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P文學
 
關鍵詞:長生不死  武動乾坤  異界魅影逍遙  重生之賊行天下 靈羅戒 弄潮
您當前所在位置:PHP文學>> 玄幻小說>>我奪舍了魔皇

264.我教你們如何用人

更新時間:2019-05-28  作者:八月飛鷹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奪舍了魔皇 PHP文學" 或者 "我奪舍了魔皇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我奪舍了魔皇 264.我教你們如何用人
司徒功宏話沒說完,謝沖一對白眉就已經皺起來。

所謂一力護持神州,意思自然是紅塵總教那邊把事情全攬下了。

其他勢力要對神州浩土不利,紅塵古神教總教就源源不斷填人下去。

如果不滿足于神州浩土一個戰場,那就紅塵界里直接開戰也在所不惜。

這話已經說出口,戰到底的決心就很明確。

但這其中一個前提,毫無疑問是神州浩土的古神教完全歸宗,統一聽紅塵總教那邊安排。

這其中影響最大的人,毫無疑問是陳洛陽這個教主。

讓他前往紅塵,其實就是調離神州浩土的意思

公正來說,并不一定就是壞事。

更可能是一種交換。

主要看,總教那邊接下來如何安排陳洛陽。

他不禁開口說道:“紅塵有心回護神州,老朽等人足感盛情,只是不知本教教主去了紅塵,總教那邊又如何安排?”

對于謝沖口中的稱謂,司徒功宏并沒有糾正的意思,他微笑答道:“謝老先生莫非擔心陳先生會被投閑置散嗎?這實在多慮了,陳先生年輕有為,統一神州一方天地,實力與才干都萬萬中無一,在紅塵也是難得俊杰,教中當然不可能閑置如此人才。”

謝沖白眉緊皺,絲毫不見舒展。

他現在有點明白,為什么是青龍殿的人下來神州,而不是一般負責處理內務的白虎、玄武二殿中人。

敢情是,總教那邊要把陳洛陽安排在青龍殿?

謝沖在那邊消息再閉塞,也知道這樣安排明顯有問題。

陳洛陽目光無喜無怒,只是居高臨下,靜靜看著下方紅塵界來的青年。

司徒功宏被陳洛陽盯著,面色依舊沉穩。

他不疾不徐的說道:“依神魔聯會的商議,最合適陳先生的職司,毫無疑問,是進入神魔宮。”

謝沖聽了,皺緊的眉頭略見舒展。

神魔宮,乃紅塵古神教教主直屬的力量,能被選拔進入其中,無不是教主親信心腹。

包括如今四殿首座在內的大多數紅塵總教高層人物,都是先入神魔宮歷練,然后才外放。

當然了,陳洛陽進去了,會否被外放出來,會否得到重用,是不一定的事情。

但這至少算是正常程序,表明他進入紅塵總教最高層的培養梯隊里。

只要不是教主本人看他不順眼,那就不至于出現陳洛陽尷尬掛在里面不上不下的情況。

從神州這邊目前了解到的情況來看,總教教主對陳洛陽沒有偏見,反而還有些賞識。

哪怕陳洛陽再野心勃勃,不甘人下,目前對總教教主來說,這些都可以算作有上進心的表現。

會忌憚他的人,是那些競爭下一任教主的高層強者。

但這些人,影響不到神魔宮。

謝沖正這么想著,卻聽司徒功宏繼續說道:“但教主他老人家,眼下正閉關,陳先生要入神魔宮,必須有教主本人首肯才行,神魔聯會也做不得這個主。”

陳洛陽手指輕輕敲擊座椅扶手,仍然沒有說話。

謝沖則皺眉說道:“所以,總教的意思是,你們青龍殿那邊……”

司徒功宏點頭:“本殿青龍第四宿的位置正好出缺,陳先生可先暫代此位一段時間,待教主出關后再做安排,本殿首座亦有心舉薦陳先生入神魔宮。”

謝沖面沉如水。

雖然知道紅塵總教強者如云,但如此安排,簡直近乎于當面羞辱!

在謝沖印象中,如果是王飛、陳初華、聶廣源這類心思深沉善于忍耐的人,或許沒什么。

可對于一貫高傲的陳洛陽來說,這更像是一種嘲弄。

謝沖老而彌辣,也感覺氣往上頂。

他當即開口說道:“敢問這是總教青龍殿首座的意思,還是整個神魔聯會的共同決定?”

雖然脾氣火爆,謝沖還留有幾分冷靜。

此刻他看似無禮搶先插話,但無形中為自家教主留下幾分回旋余地。

如果是自家教主跟總教直接硬頂起來,結果就徹底不可收拾了。

司徒功宏言道:“自然是神魔聯會的共同決定,謝老先生方才這話不知從何問起?”

謝沖的話開始不客氣起來:“恕老朽冒昧問一句,總教前任青龍四,是因為什么原因出缺?”

司徒功宏坦然答道:“為神教犧牲,戰死沙場。”

謝沖點點頭:“義士壯烈,老夫佩服,不過這里多問一句,這位教中兄弟,能否做到一戰中搏殺小西天、南楚皇朝和魔佛一脈嫡傳五人?”

他直視司徒功宏:“觀司徒先生修為境界,老朽相信前任青龍四,修為境界絕不會低,不過老夫所言,是指跟他同境界的其他圣地嫡傳。”

司徒功宏并不介意,反而微微一笑:“我明白謝老先生意思,陳先生之前一戰打出我神教威風,我亦有所耳聞。

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才會安排他直接暫代青龍第四宿的位置。

按照以往慣例,該是青龍五補青龍四的位置,我補青龍五的位置,青龍七補我的位置,新任青龍七宿之一,接青龍七之位。

此規例,不以修為境界而破例。

唯有后序者立下大功,方才會調整。

陳先生這次,正是因功破例。”

謝沖聞言,幾乎氣極反笑。

敢情,還要謝謝你們,感恩戴德?

司徒功宏微笑看著謝沖,不急不躁。

只不過,他知道自己真正打交道的人,并非面前的白發老者,而是那個高居座上的黑衣青年。

司徒功宏時刻在暗中留心對方的反應。

嚴格說來,他們這邊的一番安排,在程序上挑不出問題。

戰死的前任青龍四,同陳洛陽都是第十四境的武帝。

只不過有個差別在于,前任青龍四可沒資格修煉神魔血這樣的蓋世神功。

事實上,就算神魔宮里的人,也大多沒資格,只有最出類拔萃的幸運兒,才有那么幾分指望。

整個紅塵總教上下修成神魔血的人,也就那么有限的一小撮人。

似陳洛陽,完全是異數中的異數。

在紅塵古神教內部,陳洛陽這樣住持紅塵下一方天地的存在也不是沒有。

性質,就相當于外舵護法。

外舵護法調回內四殿,如果不是四殿首座或者殿中第一宿的話,基本都算貶斥,這倒不假。

不過對陳洛陽這個處理,只是“暫時”而已,所以程序上也沒問題。

入神魔宮,必須教主親自允許,這也沒疑問。

在教主出關前,這條道都不用考慮。

教主當初閉關時,怕是也沒料到陳洛陽在魔佛一脈嫡傳之外,還同時惹了小西天跟南楚皇朝。

雖說這兩家都是古神教的老對頭,但一次性把矛盾激化到這個份上,也實在不是隨便誰都能干得出來。

當然,此前大家也都沒想到,陳洛陽這么能打。

如何處理他,成了一個叫所有人都感到棘手的問題,又不能完全置之不理。

弄成當前局面,對大家都尷尬。

但司徒功宏知道,包括自家首座在內的很多人,其實都暗中滿意這個局面。

所以才有了自己此行。

如果對方忍了這一口氣,那么這個青龍四的位置就專門等著他了。

不要也沒關系,那就真的在紅塵界投閑置散,沒其他合適地方能安排他。

一切等教主出關以后再說。

相信那時候,這個年輕人還是有機會入神魔宮,然后在教主安排下,等待得到實職重用的機會。

沒機會則專心習武,受教主親自培養。

那其實也無妨。

都是大家一起曾經走過的軌跡路線,接下來大家繼續憑本事競爭好了,自家先發優勢終歸實實在在。

可問題是,這個陳洛陽,他忍得了嗎?

如果陳洛陽主動跟總教鬧翻,那真是最好不過了。

不管是放任他不管,先讓小西天、南楚等勢力收拾他,還是自家親自動手,都不會有任何問題。

司徒功宏面對謝沖,同時等待陳洛陽的反應。

他面上淡定自若,其實心中緊張到無以復加。

陳洛陽如果動怒,他這個青龍殿跑腿的,很可能成為遷怒的對象。

這人如果再暴躁一些,說不定就殺他司徒功宏祭旗,跟總教決裂了……

司徒功宏當然不想真的死了。

陳洛陽出乎意料,在中土洛陽城而不是更靠近虛空門戶的南荒古神峰見他,讓司徒功宏想跑都沒指望。

這種情況下,這位青龍六的心思變活泛起來,認真考慮,如果真逼到最后地步,自己要不要給陳洛陽交個底。

除了青龍四以外,還有一個外舵護法的位置可能留給他。

總教那邊一個外舵,跟紅塵下一方天地主持者的份量,其實也相差不多。

勉強算是平調。

只不過從一個自己極為熟悉,親下一統的鐵桶江山,被調到一個全新地方重新奮斗,怎么說都還是虧了。

但相對于寄人籬下,含有幾分羞辱意味的青龍四來說,這至少仍然是獨鎮一方。

后一個法子,是神魔聯會中,立場相對中立的人提出。

但歸根結底,大家都不希望陳洛陽繼續留在神州浩土。

那意味著這方天地永遠獨立于外。

既然如此,紅塵總教管他干嘛?

一前一后兩個法子,也算先抑后揚,討價還價了。

只不過,青龍殿的人,更希望造成陳洛陽不聽后一個辦法就直接翻臉的場面。

司徒功宏正考慮自己該如何拿捏分寸的時候,上方陳洛陽終于開口。

“紅塵那邊,其實是想我去白虎殿嗎?”

司徒功宏一怔。

這哪兒跟哪兒啊?

雖然白虎殿的大佬也想你完蛋,可現在關白虎殿什么事兒?

“若非如此,何必送個犯死罪之人來我面前?”陳洛陽說著,直接伸手,五指握拳。

“雖然我無意白虎殿,但既然紅塵不會用人,我順手做個示范好了。”

我奪舍了魔皇 264.我教你們如何用人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奪舍了魔皇 PHP文學" 或者 "我奪舍了魔皇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奪舍了魔皇目錄  |  下一章
全站強推小說編號
所有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