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P文學
 
關鍵詞:長生不死  武動乾坤  異界魅影逍遙  重生之賊行天下 靈羅戒 弄潮
您當前所在位置:PHP文學>> 玄幻小說>>我奪舍了魔皇

159.你什么廢物都收啊?

更新時間:2019-05-04  作者:八月飛鷹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奪舍了魔皇 PHP文學" 或者 "我奪舍了魔皇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我奪舍了魔皇 159.你什么廢物都收啊?
大夏皇朝在冀州的州牧治所,并非冀州第一大城。

冀州最大的城市,最繁華的中心,乃是太歲幫總舵所在的津海城。

就像這里有黑白明暗兩套秩序一樣。

太歲幫主導的地下秩序,才是冀州真正的主宰。

不過眼下的津海城和太歲幫,前所未有,風雨飄搖。

在魔皇同刀皇約定決戰后的第二天傍晚,津海城出現驚人的異象。

西半邊天空,落日余暉,火燒云密布,赤紅的晚霞絢爛多彩。

但突然,東半邊天空,竟然也被火光染成一片紅色。

一朵幾乎覆蓋大半個津海城的火紅祥云,以遮天蔽日之勢,降臨這方天地,正位于太歲幫總舵上空。

冀州霸主,太歲幫幫主“太歲”洪覆,同他的左膀右臂,幫中二把手毛文鋒,一起走出總舵,神色嚴肅看著上空火紅祥云,感受其中恣意的龍威,緊盯云中若隱若現的炎龍身影。

還有炎龍背負的巨大宮殿。

“迎不迎,都無妨。”

宮殿中,傳出魔皇陳洛陽淡漠的聲音。

太歲二人聽了,心中都是一沉。

魔皇這句話,其實便已經擺明了態度。

這一次,就是殺人立威來了!

他不會接受太歲投誠。

別人或許還罷了,但太歲本人必死無疑!

太歲最后一點僥幸心理,這一刻也被徹底打破。

他靜靜站在原地,仰望天上火紅祥云,心中頗為慨嘆。

之前一念之差,結果便是天地之別。

現下想補救,甚至都為時已晚。

一步踏錯,便步步落后。

現在再想當機立斷不再猶豫,對手卻不給他機會了。

“陳教主要趕盡殺絕,老夫雖然不才,但也唯有力戰到底了。”

太歲徐徐說道。

一旁的毛文鋒聞言,則有些擔心的轉頭看過來。

卻見這一刻的太歲,神情反而徹底安然。但目光中則流露出決絕之色。

“幫主,您莫非要……”毛文鋒低聲道。

“既然避不過,那便索性放開顧忌吧,好歹有一個轟轟烈烈的結尾,方才不負老夫多年威名。”太歲平靜說道。

天空中傳來陳洛陽的聲音。

“多年威名?前幾天你親自南下來本教圣域,本座或還能高看你一眼。”

太歲深吸一口氣,沒有說話。

他掌心中,多出一只小瓷瓶,掌心勁力一吐,瓷瓶瞬間化作齏粉。

其手心里,只剩一枚血紅色的丹丸。

就在這時,天地間的熾熱,突然為之一清。

遠方,仿佛有一道強悍的刀意,化作颶風席卷,如刀一般切斷火紅祥云散發的熱力。

然后,一個黑點從天邊出現,由遠及近,快速變大。

地上的太歲和毛文鋒二人,呼吸都微微一窒。

他們眼看著那黑點變作一頭無必龐大的巨鷹,雙翼展開如移動的烏云,載著幾個人影來到津海城上空。

巨鷹頭頂當先一人笑聲遠遠傳來。

“你果然到了!”

一個大漢,身上一件皮氅,腰懸酒壺,赫然正是異族族主,刀皇宇文峰!

在他身后,“天狼”博撒爾、“魔狼”巴昆等異族高手,面面相覷,都心叫僥幸。

剛聽說魔皇親自統軍北上,自閩州魔域而出進入浙州,自家族主就判斷對方可能會一路狂飆不停,把冀州作為首要目標,哪怕為此放過江州、魯州。

于是完全不考慮太歲這個冀州之主的想法,刀皇立即動身出發也一路直沖冀州。

果然魔皇已然趕到。

要不是族主當機立斷,也全速沖來津海城的話,這里怕是已經換了主人。

一眾異族高手心境平復下來。

當然了,現在也要換主人。

或者應該是,冀州換個主人已經是注定的事情。

只不過,是換成他們塞外八部,漠北皇庭!

赤龍皇輦上,魔教眾人則都微微蹙眉。

刀皇居然也這么快就趕到冀州津海城來,讓魔教的突襲計劃落空了。

雖然他們不懼,但拿下太歲幫,和跟異族全面開戰,無疑是兩個難度。

之所以搶先拿下冀州,清掃太歲幫防止其北投異族,就是為了把異族堵在北大門外。

異族搶先占據冀州,強龍與地頭蛇合流,有太歲幫配合的話,能很快穩定掌握當地情況。

魔教再想拿下冀州,難度將大幅上升。

至少,可能付出很多原本不必要的辛苦。

而更關鍵處則在于,雙皇之戰,會否因此提前?

“閑著也是閑著。”赤龍皇輦上,陳洛陽用很輕松的口吻說道:“有人進犯本教圣域,本座自然要一一回禮,洪覆他是第一個,但不會是最后一個。”

“太歲”洪覆目光中復雜之色一閃而過。

掌心中暗藏的血紅丹藥,被悄悄收起。

生機的曙光重新在他眼前出現,讓他生出幾分指望。

如果有活下去的希望,他當然不想就此結束。

只可惜,再無法像先前那般逍遙。

這些年,因為大夏皇朝和異族都想拉攏他,彼此牽制,所以才能左右逢源。

但現在,魔教教主已經言明不接受他的投誠,一定要拿他腦袋祭旗。

太歲便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托庇于異族族主,指望對方幫忙抵擋魔教教主。

冀州,確實要換主人了。

他辛苦打拼多年的太歲幫,即便不煙消云散,也勢必不能像以前一樣繼續在冀州橫行。

從一方霸主,到寄人籬下聽人差遣,這樣的落差讓太歲尤其難以接受。

若不然,當初也不會拒絕魔教招攬。

可現在,他不得不接受。

唯如此,或許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太歲這次沒有任何猶豫,當機立斷,向異族族主宇文峰恭敬一禮。

“早聞族主神功蓋世,氣度恢宏,今日得見,老朽心下佩服不已,望能投入族主麾下,聽候差遣,還請族主收留。”

既然做了決定,他便索性將姿態徹底放低,不再抱有任何保留或者僥幸心理。

“洪老來投,朕當然歡迎。”宇文峰也絲毫不含糊。

巨鷹振翅間,靠近那團火紅祥云。

炎龍皇輦上,陳洛陽并無過激反應,像是完全不為所動。

他靜靜坐著,手指輕輕敲擊座椅扶手。

看似淡然自若,其實心思電轉,腦海中瞬間浮過諸多念頭。

自己一身傷勢,已經恢復很多。

現下,基本能自如發揮第十三境,真形境界的實力。

同時,還有兩招第十四境層次的“祝融”打底。

憑借神魔血和神武魔拳的威力,對面如果是閉關前的刀皇,他不說穩勝,但也有底氣直接對剛。

但刀皇宇文峰一場閉關下來,實力明顯比閉關前更上一層樓。

雖然當初只驚鴻一現,但陳洛陽對此有清楚認識。

如果這場雙皇對決提前的話,黑壺里的血紅瓊漿眼下還不足以套出刀皇宇文峰的信息。

自己之所以北上大開殺戒就是為了增加勝利的籌碼。

現在籌碼還沒到手,且不說提前開戰勝負結果如何,這一戰后,萬一再有其他威脅或者突發狀況,自己是否有余力應變?

但今天之事要是就此輕輕放下,那堂堂魔皇也顏面掃地了。

而且,對面的刀皇宇文峰會不會因此生出懷疑,改變原有態度?

陳洛陽心中飛快思索。

最后不緊不慢開口,只有一句話。

“你什么廢物都收啊?”

他聲音聽不出怒意,反而流露出幾分漫不經心的態度。

刀皇宇文峰聽了這話,眉毛輕輕揚起:“朕麾下的兒郎,都是豪杰與勇士,洪老投我漠北,不會辱沒他。”

陳洛陽淡淡說道:“早二十年前的洪覆,能入本座的眼,但現在的他,不過一條心氣盡喪的守家犬罷了。”

下方地面上的太歲聞言,面無表情。

上空巨鷹背上,“天狼”博撒爾和“魔狼”巴昆等異族高手面面相覷。

他們沒有說話,但心中卻都有相同想法。

魔皇的話,略顯刻薄。

如今的太歲確實年事漸高,但仍然是神州浩土最頂尖的武王強者,登臨第十二境,溫養的層次多年。

雖然一直沒能跨過那道天塹登臨武帝之境,但武帝之下的強者,他這么多年來一直都是最頂尖的那批人。

幾十年來,除了武帝強者,沒幾人敢說自己能穩勝太歲掌中那桿一丈三尺長的太歲槍。

太歲幫如今的基業,雄踞北地多年,都是他自己一刀一槍親手拼回來的。

現在的幫中第二高手,大總管毛文鋒那個事后都還不知道在哪兒呢。

異族高手大都桀驁好斗,但以他們的心氣也要承認,太歲投身漠北,能穩穩壓在其頭上的異族高手,滿打滿算能不能湊齊三人都難說。

不過,相較于從前的雄才大略,氣魄逼人,最近這些年來的太歲,確實給人不如從前,垂垂老矣的感覺。

也不知道是否多年修為停滯不前始終無法突破至武帝層次,以至于折損了其信心和銳氣。

或許他的一身武道實力還在,但昔日雄心壯志似乎已經消磨殆盡,做事開始瞻前顧后,只想守住自己冀州一畝三分地的獨立王國,眼力和決斷都下降,昏招頻出。

大不如前的太歲,似乎真不再是曾經那個雄踞一方的黑道霸主了…………

“洪老,你自己怎么想?”宇文峰問道。

我奪舍了魔皇 159.你什么廢物都收啊?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奪舍了魔皇 PHP文學" 或者 "我奪舍了魔皇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奪舍了魔皇目錄  |  下一章
全站強推小說編號
所有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