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十章 賭博

  宋健滿眼羨慕的望著滿地的物品,目光落在了一張散發著綠色光芒的卷軸上;

  “藥劑配方:虛弱藥劑;使用后可制作虛弱藥劑;使用要求:掌握制藥術;虛弱藥劑:對范圍六米內的任一目標進行投擲攻擊,對目標造成10點真實傷害,同時削弱目標防御30,持續60秒;”

  “這張藥劑配方……”宋健指著配方問道:“是從什么地方獲得的?怪物身上爆的?”

  “配方?小賤哥哥說的是這個嗎?”李可兒將這張虛弱藥劑的配方拿了起來,不經意的瞄了一眼,隨手遞給宋健說道:“這個是我賭博賭到的。”

  “賭博賭到的?”宋健雖然有些不好意思,卻還是接了過來,如果是其他東西,宋健估計會推辭,但藥劑配方正是宋健夢寐以求的,因此也是臉色微紅,直接學習了。

  因為滿足使用條件,宋健直接撕開了卷軸,化為一道白光,在技能制藥術下,出現了“制作虛弱藥劑”的字樣,同時還列出了需要的材料;

  制作一份虛弱藥劑,需要一份配藥溶液,兩枚喪尸獠牙,一個玻璃瓶。配藥溶液和玻璃瓶都能在這個酒吧的吧臺購買到,只有喪尸獠牙,需要自己去打怪掉落;

  一枚末日幣可以購買5分配藥溶液,5個玻璃瓶也需要一枚末日幣,也就是說,如果喪尸獠牙足夠的話,制作五瓶虛弱藥劑,只需要兩枚末日幣;

  不過讓宋健感到驚訝的是,制作藥劑還需要一樣物品,就是“藥劑制作臺”,這是一個建筑類特殊物品,一時間,宋健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尋找這個東西,看樣子,制作虛弱藥劑這個事情,要往后延期了。

  想了半天,宋健搖搖頭,將制作藥劑拋在一邊,對于李可兒說的賭博,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要知道,這樣一張藥劑配方,在末日超市,至少價值五百末日幣,類似這個酒吧吧臺的商店中,甚至都沒有賣的,可想而知,李可兒口中的賭博,應該是能夠出產不少好東西。

  眼前這十幾樣藍綠色物品,宋健相信,不可能都是李可兒打精英級BOSS獲得的,說不定里面有一部分,就是靠著賭博賺取來的。

  “小賤哥哥,這個吧臺深處,有一個地下賭場。”李可兒一臉神秘的低聲說道:“里面很多東西都壞了,但是有一臺老虎機是好的,可以使用,這張藥劑配方,就是從這臺老虎機上獲得的。”

  “哦,是嗎,能帶我去看看嗎?”宋健好奇道;

  “當然可以了,不過玩一次需要一百末日幣,或者是一枚喪尸內核,我打的喪尸內核,都用光了,小賤哥哥身上有喪尸內核嗎?”李可兒問道。

  聽到李可兒的話,宋健心里一驚,一百末日幣或者是一枚喪尸內核?那豈不是默認一枚喪尸內核價值一百末日幣?

  這喪尸內核,究竟有什么價值?竟然這么值錢?那張末日超市會員卡,價值一千末日幣?

  “我現在身上有六枚喪尸內核。”宋健看了下包裹欄說道。

  “那就好,可以玩六次,應該會出一件物品吧。”李可兒點點頭說道:“這個老虎機我研究了幾天了,根本沒有規律,就是憑運氣,有時候只需要一兩枚喪尸內核就能出一件物品,有時候,十枚喪尸內核,也不一定給出一枚喪尸內核。”

  宋健眉頭微皺,說道:“那我這六枚是不是有點少了?”

  “看運氣嘛,就算什么物品都沒有得到,起碼小賤哥哥也見識了這個老虎機,以后可以經常來玩啊!”李可兒笑道;

  宋健突然想到一個畫面,李可兒穿的花枝招展,手中拿著一帕手絹,滿臉堆笑,站在酒吧門口,朝著宋健招手道:“來啦,老弟!”

  心中頓時一陣惡寒,將腦海中那一幕驅除出去,宋健跟著李可兒朝著地下賭場走去;

  穿過一條走廊,拐了個彎,兩人來到一處樓梯,順著樓梯上去,來到二樓;

  二樓就沒有剛才大廳光鮮,周圍石灰粉的墻上到處都是裂縫,墻壁上滿是黑褐色的污跡,還有各種顏料涂抹的警告語,看上去亂七八糟,讓人生厭;

  二樓大廳里擺放著幾張賭桌,其中一張不知道被什么給劈成了兩半,剩下的也都落了厚厚一層灰塵。

  在周圍墻壁邊,擺放著各種游戲機,大部分都已經被毀掉了,只有一臺奇怪的老虎機,周圍一圈霓虹燈仍然在閃爍;

  這個老虎機看起來和其他普通老虎機沒什么區別,都是一個液晶顯示臺,旁邊還有一個杠桿,唯一區別就是,普通老虎機屏幕上是三道圖標,而這個老虎機則是四道;

  “小賤哥哥,這里是投幣口,可以塞末日幣,也可以塞喪尸內核。”李可兒興致勃勃的拉著宋健,指著老虎機旁邊的投幣口說道;

  說完,李可兒一臉期待的望著宋健,等待他投幣,不,投喪尸內核;

  宋健微微一笑,摸出一枚喪尸內核塞了進去,老虎機屏幕上四道圖標開始快速轉動起來;

  這些圖標有黃金裝備,卷軸,末日幣,材料,各種各樣的圖標應有盡有;

  “拉這個,拉這個!”李可兒指著老虎機旁邊的拉桿急道;

  宋健呵呵笑了起來,看李可兒似乎比自己還要焦急。

  伸手握住拉桿,使勁朝下一拉;

  “哐當”

  隨著一聲脆響,老虎機屏幕上四道圖標轉速開始慢了下來,最后緩緩停住;

  “謝謝參與!”

  尼妹啊!怎么還有謝謝參與?之所以出現四道圖標,就是為了出現謝謝參與四個字吧;宋健臉上的笑容僵住了,指著屏幕想要說些什么,卻又不知道說什么;

  欺負我沒玩過老虎機嗎?宋健頓時有一種將這個老虎機屏幕砸碎的沖動;

  “繼續,繼續,小賤哥哥,繼續啊!”李可兒似乎見的多了,反而不覺得什么,興致勃勃的使勁拉了拉宋健的衣袖喊道。

  宋健深吸一口氣,平穩了下情緒,從包裹欄中又摸出一枚喪尸內核,塞進了投幣口;

嘩啦啦  老虎機上的圖標立刻又轉動了起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