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二十九章 一個男的而已

  小獨樓的客廳里,再次陷入了奇怪的氛圍之中。

  蘇櫻擔心地看著秦楓,她不知道到底楚水和秦楓之間發生了什么,才導致而這位母親對秦楓的印象極差。

  在蘇櫻看來,楚水是喜歡秦楓的,還是很喜歡的那種的,盡管秦楓這個對女生經驗為零的直男癌患者不知道。

  或者是知道了,但是秦楓確實對楚水沒那種意思,所以一直保持著距離。

  但是不管如何,蘇櫻覺得,就算是秦楓不喜歡楚水,二人也不是情侶關系,可是那朋友關系是實打實的。

  而楚母竟然連這點關系都要拆散,實在是太過分了,不僅是對于秦楓,更是對于楚水。

  同樣,蘇粟也是輕輕拉了拉秦楓的衣角,抬起腦袋擔心地望著秦楓。

  盡管自己不喜歡那個一直纏著這個大豬蹄子的狐貍精。

  可是誰都看得出來秦楓對于楚水那個狐貍精很重要。

  如果這個大豬蹄子真的答應了這個狐貍精的媽媽,那楚水那只狐貍精會不會很可憐啊。

  肖慶蘭也是露出了一副期待的表情,她很想知道秦楓會怎么回答。

  當然了,如果秦楓離開楚水是更好的,反正楚水的條件很好,可以找到更好的。

  而小櫻就不一樣了。

  要找到小櫻喜歡的,又會疼小櫻的,而這個男生又讓人感覺很不錯的,真的太少了。

  “嘖”

  咂嘴聲打破了客廳的寂靜,而這不禮貌的咂嘴聲還是秦楓發出來的。

  楚嬌月皺了皺眉頭,她感受到了對方毫不掩飾的不耐煩。

  “楚阿姨,首先,我不知道為什么你會那么肯定楚水非我不嫁,因為在我看來,楚水雖然對我有那么一點意思,但是在我看來也只是深閨中的大小姐覺得好玩而已,這種情況我在帝都的時候也是見過不少的。

  其次,就算是楚水同學真的是喜歡我,但是就目前來說,我對楚水同學的情感還處于朋友階段,我和楚水也只是普通的朋友關系,所以你要找的也不是我,而是你的女兒。

  當然了”

  秦楓瞇了瞇眼睛,身上所散發的氣場與平時的柔和完全的不同。

  此時的秦楓給人一種堅決的凌厲,更給人一種不可抗拒的意味。

  “當然了,不管您用什么手段對您的女兒,是把她鎖在家里好,或者是讓她直接轉學也好,因為這是您的家事,所以我一個外人也不會管。

  但是如果楚水同學找我幫忙的話,那我就不太能算外人了,我自認為還是可以插一插手的。

  盡管楚水同學平時有些開(煩)朗(人),但對于這個女孩,我還是很喜歡的,當然了,是以朋友的喜歡。

  所以,說了這么多,我想,我的意思應該很明白了吧?”

  楚嬌月微微側過頭:“如果你的父親不是秦天,你還有這種膽量說這種話嗎?”

  “那還用說嗎?那當然是沒有啦可就像是我姐說的,誰讓我命好呢?”

  秦楓說的十分的坦然。

  就算是一旁的肖慶蘭都不由對秦楓翻了翻白眼。

  可是楚嬌月卻是一臉的嚴肅。

  閱人無數的經驗告訴著這個廈海市首富,就算是秦天不是他的養父,他照樣會說出這番話。

  甚至,楚嬌月覺得“幸好”他的養父是秦天,秦家的身份約束了他不能丟掉秦家的臉面。

  否則的話,他說的話可能會更加的過激,甚至當場就要“罵”自己老頑固了。

  楚嬌月也確實猜的沒錯。

  要不是考慮到再怎么說都不能給家里丟臉,秦楓早就罵她一句“吃多了沒事干”“沒事找事”等等了。

  “你知道嗎?你雖然不是秦天親生的,但是你很像他。”

  “為什么我覺得楚阿姨你在罵我?”

  按道理說,自己的養父創造了一個商業帝國,自傳都不要臉的出過了好幾個版本,在別人的眼中是成功到不能再成功了。

  可是為什么,為什么自己總感覺這個楚阿姨在罵人呢?

  怎么感覺她和自己的父親間有一些不得不說的故事?

  要不然到時候去問問?

  “罵他?呵!那個人也值得我罵?”

  楚嬌月冷冷一笑。

  “蘇櫻小妹妹,抱歉在你家中聊起了不那么愉快的事情,如果水兒在學校有任性的地方,還請蘇櫻小妹妹不要與水兒計較。”

  楚母最后瞥了秦楓一眼,再看了看輪椅上的臉色微紅的蘇櫻,最后想起了自己的女兒。

  楚嬌月眼中有著說不出的意味。

  “還真的是和秦天一樣是個人渣啊。”

  輕輕嘆了一口氣,楚嬌月轉身離開,肖慶蘭左右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選擇跟著楚嬌月走了出去。

  秦楓心情有點不好,他就不知道自己的老爸怎么人渣了?

不對,她說自己的老爸是人渣不要緊,因為爸他有時候確實是挺喜歡在媽的面前瘋狂作死而這竟然被爸稱為什么結婚后的調味品  但是自己怎么人渣了?

  “算了。”

  秦楓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反正自己也沒必要在她的心中有什么好的印象。

  “秦楓,你和楚水同學間沒問題嗎”

  感到自己的衣角被拉了拉,秦楓轉過身,看到女孩立起來的畫板。

  或許是女孩覺得自己不該問秦楓的私事,很快就又將畫板按在了勻稱的大腿上。

  秦楓微笑地搖了搖頭:

  “我和楚水間倒是沒什么,只是楚阿姨看我很不舒服就是了,不過這也沒什么關系。”

  蘇櫻纖細好看的手指緊捏著電子筆,女孩還想問些什么。

  可是卻始終紅著小臉低著頭,猶豫而又想要知道“對方是不是喜歡著其他女孩”的表情可以讓人心化。

  在干凈而又顯得有些冷清的街道上,楚嬌月與肖慶蘭并肩而走,二人久久都未說過一句話。

  終于肖慶蘭有些忍不住了。

  “怎么樣?”

  “還能怎么樣?”

  “那個秦楓你感覺怎么樣?”

  “你還說?”楚嬌月氣笑道,“要不是你跟我說秦楓喜歡那個女孩,我會特意去看看嗎?又會遇到秦楓嗎?還發生了那么多事?”

  “可是這樣你不就對秦楓看得更透徹了嗎?不過,別跟我的小櫻搶啊,那個秦楓,我可是幫小櫻預定了,至于水兒,反正你家大業大,還怕找不到合適的?”

  “切!一個男人而已!”

  “哦?當初大學時你也是怎么說的,當時秦天他”

  突然,楚嬌月瞪了肖慶蘭一眼。

  肖慶蘭知道自己說錯話了,趕緊閉上了嘴巴,眼神游離,當作無事發生的模樣。

  楚嬌月也沒有繼續追責肖慶蘭,只是輕輕嘆了口氣,眼眸看著蔚藍的冬日天空,不禁自語:

  “明明只是一個男的而已”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