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1.4 家族中的敵人

皇家騎士團  這是圣索克帝國最精銳的軍團。全員都是貴族的子弟,最高貴最英勇意志力最強的隊伍,他們每年都會被帝國派到一些動亂的地區進行作戰。作戰結束后,將奉命返回帝都。

  而輕鈞艾洛特的這只部隊,申報的返回路線中順路申請了三天的假期。獲得帝國允許后,艾洛特將部隊駐扎到了這里,并且挑了一架四號自走機甲來到了秉核的學校大門口。這可比地球二十一世紀初期,開豪車到女校門口還要吸引眼球的事情。

  帝國四號機甲,高五米、兩足、重量十五噸,動力爐可以提供二百七十馬力的動力。這不是內燃機坦克的科技樹,里面沒有內燃機,甚至不是機械科技樹。秉核沒有發現機甲腿上存在鋼絲傳動拉桿。

  這是生物科技樹。

  在鋼鐵外殼內部是生物肌肉拉動著機械運動,而內部的動力爐,更可以說是一種胃——可以消化樹木的胃。雖然外表看著是機械,但在機械技術難度上不能和坦克相比。

  坦克是一兩個立方米大小的發動機,通過幾個齒輪傳動桿輸出龐大的機械力,帶動幾十噸的坦克。那些直接對接發動機的齒輪和軸承承受巨力,這讓坦克很容易出機械故障。

  而這個生物組織則是幾噸的生物肌肉大面積接觸機械外殼帶動機械,傳動的力分散在幾噸肌肉和機械的眾多鏈接面,其故障概率反而很少了。

  但是這個機甲有著生物的缺點,那就是會累,可以以五十公里每小時的速度奔跑,但是奔跑二十分鐘,速度就會減緩。連續行走十個小時,其內部肌肉組織就會因為乳酸含量過多開始疲勞,必須停止運行。

  這個發明是帝國的皇室圣索克家族的先祖們弄的。這個家族花費了幾百年的時間,將月隕山脈中一種很常見的魔獸,培育成了自己需要的形態。這種魔獸的名字很復雜,形態上是一團團肉塊,有著各種特性,而且還能合并。

  現在原始的物種已經看不見了,秉核通過家族的書籍,找到了一些物種原型的圖片,秉核認為這就是史萊姆。

  這種魔獸在孕育成功后,可以快速消化有機物,例如木塊。也可以注入興奮類藥物,猛然提高馬力,形成了這個時代的裝甲兵器。

  在戰場上兩足的裝甲機,扛著三十毫米機炮,組成集群,快速迂回,分割敵人集團軍,讓帝國一度崛起為大陸中部決定性力量。重騎士團,這個在火槍火炮時代消失的番號,被冠名在了裝甲集群部隊上。

  話說在這個貴族交通工具還是馬車的環境,出現了這種大型機械裝備,畫風還是挺奇怪的。史萊姆動力包技術沒有像地球內燃機技術一樣普及到民用,所以出現了這樣的不協調。

  巨大的裝甲機蹲了下來,秉核快速爬到了裝甲機背后的小門上,打開船艙密封門一樣的車門,鉆進了機甲艙,里面是遙控桿操控的。遙控桿控制電池電路,直接鏈接機甲內各個肌肉組織部位。

  啪的一下,秉核亂動的手被拍了下來,艾洛特說道:“別亂動。等會看我操作。”

  幾分鐘后其他兩位車組成員爬了進來,其中第一位,揉了揉秉核的頭發,而第二位滿臉誘騙小孩的笑容,示意秉核坐在他的腿上。被陡然起來惡寒的秉核連忙搖頭拒絕了。

  機甲啟動了,整個機甲一下子明亮了起來,一個個鏡面魔法在機甲內部出現,整個機甲艙內可以直接通過鏡面反射光線看到外面的場景。而在機甲外面,人頭攢動,一雙雙眼睛注視著,讓秉核感覺自己猶如到了演唱會舞臺上。

  “前進”隨著艾洛斯一聲命令,機甲開始啟動,而其他兩個人也立刻進入了嚴肅的狀態,一個個魔法在他們手上和眼睛上跳躍,雙足裝甲機內部的那些玻璃晶體上,如同二十一世紀晚期的電子顯示技術一樣,出現了一個個操作彈框,一個個幾何線條勾勒周圍地形圖,這看起來并不是魔幻,而是精密標準的科技畫風。

  在機甲的晶體中央最醒目的是全地形圖,清晰的顯示一千米范圍內高低不平的地面和復雜環境,甚至標注了一千米范圍內,一些蒸汽鍋爐的熱源。

  魔法操作的設備有科技畫風,各種儀表盤在操作平臺則將畫風拉回非電子時代。

  其中測量機甲肌肉疲勞度的儀表盤,當秉核詢問這個儀表盤到底是怎么顯示疲勞度的時候,艾洛斯告訴秉核這是通過ph值來顯示的,一旦機甲的肌肉乳酸上升到一定高度,這個儀表就會變紅,反之滿狀態則會變藍。當然機甲操作成員可以強行注入中和劑,同時注入刺激肌肉的藥劑,這樣會讓機甲失去疲勞感立刻爆發。

  聽到這個,秉核很有興趣的想見識一下,慫恿自己的哥哥按那個爆發按鈕。

  然而艾洛斯立刻以軍規不允許否決了秉核的想法,——因為這個操作會損害機甲的肌肉。(的確有這條軍規,但是艾洛特自己賽車的時候從來沒理過軍規。)

  當秉核表現出很失望的表情時。艾洛斯貌似非常認真的對秉核安慰且忽悠著:“秉核,如果你有一天也進入了騎士團,領到了你的自走機甲,你一定要像愛護你的女人一樣愛護你的座駕。”

  一旁的巴薩(艾洛斯戰友)則是插科打諢道:“對,一定要像了解你的女人一樣,深入了解你機甲的每一寸結構。”

  秉核非常認真乖巧的點了點頭,然而看到兩個人臉上顏藝,突然反應過來,剛剛那個混蛋的話貌似污。

  機甲行走了一個小時,太陽西垂的時候,機甲來到了槍焰家族的莊園中,秉核依依不舍的從機甲上的艙門中爬出來。看著巨大的機甲,秉核張口就道:“在夕陽下奔跑,這是我逝去的青春。我,靠”話沒有說完,就被艾洛斯推了一下,艾洛斯笑罵道:“你的青春還沒有開始,等你的嫩芽見血再來感嘆你的青春。”

  返回了家族大廳,秉核立刻如臨大敵的看著周圍走到了大廳中,一個九歲的蘿莉跑過來,看到了秉核,立刻掛著找事的笑容跑下了樓梯,不過在看到艾洛斯后。馬上將雙手端放在腰間,捻起裙角,表現出了淑女樣子。對艾洛斯說道:“叔叔好。”

  “嗯,很好。”秉核搶先回應了下來。卻遭到了蘿莉的冷眼。

  這個蘿莉名叫槍焰·璃韻,是槍焰羅斯(秉核大哥)的女兒,在輩分上喊秉核一聲叔叔,是絕對沒有任何問題的。

  不過她對秉核毫無敬意。尤其是女孩在這個時期長得比男孩快,所以在幾次肢體沖突中,出現了一些讓秉核感覺得憋屈的事情,

  秉核的拖延癥原本對學寫字有著懶散的態度,而自從遇到了這丫頭后,為了找在黑海艦隊任職的槍焰羅斯告狀,在三個月內就學會了寫字。然后在一年內開始用大量的典故,并且開始用貴族字體書寫工整的信件。嗯,去年一年秉核就給黑海艦隊寄了二十三份信件。

  幾乎每次打架輸了一次,就寫一次。

  按道理作為成年人應該寬容大度,是的,是應該寬容大度,應該退一步海闊天空。

  但實際情況是,秉核發現自己控制不了這個年齡階段的情緒,退一步越想越氣。胳臂的撓痕,以及腰上被掐的淤青。

  一開始讓秉核認為自己可以忍。但是自這個死丫頭七歲以來,每天都帶著挑釁聲色,在秉核面前修剪指甲,故意剪成尖銳,還在自己面前得意洋洋展示。秉核發現自己直接爆炸了。

今年一月  秉核開始打聽整個家族領地中,最嚴格的淑女教師。尤其是那種四十歲沉穩(心理病態)有操守(老處女)的教師。然后用信件和羅思探討探討對槍焰家族下一代的教育問題。當一個女老師被請過來,看到自己曾經“傷腦筋”的侄女終于開始奔向懂事的道路后,那段時間秉核的飯量非常好。感覺天高了,地闊了,感覺自己長個的速度都變快了。那是什么感覺呢,就如同某些穿越主角,碾壓反派的感覺吧。一個字“爽”。

  不過爽了沒幾個月,槍焰思芬(伯爵大人)將秉核召喚到了書房,再然后,秉核就被送到學校去了。

  送到學校去本沒有什么,秉核也不排斥進學校,但是當進入學校第二個月,秉核某次考試失敗后。

  當時幾個女仆人,故意在自己面前聊天,裝作偶然泄露的樣子透露了這樣的消息——自己進學校是璃韻跑到伯爵大人面前撒嬌,然后不經意建議的結果。秉核原本因為考試失敗有些郁悶的心態朝著抑郁癥的方向發展了。

  最惦記的敵人不見得有多強大,而是屢次對抗,每次都讓自己嘗到挫敗滋味的敵人。

  “艾洛斯叔叔好”璃韻沒有理睬秉核,再次跑到了輕鈞艾洛斯身邊,挽著的艾洛斯的胳臂,甜甜的說道。

  艾洛斯則是笑著說道:“璃韻越來越漂亮了。”

  秉核補充道:“對,再大一點就可以嫁人。二哥,你在帝國人脈廣,一定,嘶。”

  宛如閃爍一樣,璃韻來到了的秉核身邊,小小的身軀靠在了秉核同樣小小的身軀上,一只手攥住秉核的胳臂,猶如鉗子一樣讓秉核無法脫離,蓬松的公主裙有遮擋,但是還是擋不住她下黑腳的姿態,她正在用后腳跟死死地踩住秉核的腳趾。尤其要命的是,她穿著帶著馬刺的金屬靴,為了和馬鐙契合,這個靴子有凹凸,所以這是很疼的。

  “秉核,你今天下課這么早,是早退了嗎?”女孩用天真甜美的聲音說道。然而秉核聽到這個詢問時,心里則咒罵道:“毒婦。”

  要說這個家族內最關心秉核學業的,莫過于秉核的侄女。她恨不得每天都能挑出毛病,然后興高采烈的找伯爵大人告狀。

  “你踩到我腳了,還有,我今天放學早,是你二叔給我請的假。你,你給我放手”秉核猛地一推,擺脫了惡敵。

  “艾洛斯,你回來了”在大廳處,一個男聲響起來,這是伯爵領下一任繼承人羅思,他的到來終結了璃韻的“猖狂”。但是也讓秉核立刻老實起來,在秉核眼中,這位大哥從來都不笑,是天然的嚴肅。

  “長官好,”艾洛斯和他的兩位戰友立刻敬了一個禮。

  羅斯是黑海艦隊副司令,

  帝國的軍隊等級制度是非常嚴格的。低軍銜的人必須對高軍銜的人敬禮。哪怕兩個人不是一個軍種,哪怕一個是高貴的皇家禁衛軍,另一個只是在地方艦隊,哪怕相互之間有親屬關系,也要優先敬禮。

  羅斯按了按手,說道:“好了,現在在家中,你們是客人。去換一套衣服(軍裝換下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