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五章 斬殺神力刀王(上)

  這一刀之快捷,有若電閃雷鳴,目力難及。

  這一刀之剛猛,猶似火山爆發,洶涌難擋。

  這一刀之飄逸,恰如天外飛仙,神鬼莫測。

  一刀既出,便要斬人兩段。

  太兇殘,太狂暴,太凌厲!

  楊曉麗只覺自己的心臟,被一只無形的手緊緊捏住,隱隱生疼,便是連呼吸,都已有些不暢。

  那長刀鋒利無儔,寒光閃爍,更兼蘊含如此巨力,楊曉麗絲毫不懷疑,便是一根鐵柱,恐怕都能一刀斬斷。

  劉官玉雙眼之中,一道精芒掠過,身形鬼魅般一晃,閃電般一轉,手中精木棍挾著颶風橫掃而出,正是殺神棍法中的一招“棍打天神”,朝著那電閃而來的長刀狠狠砸去。

  “呯!”

  一聲尖銳的脆響,棍刀劇烈地撞在了一起。

  二人俱都被震得退開一步,眼露極度詫異之色。

  劉官玉只覺一股巨力洶涌而來,極度陰冷,極度鋒銳,似要破開他的內力,鉆入體內。

  但有北冥神功和九日神功鎮守,豈能外力撒野,兩兄弟一沖而出,三兩下便將那股奇異的力量消解,化作純凈的內力,被丹田中的真氣小蛇吞掉。

  雖然成功化解那股異力,劉官玉卻仍然吃驚不小。

  只因那中年暗殺者的力量,委實太過強橫。

  兩人對碰,他手持長棍,對方卻是長刀,硬碰硬,他在兵器上已略占優勢,但居然還是被對方震退一步。

  劉官玉內心中的驚詫可想而知,在肉身力量上,他還是相當自信的,但現在卻在力量上與對方戰成平手。

  雖然他未尺全力,對方實力可見一斑,絕對不容小覷。

  但那中年暗殺者心底卻是震驚更甚。

  剛才劉官玉躲過他必殺一擊,已然令得他吃驚不已,他自覺已對劉官玉充分高估,沒想到,仍然是低估了。

  剛才這一刀,他滿以為能夠將其重傷,再不濟,也要讓對方處于絕對的下風。

  但居然戰成了平手!

  這是一個他不能接受的結局。

  他可是一個具有神之血脈的猛虎族人,千年罕見的神之血脈,令得他力氣遠超常人,更兼刀法犀利無匹,身法迅捷無比,在族內擁有“神力刀王”的美譽。

  但剛才與對方硬拼一招,力量上竟占不了上風,自己雖未全力,卻也足夠令自己驚異不已。

  在力量上沒有占得上風,這也是一個他不能接受的結局。

  中年暗殺者嘴里發出一聲沉悶至極的怒吼,腳掌在地面狠狠一蹬,整個人如流星一般直沖而出,長刀一舉,從左至右斜斬而出。

  閃電般的速度,令得空氣發出尖銳的裂帛之聲,凌厲狂猛的刀勢,如風卷殘云而來。

  劉官玉手中精木棍閃電般一探,棍尖倏地點在長刀刀背之上,乾坤大挪移和殺神棍法的引字訣聯袂而出。

  但對方長刀之上的力量太過雄渾,凝而不散,刀勢只被引向旁邊一點點,刀鋒擦著他的鼻尖,直斬而過,勁風撲面,肌膚生疼!

  一絲頭發從空中緩緩飄落。

  劉官玉額頭微微沁汗。

  剛才這一招,簡直太驚險了,差點失誤受傷。

  看來,在面對足夠強大的力量之時,乾坤大挪移的功效,便要打上一點折扣。

  除非,自己的力量也非常強大。

  “小師弟!”李超超驚叫一聲,身形閃電般沖了過來。

  手中樸刀閃過一道寒光,猛然向著那暗殺者斬去。

  勁風呼嘯而起,勁氣激蕩狂飆。

  此式刀法,正是古墓所得,尚未來得及學透,此時情況危急,李超超顧不得許多,直接施展了出來,倒也是威力不凡。

  那暗殺者死板的臉上,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旋即,其身形竟陡然消失不見。

  一股巨大的危險,在他心底倏然而起。

  劉官玉悚然一驚,大吼一聲:“背對背,保護好趙師兄!”

  蔡加權與楊曉麗二人立時身形展動,將趙滿堂護在當中。

  劉官玉亦是功聚全身,連九日神功也毫不猶豫地用了出來。

  便是連他,也不能看見那暗殺者的身形,好似完全隱藏起來。

  但劉官玉知道,那暗殺者一定在此處,只是不知道他即將對誰發起進攻。

  那暗殺者陡然詭異消失,導致李超超這一斬完全落空。

  也令得他的心臟倏然緊縮。

  但李超超卻是驚而不慌,身形猛然旋轉,前斬的刀勢回旋斬出,蕩起一片寒光閃爍的刀幕。

  一道耀眼至極的寒光,在李超超背后陡然閃現,向著他后腦猛斬而下,卻被李超超這一回旋斬劈個正著。

  “呯!”

  一聲巨響傳出,李超超只覺一股異常強大的力量,猶如排山倒海而來,手腕立時劇震,幾乎握不住樸刀,整個身形被擊得連退三步。

  李超超駭然不已,這暗殺者竟強悍如斯!

  一股深深的無力感,霎時間彌漫他心扉。

  看來,只能依靠小師弟了!

  “居然被你誤打誤撞地擋下來了!你的運氣好到逆天啊!”暗殺者戲謔地說道。

  話音未落,猛然向前大跨一步,又是一刀猛然斬下。

  迅捷絕倫,狂猛無儔。

  似乎要將前面的一切斬成兩半。

  李超超身形尚未站穩,寒光閃爍的長刀倏然已至。

  無奈之中,李超超只得樸刀一舉,架在身前。

  暗殺者那迅若雷霆的一招,便斬在樸刀之上。

  洶涌澎湃的巨力,立時將樸刀斬得向下垂落,李超超穩不住身形,向后疾退一步。

  長刀去勢不止,倏然斬下,直欲將李超超斬成兩半。

  刀勢疾若迅雷,懾人心魄。

  李超超此時已無力再擋,也來不及擋。

  刀鋒倏然已至眉睫,眼見得李超超便要傷在這一刀之下,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道棍影從斜刺里電閃而至,擋在了李超超眼前。

  “呯!”

  狂猛的碰撞聲震耳欲聾,九日神力激蕩而出。

  劉官玉的身形巍然不動,暗殺者卻被震得倒退一步。

  “哇塞,這不可能!”暗殺者滿臉驚駭之色。

  他竟然在力量上處于下風!

  這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議的事情!

  第一次,被劉官玉避過。

  第二次,各退一步,平分秋色。

  這第三次,自己攻,對方守,但就是這樣,還被對方震得倒退一步!

  關鍵是,對方居然身形不動。

  暗殺者一聲狂叫,似要發泄心中的郁悶。

  叫聲未停,身形再次陡然消失。

  “跑了嗎?”

  幾個人的臉上,皆是露出了驚疑的神情。

  劉官玉似乎想到了什么,臉色陡然一變,朝著蔡加權等人大聲吼道:“蔡加權師兄,小心!”

  盡管他喊得很快,可還是有點晚了。

  蔡加權和楊曉麗二人,一聽劉官玉提醒,立時高度警惕,全神貫注地盯著四周。

  但敵人,卻是從天而降。

  劉官玉的話音未落,楊曉麗三人頭頂上方,陡然間虛空一陣水波般蕩漾,暗殺者的身形猛然閃現而出。

  一道凌厲無比的刀芒,閃電般斬向蔡加權的頭部,虛空猶如被斬成兩半,發出尖銳刺耳的裂帛聲。

  蔡加權大吃一驚,未料到暗殺者竟是從空中襲來。

  手中樸刀閃電般反撩而起,向著襲來的長刀暴斬而去。

  兩刀相撞,巨響驟起,蔡加權被凌厲的刀勢擊飛,被護著的趙滿堂立時少了一層防護。

  暗殺者那迅猛的刀勢,猶如飛瀑下擊一般,向著趙滿堂疾斬而去。

  楊曉麗心中一驚,手中長劍迅雷般疾刺而出,想要擋住那道斬向趙滿堂的刀光。

  但那道刀光倏地一轉,卻徑直向她斬來。

  楊曉麗長劍一擺,閃電般橫切而出,與長刀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轟!”

  刀劍相撞,巨響聲起,澎湃的巨力洶涌而至,楊曉麗亦是抵擋不住,身形立時拋飛而起,落在三四丈開外。

  趙滿堂的周圍,再沒有人保護,猶如一座毫不設防的城堡。

  暗殺者臉上露出得意的獰笑,身形下落,手中長刀迅雷般斬下,直朝著趙滿堂劈去。

  而此時劉官玉身形尚有一丈多遠。

  手無寸鐵,身受重傷的趙滿堂,幾乎毫無抵抗之力,眼見便要傷于刀下。

  劉官玉猛然大喝一聲,奔跑中身形不停,右手一揮,六脈神劍的金脈劍法和火脈劍法遽然而出,更把兩絲九日神力融入其中。

  兩道略呈淡紅的劍氣狂飆而出,迅雷般向著暗殺者擊去。

  快捷絕倫的速度,剛猛鋒銳的劍勢,令得沿途的虛空寸寸碎裂。

  暗殺者一見,眼露驚詫之色,這兩道劍氣實在太快太猛,即便他能斬殺趙滿堂,可自己也必將被劍氣重傷。

  暗殺者心中一凜,怎敢以命換命,當即長刀一轉,舞起一片刀影,擋在身前。

  “呯!”

  一聲脆響,兩道劍氣同時打在刀影之上,暗殺者只覺一股磅礴雄渾,極度灼熱的力量狂飆而來,似乎要將他擊穿。

  立時內力傾瀉而出,卻仍是抵擋不住,被擊得連退兩步。

  手中的長刀,更是溫度驟然升高,仿如在爐火中焚燒已久,通體呈現一片桔紅。

  拿在手中,竟非常燙手。

  暗殺者急急運轉陰寒內力,貫注長劍之中,方才覺得好受一些,但溫度下降的速度,卻并不快。

  “這是什么力量?居然如此詭異!”暗殺者大驚失色。

  不容他多想,劉官玉已是沖了過來。

  “等著死吧!”暗殺者冷冷一句,身形一晃,陡然消失。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