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P文學
 
關鍵詞:長生不死  武動乾坤  異界魅影逍遙  重生之賊行天下 靈羅戒 弄潮
您當前所在位置:PHP文學>> 玄幻小說>>我奪舍了魔皇

292.左右互搏

更新時間:2019-06-05  作者:八月飛鷹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奪舍了魔皇 PHP文學" 或者 "我奪舍了魔皇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我奪舍了魔皇 292.左右互搏
心神分出部分進入黑鏡中,陳洛陽停留在“左眼”,望著眼前繁星一樣的存在,沒有第一時間動作,而是沉思起來。

魔尊在紅塵下諸天地,包括神州浩土在內,都立下藩籬障礙,這對眼下的陳洛陽來說,自然是好事。

但并非萬無一失。

要盡快積蓄自身實力的同時,做好應對突發情況的準備。

雖然眼下還不能確認這位姓唐的魔尊到底人在哪里,但既然自己有了這么一重便利,就要設法將之兌現才好。

不過這其中存在個問題。

這位魔尊大人,有沒有隨身的弟子仆從一類的人存在?

或者說,有沒有直接聽命于他,守著他閉關的直屬勢力?

就像陳洛陽自己剛剛來到神州浩土的時候,身邊有魔教眾人一樣。

有熟悉的人自然不利于冒充。

但有這些人在中間,現在身為“魔尊”的他,則可以發號施令,在自己真正具備相符的力量前,影響紅塵,把權威和地位變成實實在在的東西。

可是從目前對紅塵了解的情況來看,這位姓唐的魔尊,似乎并沒有貼身弟子或者直系傳承?

紅塵里每個人提起至尊雖然都敬畏有加,但整體局勢像是群雄割據的模樣。

魔尊本人閉關隱世不出的情況下,紅塵里各大頂尖圣地各行其是,雄踞一方,但沒有哪家明顯蓋壓天下領袖群倫。

這就讓陳洛陽感覺有點難辦了。

堂堂“魔尊”,想耍一下威風都沒有對象,屬實寂寞。

在他還沒有找到辦法顯圣人前的時候,他跟紅塵里南楚、小西天、天河、血河、苦海等圣地中間,隔了一層,影響力無法直接施加到楚皇、小西天方丈等人身上。

所以陳洛陽一直在謀劃,在彼此之間,建立起一道橋梁。

不過,不能操之過急。

一定要穩妥才行,否則很容易被別人發現他的秘密。

燕明空、韓莓等人便是初步嘗試,借助她們,通知紅塵中人一個消息。

魔尊大人出關了。

但這其中分寸把握,著實困難,陳洛陽絲毫不敢大意,否則很容易被人直接找到幕后的自己。

一切只能徐徐圖之。

但現在又多出一個“樹屋”來,陳洛陽更勞心勞力的同時,卻也感覺自己活動空間大了不少。

姑且算是有利有弊吧。

借助“樹屋”來主動尋找魔尊。

同時,另一邊則有魔尊直接掌握的燕明空等人。

兩條線一起前進,必要的時候甚至可以左右互搏,最終營造出魔尊重臨紅塵,但隱于幕后的形象。

至不濟,兩邊吃拿卡要給自己謀好處,效率也高得多。

陳洛陽思索良久之后,注意力重新放到眼前那些“星辰”上。

此刻,所有星辰都是白色的。

陳洛陽明白,在自身修為實力突破至第十五境后,他可以真正選取第四個乃至更多的人,將對方帶到這片虛空下,而不是自己唱雙簧假扮。

具體現在能掌控多少人,陳洛陽眼下還不確定,但他不急著拉新人。

他此刻的注意力,更多放在,自己能否更深入的掌控這“左眼”?

陳洛陽細細揣摩片刻后,心中漸漸有數。

他看向之前的燕明空三人。

象征她們的三團星光,此刻正起起伏伏。

看似一模一樣,但陳洛陽能很清楚的分辨出三個人誰是誰。

不過眼下,代表燕明空的那枚“星辰”,正與另外兩團星光糾纏,一如當初陳洛陽將她和韓莓第一次帶來時的情景。

看樣子,是正在跟人交手,并且遭受圍攻。

陳洛陽沒有第一時間插手,而是細細觀察了片刻。

半晌后,他終于動了動念頭。

并非把燕明空或她那兩個對手帶到自己面前。

而是直接在紅塵中移動燕明空。

就見象征燕明空的那團星光猛然晃動了一下,但仍然被那兩團星光糾纏。

看來直接移動是不行的……陳洛陽心中一邊思索,一邊第二次動念頭。

這一次,象征燕明空的星光驟然變大,被直接帶到陳洛陽面前。

他這次吸取當初第一次時的經驗,沒有動燕明空那兩個對手,將之留在原地。

在那兩人的視角下,則是虛空中突然裂開一道縫隙。

然后燕明空便即消失。

那詭異的虛空縫隙也馬上愈合,讓他們想追都來不及。

如此場面,自然讓人詫異,完全摸不著頭腦。

而燕明空已經不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情,鎮定如恒,看著自己同另外三團星光一起來到熟悉的黑暗世界里。

在陳洛陽將燕明空帶來這里的時候,韓莓跟那個青牛觀嫡傳的年輕道士趙日眠,也都一并被帶來。

當然,他也沒忘了自己的小號“玄四”

韓莓看見燕明空,便即笑道:“我聽說了呦,你正被追殺,是不是已經快要堅持不住了?你真該感謝這里的前輩,依我看,你下個任務的獎勵,就拿這救命之恩抵消了吧?”

名喚趙日眠的年輕道士聞言,心中微微一動:“這兩個女子,看來認識,其中一個是那個韓莓,另一個正被追殺的話,會是誰?”

燕明空聽見韓莓的話,完全沒有回應的意思。

虛空中則響起那低沉而又威嚴的神秘聲音:“從玄一開始。”

他這次沒有別的話,直接開始發布命令。

燕明空、趙日眠被紅光籠罩,只剩下韓莓還留在面前。

韓莓眼睛轉了轉:“前輩,我上次經受您布置任務的考驗,還沒有完成,南楚的人,仍然在追查我,您看這…………”

陳洛陽言道:“無妨,就也算作第二重考驗的一部分好了。”

韓莓頓時泄了氣,無奈點頭:“好吧。”

“屬于你的第二重考驗,去青鋒山,將山頂一株青果樹連根拔起。”陳洛陽吩咐道。

韓莓聞言,直接愣住:“拔樹?”

陳洛陽言道:“不錯,限時七天完成。”

韓莓回過神來,臉上露出牙疼的表情。

青鋒山,她之前有所耳聞。

那是一個魔道門派,在紅塵界里算中等規模,跟圣地無法相比,也比一般的名門大派要弱,不過堪稱一方豪強,門中也有不少高手。

這其實無所謂,比青鋒山還強的勢力,韓姑娘也是闖過的。

進出青鋒山,拔一棵樹,對她而言沒有難度。

唯一值得注意的問題在于,這個青鋒山素來依附血河一脈,是血河非常聽話的小弟之一,血河一脈平日里也時不時會照拂一二。

此次任務的難點,看來就在這里了。

韓莓倒是不懼,但就是覺得太陽穴疼。

因為事情未免太無聊了。

拿啥不好,就拿一棵樹?

“敢問前輩,哪里一共幾株青果樹,您要的又是哪一株?”韓莓無奈的問道。

她這一問,其實還真把陳洛陽給問住了。

陳大教主當然不是真的無聊到為了一株普通的樹就大動干戈。

要這株青果樹的原因在于,之前血孤村就是這里,無意中得到那枚竹簡模樣的神秘符詔。

陳洛陽通過這第二枚符詔,化生出創命神樹。

但他很快發現,這株神樹隱隱有點問題,似乎缺了些什么。

雖然招呼李故城的時候沒什么問題,但不利于自己以后繼續謀劃更多。

出于解決問題的考慮,陳洛陽花費了黑壺里部分血紅瓊漿,查詢血孤村的信息資料。

對方生平經歷最后一句話,自然是顯示他被陳洛陽干掉了。

陳洛陽關心的是對方得到這枚神秘符詔的過程。

然后便發現,血孤村是在此前偶然路過青鋒山留宿做客的時候,無意間在山上一株青果樹下,發現這枚符詔。

青鋒山是血河一脈的附庸,血孤村作為血河嫡傳,上級視察下級,住一晚上,倒沒啥奇怪的。

看樣子,青鋒山此前應該沒有發現符詔所在,結果白白便宜了血孤村。

而血孤村雖然那一駕馭此寶,但知道寶物不凡,于是悄悄收好,秘而不宣。

最后到頭來,則是便宜了陳洛陽。

不過這符詔常年埋藏在青果樹下,似乎也有了變化。

解鈴還須系鈴人,陳洛陽懷疑,問題可能還是要到那株青果樹下去尋找。

他自己眼下無暇去紅塵界青鋒山,唯有給其他人布置任務。

“樹屋”那邊本身同神樹有關,為求保密,還是不要動那邊的人手為妙,于是陳洛陽便將任務吩咐給星空這邊的韓莓。

不過韓莓的問題問得好,陳大教主也不知道是哪一株青果樹啊。

看血孤村的生平信息,只能看出他在樹下撿了符詔,卻根本沒提一共幾株樹,到底哪一株樹下。

不過,陳洛陽在召喚韓莓等人來這里之前,便仔細思考過。

有符詔在,這株青果樹肯定不一般。

之前符詔沒有力量氣息外流,所以果樹應該沒有特異之處,否則青鋒山上的人應該早就發現問題,不會輪到血孤村撿便宜。

但現在符詔不在了,原先的均衡被打破,則那株青果樹很可能出現變化,甚至枯萎。

只不過,陳洛陽不好直接這樣提示韓莓,萬一就只有一棵樹呢?

“你去了青鋒山,一看便知。”

最終,陳洛陽如此吩咐道。

我奪舍了魔皇 292.左右互搏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奪舍了魔皇 PHP文學" 或者 "我奪舍了魔皇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奪舍了魔皇目錄  |  下一章
全站強推小說編號
所有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