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殺神力刀王(下)

  看著那遠古莽牛展現出來的恐怖力量,劉官玉等人俱都心驚不已。

  那力量,實在是太狂暴,太無匹!

  蔡加權的身形,飛過五六丈的距離,方才憑借高明的身法,堪堪落在地上。

  恐怖的余力,卻仍令得他連退兩步,這才站穩。

  “好厲害!”蔡加權抹了抹額頭的冷汗,忍不住暗自驚心。

  那遠古莽牛,卻仍是毫不停頓,向著眾人狂沖過來。

  蔡加權眼中閃過一絲決然,身形再度前沖,迎著那雷霆而來的遠古莽牛而去。

  激蕩的勁風吹拂,蔡加權衣衫獵獵作響,頭上黑發迎風飄舞。

  “蔡師兄真是勇氣萬千!”趙滿堂看著蔡加權小小的身形,向著龐大如山的遠古莽牛沖去,心下也是佩服不已。

  面對如此狂猛的兇物,并不是每個人,都能有如此勇氣!

  蔡加權高高躍起,堪堪達到遠古莽牛一半的高度,手中樸刀閃過一道寒芒,挾著凌厲萬分的威勢,狠狠的向著遠古莽牛暴擊而去。

  遠古莽牛身軀不停,旋風一般向前疾沖,見得樸刀斬來,頭顱一低,猛然向前甩出。

  頭上那一根略彎的牛角,便好似一柄鋒銳的彎刀,挾著一股猛烈的惡風,迅雷般斬向襲來的樸刀。

  “鐺!”

  暴響聲中,蔡加權只覺一股巨力,猶如排山倒海而來,洶涌奔騰之勢,霸道兇殘之威,沛莫能擋,兇不能拒。

  霎時之間,胸中一口熱血逆涌,氣悶難耐,雙手虎口更是一陣劇震,立時崩裂,鮮血直流。

  整個身形剎那間向著斜后方彈射而出,直直的朝著左側的山崖壁撞去。

  這一下撞實,非得迸裂不可。

  “蔡師兄小心!”楊曉麗驚叫出聲。

  劉官玉和李超超臉上俱都露出一絲緊張神色。

  好個蔡加權,千鈞一發之際,強忍劇痛,身軀一展,基本恢復平衡,旋即手中樸刀反手一揮,倏地刺向山崖壁。

  強勁的沖力,令得樸刀一沒至柄。

  緊接著運轉所有的內力,聚于背部,形成了一張堅韌的內力網。

  “呯!”

  下一刻,他的整個身形,以背部為中心,狠狠地撞擊在了山崖壁上。

  巨響在峽谷回蕩,揪緊眾人心腸。

  蔡加權只覺全身似已碎裂,錐心的劇痛,令得他差點立時暈厥。

  剛才一撞之下,內力網頃刻間支離破碎,但卻也為他擋去了大部分的沖擊力,否則,恐怕早已被撞成一堆爛泥。

  眼皮似有萬斤之重,他用盡全身之力,不讓自己雙眼閉上。

  他知道,一旦閉上雙眼,恐怕再也沒有機會睜開。

  單手吊在刀柄上的他,感覺到極度的虛弱,平時力量巨大的右臂,此時卻難以支撐整個身體,仿佛隨都會掉下去一般。

  那遠古莽牛一角將他擊飛,仰天狂吼一聲,似乎發出得意的笑聲,旋即四蹄翻飛,踩著一串轟隆隆的巨響之聲,猩紅的雙眼似乎鎖定了蔡加權,直直的向著他沖撞而去。

  那滔天的威勢,仿若要將這山崖崩斷。

  形勢萬分危急!

  趙滿堂一見,霎時間臉色一片蒼白。

  “楊師妹,我擋一下遠古莽牛,請你救人!”李超超沉聲說道。

  話音未落,人已迅雷般沖了出去,手中的樸刀,倒拖身后,閃爍著凜冽的寒光。

  “好!”

  容顏靚麗,身材苗條的楊曉麗,性格也是豪爽大方,沒有絲毫拖泥帶水,答應一聲,肩頭一晃,已是閃電般沖了出去。

  但見她身形有似微風拂柳,速度卻快得驚人,幾個縱躍,已然來到蔡加權前下方。

  而此時,遠古莽牛亦是沖到了近處。

  眼見又有兩個小不點前來挑釁自己的威嚴,心中怒火更甚,碗口大的巨眼迸射出凜冽的兇光,口中發出悶雷般的咆哮,震得峽谷轟鳴不已。

  頭顱更是微微一沉,那只可怕的彎角,迸射出鋒利無匹的寒芒,挾著狂暴猛烈的威勢,雷鳴電閃般直沖過來。

  李超超只覺眼前一暗,似乎有一座山峰閃電般傾砸過來,聲勢駭人至極。

  但此時救人要緊,容不得他退縮。

  眼中閃過一抹精芒,感受了一下傷勢未復的左臂,丹田內的功力傾瀉而出,倒拖的樸刀陡然高舉,朝著遠古莽牛的腳掌暴斬而下。

  李超超清醒地知道,他自己肯定擋不住遠古莽牛,他能做的,就是盡量拖延一點時間。

  給楊曉麗創造更多的救人機會。

  遠古莽牛的右足,如一根擎天巨柱,掃蕩而來,李超超的樸刀,正斬在那寬大的腳背之上。

  那滿布鱗甲的腳掌,似乎比金鐵更要堅硬,被樸刀斬中,竟有些微的火花濺射而出。

  李超超只覺一股巨力掃來,傷勢未復的左臂,再次鮮血迸濺,整個身形,猶如一枚出膛的炮彈般倒飛而出。

  但經過李超超這一擋,遠古莽牛的速度,終歸是慢下來一些。

  楊曉麗腳尖點地,沖天而起,來到蔡加權身旁,右手一伸,拉住其左手,兩人身形立時急速下墜。

  幸好這二人,輕身功法俱都高明無比,腳尖在山崖壁上輕點一次,已是飄然落地。

  此時李超超倒飛的身形也已臨近,楊曉麗松開蔡加權的左手,輕輕一縱,右掌倏地搭在李超超右肩上,勁力奔涌而出,想要化解其沖勢。

  卻陡然感覺到,一股洶涌澎湃的巨力,排山倒海而來,威勢狂猛,不能阻擋。

  楊曉麗立時化剛力為柔力,身形飄然連退數步,終于是將沖力完全化解。

  而那遠古莽牛,已然距離三人不足兩丈,龐大身形帶起的颶風,吹得三人發絲飄舞,衣服獵獵作響。

  “跑!”

  三人對視一眼,同時起步狂奔。

  身后,遠古莽牛龐大如山的身軀,轟隆隆如滾雷一般追來。

  三人的速度,卻是比遠古莽牛快了一些,眨眼間已回到劉官玉身邊。

  見蔡加權受傷頗重,劉官玉立時拿出一粒培元丹和一粒萬復丹,逼著蔡加權服了下去。

  靈藥入體,傷勢立時得到緩解。

  “李師兄,你左手傷勢怎么樣?”劉官玉問道。

  “還行,只是傷口崩裂而已,不用擔心我。”李超超說道。

  “那遠古莽牛沖過來了!”趙滿堂叫道。

  “劉官玉師兄,現在怎么辦?”楊曉麗問道。

  “我推斷這遠古莽牛,肯定不是那些蒙面人的手筆,而應該是比賽內容之一,如此一個龐然大物,相信加分不會少,而且救張師兄勢在必行,我們一定要過這峽谷。所以,我們打打看。”劉官玉說道。

  “好,那我們就打打看。”李超超說道。

  “我攻遠古莽牛頭部,正面吸引它的注意力,楊曉麗和李師兄攻它小腿以下部位,動搖其支撐,如此上下合擊,也許可收奇效。”劉官玉說道。

  “小師弟,我們兩個干什么?”蔡加權問道。

  “你們已然負傷,就暫時不要參加戰斗了,現在的任務就是沿著峽谷回撤,距離我們至少二十丈遠。”劉官玉說道。

  “好的小師弟,我們這就回撤,既然幫不了你,就不成為你的負擔。”蔡加權說罷,拉了趙滿堂便走。

  與此同時,劉官玉和楊曉麗李超超三人,同時向著遠古莽牛沖去。

  二者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那股駭人的威勢也就越來越明顯。

  “就讓我來會一會你這遠古兇物吧!”

  劉官玉心中涌起萬丈豪氣,雙眼閃爍出逼人的精光。

  一頭黑發無風自動,全身散發出一種意氣飛揚的絕世氣質。

  如果他還在沖天小城,如果他沒有遇到師尊,如果他沒有遇到摩天圣主,那么,他看見這種遠古兇物,絕對只能退避三舍,有多遠逃多遠。

  但是現在,他早已不再是那個,掙扎在生死線上的少年,他已拜入仙門,他已學得諸多神功絕技,在修仙路上,他已經邁出了堅實的步伐。

  就把這一頭遠古莽牛,當作他即將踏入借天境的磨練吧!

  三個人,幾乎同時發動了進攻。

  楊曉麗閃電般欺近遠古莽牛,口中嬌叱一聲,渾身氣勢陡然暴漲,手中長劍一擺,嗡鳴聲乍起,劃過一道優美的圓弧,閃電般斬向遠古莽牛的右腳背。

  但聽空中“哧”的一聲,虛空似被這一劍割裂而開,發出極其尖銳的響聲。

  遠古莽牛右足一抬,朝著鋒銳的長劍彈踢而出。

  “呯!”

  一聲巨響,勁風激蕩,塵土飛揚。

  一股絕猛的力量疾沖而來,楊曉麗的身形,立時被擊得倒飛出去。

  劉官玉精木棍一舉,腳尖點地,身形騰空而起,竟躍起兩丈多高,凌空一棍猛然砸下。

  遠古莽牛巨大的雙眼之中,閃過一抹極度不屑的神情,頭一低,再一擺,猶如利刃般的獨角,猛然橫掃而出。

  風雷之聲迸發,層層殘影閃現。

  棍角相擊,巨響驟起,激蕩的氣浪狂飆四射。

  劉官玉的身形猛然倒飛而出。

  此時李超超亦是閃電般一刀,狠狠斬在遠古莽牛的左足背上,雖未造成多少傷害,但也將其速度降低些許。

  但他的身形,亦是如炮彈般倒飛而出。

  一個照面,三人全部被一擊而潰。

  遠古莽牛疾沖而來。

  三人再度猛攻而上,卻是再一次被擊飛。

  但三人卻是越敗越勇,攻勢更加暴烈。

  第五次被遠古莽牛擊飛之時,李超超噴出了一口鮮血。

  第六次被擊飛時,李超超已是腳步踉蹌,站立不穩。

  第七次被擊飛時,李超超拋飛落地,半天站不起來。

  當他費力站起時,遠古莽牛狂沖而來,已然不足兩丈。

  李超超樸刀一舉,正準備前沖,其側后方的虛空一陣波動,暗殺者的身形閃現而出,長刀挾著風雷之勢,迅捷絕倫地斬向李超超。

  暗殺者臉露獰笑,這一刀,必斬李超超。

  但李超超卻突然做出了一個,完全出乎他意料的動作。

  只見李超超的身形猛然身前撲倒!

  完完全全的撲倒!

  與地面來了一個親密接觸。

  撲倒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議,仿佛早有準備一般。

  暗殺者正自詫異,便感覺到眼前一亮。

  一道璀璨奪目的光芒,剎那間照亮了整個峽谷。

  一股絕世無匹的威勢,瞬間將他完全籠罩在內。

  那道光芒快得無法用言語形容,剛剛出現,便已至眼前,直奔他咽喉而來。

  暗殺者驚駭欲絕,魂飛天外。

  自動護體的防護罩瞬間開啟。

  一陣紅光自胸前迸發,頃刻間形成一個紅色的光罩,將暗殺者護住。

  那道光芒擊在紅色的防護罩上,就聽得“啵”的一聲,防護罩被一擊而穿,旋即碎裂消散。

  一陣黃光閃爍,又一個黃色的防護罩剎那間成形,擋在了那道光芒前面。

  又是一聲輕響,黃色的光罩破碎。

  那璀璨的光芒更近。

  暗殺者臉色剎那間變得蒼白,沒有一絲血色。

  濃郁的白光閃爍,暗殺者身上,瞬間被一層液體般的白光覆蓋。

  厚厚的一層,猶如堅實的鎧甲。

  那道奪目的光芒擊在鎧甲上,光芒閃爍,一穿而過,鎧甲碎裂,消散空中。

  光芒去勢如雷似電,無可阻擋,閃電般射穿暗殺者的咽喉。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