛇皮走位起來;

  宋健用上衣干擾了對方的視線后,從鬼樹后沖出,開始朝著趙四海所在的位置沖去,一路上走著“Z”字路線,不時的利用樹樁和巖石躲避對方視角,以宋健5點的敏捷屬性,已經可以媲美現實世界跑步用動員的速度了。

  趙四海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想要憑著預判命中宋健。

  宋健身后的一株鬼樹被打出碗口大的一個深洞,趙四海右手微抖,又一次拉動槍栓,尋找起宋健的身影;

嘭,嘭,嘭  木屑亂飛,巖石蹦碎,宋健憑著自己的速度和周圍的遮擋物,躲過了幾次趙四海的攻擊;

  趙四海放空了幾槍后,也開始慌亂起來,看了下包裹欄中只剩下五六枚子彈,趙四海心里一沉,一時間也不敢亂放槍。

  抬頭望了一眼小亭外干涸的中央湖,以及四周幾十米毫無遮攔的空地,頓時放下心來;

  “就算他沖到跟前,這里沒有遮擋物,也只能成為我的活靶子!”趙四海心中暗道;

  狙擊槍子彈實在太貴,趙四海買的還是狙擊槍通用子彈,而威力更大的爆破彈,穿甲彈,趙四海只能過過眼癮,如果不是昨天宋健交易給他三十枚末日幣,就連這幾發子彈他也沒錢購買。

  宋健將外衣扔了出去后,上身浮現出喪尸統領戰甲來,金屬鱗甲在太陽的照射下閃閃發光,看起來宋健就好像一個中世紀的武士,在朝敵人發起沖鋒;

  沖到中央湖邊緣的一塊巖石后面,宋健喘著粗氣休息起來,這短短的幾百米耗費了宋健極大的精力和體力,每一刻都處于生死邊緣之中,就好像在懸崖邊上跳舞,稍一不慎,就會粉身碎骨;

  又吃了一枚“氣血恢復果實”,將自己的氣血值回滿,此時宋健的包裹里只剩下三枚“氣血恢復果實”,剩余的全都消耗掉了;

  “如果不是因為你,我的損失也不會這么大!”宋健心中暗恨;

  氣血恢復果實這樣的東西,在沒有治療藥劑出現之前,簡直就是翻盤的殺手锏,如果不是因為它,宋健也不敢直接朝趙四海沖來,而是趁機拾取了BOSS掉落的物品,趕緊逃走了。

  “來吧,我看你怎么過來!”趙四海瞄著幾十米開外的巖石,心中暗道;

  宋健躲在巖石后面,一時間也一籌莫展,前面一片開闊地,還有干涸了的中央湖,想要進入小湖中央的亭子里,至少要十幾秒的時間,這段時間,足夠對方開五六槍,在沒有遮擋物的情況下,宋健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賭對方的命中率;

  “可兒,你有辦法騷擾他一下嗎,給我幾秒鐘的時間就足夠了!”宋健看了一眼一直跟在身后,距離自己只有幾株鬼樹距離的李可兒問道。

  “emmmm,小賤哥哥,我可以讓小紫騷擾一下他,但小紫攻擊力太弱,恐怕堅持不了多久……”可兒有些為難道;

  “沒關系,幾秒鐘就好……”宋健精神一震,只要有幾秒鐘的時間,他就能沖進距離對方十米距離,到時候,一個地牙突就能教對方重新做人!

  “好吧。”可兒頗有些不舍,小紫剛剛召喚出來,攻擊力極弱,就算是普通人一旦捉住也能輕易的殺死;

  “小紫,攻擊那個家伙!”可兒在心中命令道;

  “啾啾”可兒耳邊傳來小紫的一聲回應;

  趙四海趁著間隙擦了下眼角的汗珠,呼吸不自覺的變粗起來,緊緊盯著那塊巖石,一旦有任何動靜,他都會扣動扳機;

  “他的氣血最多只有一半,我只要命中一槍,就能直接要了他的小命,現在優勢還在我這里!”趙四海心中冷靜分析,自言自語給自己鼓勁;

  就在這時,趙四海突然感覺到,頭頂有一股微弱的勁風吹來,下意識的抬頭一看,并沒有發現什么,再仔細望去,趙四海突然眼睛一睜,那是個什么東西?

  只見距離他頭頂十幾米的地方,有一團透明的空氣,在快速的墜落著,朝著他撲了過來;

  拳頭大小的一團,如果不是趙四海觀察敏銳,很難發現它,這小東西速度極快,還沒等趙四海反應過來,那東西“啪嘰”一聲落到了他的臉上;

  頓時,一股刺痛從他的右眼傳了過來,一個30多點的暴擊傷害,從頭頂上飄了起來;

  系統:李可兒的靈寵“小紫”向你發動了攻擊,你的右眼受到32點暴擊傷害,出現功能性損傷,你的右眼失明;

  “啊,什么東西……”趙四海的身體好似彈簧一般從木凳上彈起,胡亂的揮舞著手臂,護在自己的臉前;

  鮮血從右眼流出,半個臉頰都染紅了,臉上的肌肉因為疼痛開始扭曲,趙四海腦海里一片空白,突然遇到襲擊,讓他一下慌亂起來;

  此時的宋健,如一只出柙猛虎,朝著湖中央的小亭快速的奔襲而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