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P文學
 
關鍵詞:長生不死  武動乾坤  異界魅影逍遙  重生之賊行天下 靈羅戒 弄潮
您當前所在位置:PHP文學>> 玄幻小說>>我奪舍了魔皇

217.支柱的崩塌

更新時間:2019-05-19  作者:八月飛鷹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奪舍了魔皇 PHP文學" 或者 "我奪舍了魔皇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我奪舍了魔皇 217.支柱的崩塌
某種程度上,對中土神州的武者來,大夏皇朝覆滅,禹京城變作洛陽城,對眾人的士氣雖然有打擊,但其實還到不了變天的地步。卓越全本

準確來,魔皇擊殺刀皇,展現出遠超以往的實力,繼而統帥魔教掃蕩異族席卷神州,對大家的觸動,可能比夏朝覆滅還要更大。

但即便如此,有些不愿意屈服于魔教的人心中,希望仍然不曾破滅。

這最后的指望,便在于劍閣,在于劍皇陶忘機。

成名數十年,一直是中土正道第一高手。

那件地處巴州偏僻山間的閣樓,這么多年以來,也一直是中土神州的武道第一圣地,大家心目中的中流砥柱。

似乎只要劍閣還在,一切就還有希望。

縱使眼前魔氛滔天,但仍然有撥亂反正的契機在。

之所以魔皇擊殺刀皇,比魔皇毀滅夏朝對人信心打擊更大,原因便正在于魔皇展現出比昔日決戰劍皇時更強大的實力。

但作為心中最后一點亮起的燭光,大家都更愿意保存一線希望,寄希望于劍皇陶忘機經過高原那一場決戰后,也跟魔皇一樣有巨大的進步。

如此一來,則還有再決高下,一爭勝負的機會。

是以,神州浩土上雖然現在衣服萬馬齊喑的模樣,大家都在魔教統治下瑟瑟發抖。

但不少人心中還暗藏希望。

對這種心態,魔教高層強者,洞若觀火。

陳洛陽對此的看法則是

夏帝李元龍這個九五之尊當的,確實有點尷尬,難怪他處心積慮,憋成那份模樣。

如果要在神州浩土找一個對劍皇陶忘機觀感最復雜的人,恐怕非李元龍莫屬。

一面,借對之力幫助自己北抗異族,南擋魔教。

另一面,只要有對在,他話就不是最算數的那個。

這其中的滋味,恐怕只有李元龍自己才最清楚了。

嚴格來,劍皇陶忘機和劍閣,相較于他們的威望來,處事作風其實已經非常低調,對夏朝和李元龍更表示極大的尊重。

一定程度上,營造出夏帝始終是神州共主,而劍皇更像神支柱的局面。

但可惜,對于帝皇來,心胸寬廣,只適用于向他們臣服的人。

是雄心壯志的帝王,是如此。

當然,人跟人之間多少存在一些差異。

不巧的是,李元龍可能在這面的野心和統治欲,格外強烈。

或許,劍皇陶忘機先死,李元龍后死,臨終前他會有些不一樣的感受。

但那注定只是一個無法驗證的假設了。

而對于現在的神州浩土來,大夏皇朝覆滅,劍皇尚在人間,一切情況就還沒有落到最壞的地步。

很多人心中,還有希望。

但這次,這信心仿佛也遭受了動搖。

劍閣,直接被魔教拆了招牌。

老壽雖然不知道自家教主找劍皇的真實目的,但他準確把握住了陳大教主要讓事情廣為天下人知的心思。

所以,他不論去劍閣摘牌,還是扛著匾額離開劍閣前往海,一路上都高調至極。

從巴蜀到蓬萊,一路橫穿中土大地。

事情鬧得沸沸揚揚,近乎人盡皆知。

別習武之人了,甚至連一些喜好熱鬧的世俗百姓都知道了這件事情。

于是整個神州浩土,很快都沸騰起來。

雖然在魔教威儀下,沒人敢反對質疑,但免不了一陣議論紛紛。

大家都在猜測,魔教此舉,到底意欲何為?

這動作,是否明,劍皇要回歸中土了?

而魔皇如此舉動,是給劍皇的戰書嗎?

時隔一月,劍皇和魔皇之間,難道要再來一場決戰嗎?

大家眾紛紜的同時,有些人心情極度復雜。

劍皇回歸中土,當然是大好事,一直以來都在盼著這一天。

但是魔皇的反應,主動下戰書,則表現出充足的信心,這讓大家對這場對決的結果,又心里沒底,患得患失。

不少人此刻的心情,當真是喜憂參半。

此刻,地處神州大地中心,豫州境內的洛陽城外,正有一個中年男子,正遠遠望向。

在那里,老壽剛剛高調離開。

中年男子目光沉靜,默不作聲。

他左手摸向自己的右臂。

在那里,沒有右手,而是齊腕折斷的傷口。

傷口已然愈合,但中年男子此刻卻感覺那里仿佛在不斷抽動,傳來尖銳的痛感。

這痛楚,讓他腦海中不斷回想起先前自己手腕被封閉的虛空門戶夾斷時。

中年男子面不改色,徐徐邁步,一幅若無其事的模樣,走進洛陽城。

陳洛陽聽了老壽弄出的動靜后,滿意的點點頭。

這正是他想要達到的效果。

一面,便那個叫程虎元的貨聽到消息。

另外一面,也讓劍皇陶忘機避無可避,務必應戰這一場。

只要他傷勢沒有大礙,這一戰他不可能拒絕。

再低調,再正派,再平和,那也是一位第十四境的劍道強者,數十年來的神州第一劍客。

傷勢無礙的情況下面對如此挑釁,要是不接戰的話,那以后也都別拿劍了。

倒是那個程虎元,他會上鉤嗎?

陳洛陽反倒比較拿不準這一點。

對有可能會再等一波。

這次魔皇同劍皇決戰,仍然按兵不動。

反正魔佛始終杵在那里,黑蓮佛境不斷侵吞周邊區域,魔教和他們遲早有一戰。

這個程虎元如果特別保守謹慎的話,這次不定仍然會暗中觀察。

陳洛陽對這個人的性情作風仍然了解有限,只能通過此前已有的一些行為來推斷猜測。

如果那只斷手的主人真的是程虎元,那他對陳洛陽心中的恨意,會否影響其判斷,要依對性格而定,這有可能出現完相反的結果。

從他目前的表現來,陳洛陽傾向于估計對會比較謹慎的行事。

這一次同劍皇一戰,未必能釣得對出手來攻。

不過,只要能釣得他觀戰,對陳洛陽而言,便達到目的。

對謹慎,反而不會放過這種親眼確定他陳大教主實力深淺的機會。

正思索間,陳洛陽接到來自青龍殿的密報。

洛陽城中,出現身份不明的高手出沒的痕跡。

陳洛陽接到消息后,面色不改。

有意思了,這個程虎元,也在打草驚蛇試探嗎?

陳洛陽猜想,對是想要試探他陳大教主在乎什么,不在乎什么。

截至目前為止,魔皇給外界的印象,都是心高氣傲,唯我獨尊,霸道桀驁,并且心狠手辣。

其在魔教內部威嚴很重,手下人不敢行差踏錯,否則便可能遭受嚴厲的懲罰。

目前從情感上來看,除了當初應青青似乎惹人懷疑外,外人看不出魔皇特別在意誰,或者對誰青睞有加。

偏偏應青青眼下還失蹤了,下落不明。

程虎元了解這些情況后,對陳洛陽,難免會形成一個獨夫的印象。

如此一個人,指望他付出“生”字天書作為代價,去換回誰的命兒,明顯不太現實。

人質要挾,沒有合適的對象。

如果要在“生”字天書和某樣西之間做權衡,或許整個魔教基業可以算上?

但想要摧毀魔教,不是一個兩個地就行的。

一路屠殺過去沒有意義,那樣子很容易被陳洛陽找到攔截。

程虎元現在,是在故意試探,想看看陳洛陽到底在意什么,會在意到怎樣的程度。

不過,如果他真的是個謹慎的人,反而不會輕易出手,頂多蜻蜓點水似的一沾即走。

他也擔心,有些西是陳洛陽故意擺出來的陷阱,引敵人上鉤。

在程虎元心中,現在他最大的優勢,是敵明我暗,陳洛陽或許已經知道有他這么一個敵人的存在,但對他無從了解。

只要自己心一些,便不會有問題。

自己稍微露出一點假破綻,魔教就會聞風而動,緊張起來,便他觀察動向。

可惜事實跟他的想法有點偏差。

陳洛陽對他了解確實不多,但也沒那么少。

程虎元的一些動作,落在陳洛陽眼中,反而讓其思路想法,來明顯。

相對而言,對他的實力和武底細,反而了解最少陳洛陽心里琢磨著。

眼下這場面倒是有意思。

程虎元這邊,他大致已經能把握住對的動向和思路,但對其擅長的絕一無所知。

魔佛傳人那邊,對他們的絕絕招,有個大概了解,但其他情況卻一片空白。

那黑蓮佛境明顯有古怪,黑蓮籠罩下的人神思不屬,魔教部眾很難直接從人口里審問出消息,還要心自己別暴露,或者被魔音灌耳蠱惑,是以在黑蓮佛境獲取情報極為困難。

陳洛陽眼下也唯有慢慢等了。

不過最新來的消息,頗為耐人尋味。

黑蓮佛境的擴張減慢了。

黑蓮的力量沒有削弱,只是其腳步變慢。

這更像是其決策上的變化,沒有先前那么急迫激進,而是趨向于保守穩定變化。

轉折點,就在于燕明空那一戰。

這意思是燕明空取得戰果超出原先判斷,還是魔佛一脈想法另有改變?

是不是魔皇同劍皇一戰的消息也傳過去,讓對同樣起了隔岸觀火的念頭?

我奪舍了魔皇 217.支柱的崩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奪舍了魔皇 PHP文學" 或者 "我奪舍了魔皇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奪舍了魔皇目錄  |  下一章
全站強推小說編號
所有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