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15.機會,本座從來只給一次

  青龍三心里打鼓。

  宋倫入蜀相助華嚴寺,擺明站在魔教對立面上。

  讓他獨自一人來見魔教教主,他如何敢來?

  難道不怕教主當場干掉他嗎?

  但看著陳洛陽淡定自若的模樣,青龍三唯有低首道:“謹遵教主諭令,屬下這就給龍爪十七傳信,只是若想保密不驚動旁人,可能需要些時間。”

  “無妨,去辦吧。”陳洛陽揮揮手。

  青龍三當即告退。

  屋內再無人,陳洛陽雙手搓搓臉頰。

  時間入夜,陳洛陽來到宮殿門口,望向遠方。

  黑夜中,遠方地平線上,有個方向,亮起朦朧金光,在群山間若隱若現。

  那里正是金頂所在。

  華嚴寺歷代高僧修行,日積月累,讓金頂上常年佛光不滅。

  進入黑夜,光芒比白天時更明顯。

  方圓百里地方,似乎都能隱約聽見佛唱梵音。

  那佛光吸引安撫周圍信眾心靈,同時也成為金頂的一重保護禁制。

  華嚴寺主場作戰,還是有點地利優勢的。

  當然,他一家無法抵抗魔教進攻,全靠同道中人支援。

  第二日天明時分,上官松再次出戰。

  這次有洪巖幫襯,他輕松一些。

  張天恒和王獨豹與上官松不對付,更樂意看笑話。

  但他們二人帶領大隊人馬現身,對面就不得不分心提防。

  上官松因此更輕松一點。

  可即便如此,他和洪巖兩人,也顯得勢單力孤。

  陳洛陽站在孤峰大殿中,遠遠望著戰場,心中感慨萬千。

  這兩位反對他的元老派,來得真是太妙了。

  否則陳大教主都不好解釋,自己為什么不親自上陣,直接單手抹平金頂。

  現在,不論敵我雙方,都只會以為他借正道中人的手,故意敲打教訓上官松、洪巖二人。

  七長老、洪護法當先鋒的價值,正體現在這里。

  兩個好人啊……陳洛陽心底笑得很無良。

  他視線掃視周圍群山。

  不止一個武王動手,波及范圍廣闊。

  整個戰場巨大,覆蓋方圓數十里。

  除了戰場核心的上官松等人,外圍也有其他魔教中人,與敵廝殺。

  這里有魔教嫡傳弟子。

  也有投靠依附魔教,奉命行事的其他中小勢力。

  魔域廣闊,除魔教弟子外,也有很多歸順魔教的人討生活。

  這次三大護法隨教主遠征蜀州,除了各自分舵魔教弟子外,那些依附魔教的勢力也要出人出力。

  但看數量,仆從軍還更多。

  平時在魔教統治下討生活,如今自然要賣命。

  陳洛陽細細看他們動手,不禁心有所感。

  丙級勢力的一派掌門,一幫幫主。

  甲級勢力華嚴寺的嫡傳弟子。

  魔教嫡傳弟子,如青龍殿下屬的龍鱗四十五等人。

  論修為境界,其實差不多。

  都是先天武師,第四境先天到第六境合一。

  但龍鱗四十五,又或者華嚴寺嫡傳的小和尚,年紀都不過二十歲上下。

  遠比丙級勢力的幫主年輕。

先前在甘露山莊聽匯報  同為丙級勢力的掌舵人,青雷門門主前不久剛死在龍鱗四十五手下。

  現在這個丙級勢力的幫主,同樣被龍鱗四十五碾壓。

  雙方境界雖相同,各自修習的武道卻天差地別。

  這個丙級勢力的幫主,棍法狂猛暴烈。

  在蜀州當地某個郡里,或許也算頗有名氣。

  但他的對手,龍鱗四十五施展的武學,卻是魔教三十六密傳之一的太陰破日爪。

  龍鱗四十五直接空手入白刃,血肉之軀,去硬抓對方能打碎山巖的巨棍,將其擊敗。

  而魔教三十六密傳絕學,個個強大,太陰破日爪只是其中之一。

  甲級勢力華嚴寺的嫡傳鎮山絕技,還能與之對抗一二。

  乙級勢力和丙級勢力就完全沒得看了。

  結果那年輕和尚同龍鱗四十五激戰一番后,終于還是棋差一招落敗。

  后天武者、先天武師如此。

  武宗,乃至武王也是同樣。

  魔教嫡傳,基本都是同境界下最頂尖的人物。

  甚至能以下克上。

  唯有少數武道圣地的傳人,才能勉強對抗。

  陳洛陽一遍看下來,雙方大戰,己方隱隱還占上風。

  只是兩邊領軍人物的對決,上官松有些狼狽。

  但對面的人一點也不輕松。

  只要看見遠方群龍環繞的孤峰大殿,他們就壓力巨大。

  陳洛陽看著看著,身上玉佩鳴響一聲。

  他回應一下后,金剛很快出現在面前。

  “稟教主,您先前在甘露山莊吩咐的東西,下面人已大致收集齊全,只有兩樣目前尚無下落,正命人加緊尋找。”金剛稟告道。

  灰衣老者老福追蹤應青青離開,他原先的差事就由跟在教主身旁的金剛接手。

  陳洛陽問道:“少哪兩樣?”

  金剛報了名。

  并非煉制十轉歸元丹所需。

  而是他掩飾視線,照著《神州奇珍異志》隨便加進去的東西。

  煉丹所需之物,已經齊了。

  “沒找到的東西,加緊尋找,剩下的,送來本座這里。”陳洛陽吩咐道。

  金剛行禮道:“是,教主。”

  對方退下,陳洛陽繼續望著戰場。

  開戰至今,已經出現不少死傷。

  黑壺中的血紅瓊漿,在漸漸增加。

  陳洛陽目睹此情此景,面無表情。

  或許是因為前世就親眼見過鮮血和死人?

  還是因為他們離自己太遠了?

  此刻他發現,心情遠比預想中來得平靜。

  這時,青龍三來報:“稟教主,龍爪十七回信,宋倫想要求見教主。”

  陳洛陽留意到對方目光中還包含幾分難以置信。

  看向陳洛陽的視線,越發敬畏。

  宋倫竟然真的主動送上門來了!

  陳洛陽面色不變,很淡定的說道:“他有把握瞞過其他人?”

  “他說明晚應該可以。”青龍三匯報道。

  陳洛陽“嗯“了一聲,他早查過附近地圖,便即吩咐道:“那就明晚,距此向西百里外的高陽山頂,命他在那里等本座。”

  青龍三答道:“謹遵教主諭令。”

  稍微頓了頓,他略有些遲疑的說道:“教主,有還不肯定的情報表示,劍皇可能親臨金頂,您看這會不會有圈套?”

  “來了,那就再打一場好了。”陳洛陽淡然道。

  青龍三連忙叩首道:“教主神威蓋世,是屬下多嘴了。”

  陳洛陽面上雖然淡定,但等到了第二天晚上赴約的時候,金剛請纓同行,他也沒拒絕。

  那巨大的龍車,動靜太大,此刻自然不合用。

  但手下人早備好軟轎,抬著他前往高陽山,完全不用他自己跑路。

  轎子到了高陽山頂落下,山上只有一間破廟。

  隨行的金剛轉著看了一圈,皺眉道:“教主,看不見宋倫。”

  陳洛陽坐在轎子里沒動。

  他想了想后,說了句模棱兩可的話。

  “機會,本座從來只給人一次。”

  陳洛陽的聲音輕描淡寫。

  像是在說給躲在某處的人聽。

  又像是在回應金剛先前的話。

  金剛聽后,面露獰笑:“謹遵教主諭令,宋倫膽大包天出爾反爾,本教上下定不會放過他。

  您在這里稍等片刻,我這就跟上官老兒、小張、洪石頭他們一起攻金頂。

  華嚴寺的賊禿都先放放,首先把宋倫揪來這里,聽候您發落。”

  “咳咳……言重了,宋某為求保密,在觀察四周,以防隔墻有耳,因而現身慢了一步,實非有意怠慢陳教主,得罪之處,還望陳教主海涵。”

  金剛話音未落,這里突然響起另一個聲音。

  然后,就見廟里亮起一盞燈火。

  燈光搖曳處,映照出一張蒼白的面孔。

  金剛臉上笑容消失。

  他死死盯著廟里的人。

  以他修為,黑夜白晝并無分別。

  方才雖不亮燈,也將破廟里外查過一遍。

  卻沒發現對方。

  燈光映照出一個中年男子清癯俊朗的面龐,看上去像個飽學文士。

  然而金剛認得,這看似文質彬彬的中年男子,正是神州浩土有數的黑道豪雄。

  渝州之主,五色堂堂主,“九命飛龍”宋倫。

  金剛心中戒懼。

  對方實力,可能更在慧覺法王之上。

  自己方才那番話,可有點托大了。

  宋倫不焦不躁,起身出了破廟,來到轎子前,拱手說道:“五色堂一直與貴教為善,今次宋某來金頂,只是做做樣子,應付一下其他人,并無與貴教為敵的念頭,請陳教主明鑒。”

  陳洛陽沒出轎子,只淡淡問道:“僅此而已?”

  宋倫言道:“宋某與麾下五色堂的兄弟,并無殺傷貴教弟子,今后也不會。”

  “這可遠遠不夠。”陳洛陽說道。

  宋倫問道:“不知陳教主有何見教?”

  “收起你的小心思。”陳洛陽言道:“本座已說過,你只有一次機會。”

  宋倫平靜說道:“陳教主神功蓋世,宋某向來佩服,只是五色堂的基業乃父祖所留,破家值萬貫,宋某不敢出讓,否則九泉之下無顏再見先父……”

  “誰?滾出來!”金剛這時突然暴喝一聲。

  他知恥而后勇。

  除了留神宋倫以外,又重新仔細檢查整座高陽山。

  結果,還真有了發現。

  一道璀璨劍光飛天而起,懸于半空。

  劍光微微收斂,現出一個青年人的身影。

  宋倫目光一閃:“原來是劍閣三先生到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