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P文學
 
關鍵詞:長生不死  武動乾坤  異界魅影逍遙  重生之賊行天下 靈羅戒 弄潮
您當前所在位置:PHP文學>> 古代小說>>家有悍妻怎么破

第兩百八十章 學畫(1)

更新時間:2019-02-03  作者:六月浩雪
在搜索引擎輸入 "家有悍妻怎么破 PHP文學" 或者 "家有悍妻怎么破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家有悍妻怎么破 第兩百八十章 學畫(1)
簡舒休沐前一天,讓人送了請帖過來。

所以這日,傅苒一大早就帶了清舒與傅敬澤兩人去了簡府。

一個臉圓身材微豐的姑娘看到傅苒,笑著道:“傅姨,你來了。”

傅苒一臉笑意道:“幾年不見,圓圓成了大姑娘了。”

瞿圓圓看向清舒,一臉好奇地問道:“你就是林清舒嗎?”

“圓圓姐姐,我是清舒。”

瞿圓圓牽著清舒的手贊嘆道:“清舒,你好厲害,我娘出的幾道題我擾頭抓耳都寫做出來,你竟然都答出來了。”

將清舒帶到她的屋子里,瞿圓圓說道:“我算學老師出了一道題,我做出來我娘總說是錯的,你來做下看看?”

清舒囧了:“圓圓姐姐,你算學老師出的題目我肯定做不出來。”

瞿圓圓道:“那不一定呀!我娘出的題目我也做不出來,可你都做出來了呀!”

清舒遲疑了下道:“那我試試。”

瞿圓圓將題目說了:“一個人花8文錢買了一只小雞,9文錢賣掉了,賣掉后他覺得不劃算,又花十文錢買回來了,然后又以十一文錢賣給另一個人了。現在要求我們算出這人最后賺了多少錢?”

不等清舒開口,瞿圓圓就說道:“八文錢買九文錢賣,賺了一文。九文錢買,十文錢賣,賺了一文。所以,他賺了兩文錢。”

清舒愣住了。

瞿圓圓推了下她問道:“我覺得自己沒算錯呀!可我娘卻說錯了,清舒,你覺得他賺了多少錢呢?”

清舒糾結了下還是據實以告:“我覺得這題出得就不對,市面上一只雞仔一般是兩到三文,八文錢一只雞不會有人買的。買了會被嘲笑人傻錢多,這小雞也賣不出去的。所以,我覺得一定要答這題,那肯定是虧八文錢的。”

瞿圓圓愣住了,回過神來拉著清舒去找簡舒。

簡舒笑得不行:“傅苒,你從哪尋來這么個寶貝疙瘩喲!”

傅苒也不由笑了:“看你這樣子,清舒答對了?”

“答對了,就是虧了八文錢。”

瞿圓圓苦著臉道:“這不是坑人嗎?哪有這樣出題的。”

她就琢磨這題目的解法,壓根沒往物價上去想。

簡舒坐直了身體,正色道:“你們去年就開始在家幫著料理庶務,難道不知道一只雞仔兩到三文錢?”

這個是硬性要求,為的是提高學生管理庶務的能力。

瞿圓圓還真不知道。說是幫著料理庶務,其實她并沒認真學。

簡舒說道:“你別覺得不服氣。這個題目并沒出錯,它是在考你們對物價的了解。就你這樣,下面的人報一個雞蛋十文錢你都不知道。這中間的差價,最后就落進采買人的口袋了。”

瞿圓圓不吭聲了。

簡舒說道:“圓圓,別不將庶務當回事。周朝有個皇帝,他聽到臣子每日早晨吃兩個雞蛋,認為這個臣子貪污受賄了。你知道是為什么嗎?”

瞿圓圓搖頭。

簡舒見清舒神色不動,問道:“丫頭,你知道?”

清舒點頭道:“知道,因為內務府報的賬單上一個雞蛋要十兩銀子。”

瞿圓圓嘴巴張得能塞進一個雞蛋。

簡舒問了傅苒:“這丫頭連一些歷史典故都知道,她是不是看了不少書?”

“她看書很雜,史書、游記、農書,棋譜這些都看。不過她看書還有個好處,覺得有用或者有趣的都會抄錄下來。”

簡舒若有所思。

正說著話,從外面走進來一個穿著天青色細棉布長袍的白面男子。

瞿圓圓看到對方非常高興,走上前抓著他的手道:“爹,你回來了。”

簡舒也很高興:“子巖,你回來怎么也不提前告知一聲。”

“寫信的話,信沒到我人就到家了。”

瞿茍荀跟傅苒打過招呼以后又出去了。雖然認識但也不熟,加上男女有別他自是要避嫌的。

傅苒知道瞿茍荀離家有好幾個月了。如今回來一家團聚,她再留下就不識趣了。

簡舒也沒挽留,笑著說道:“過兩天,我們再好好聊一聊。”

清舒坐在馬車上問道:“老師,上次你說這瞿老爺跟簡先生是在畫藝比賽上認識從而結緣。那瞿老爺在畫壇應該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吧?”

傅苒搖搖頭說道:“沒有,他被人算計傷了右手。一個畫師傷了右手,那幾乎是毀滅性的打擊。不過瞿茍荀并沒氣餒,他改用左手作畫。”

精神可嘉,可他的畫卻再不如從前了

清舒說道:“這就是圣人所說的,君子易處小人難妨。”

“好在這事并沒影響兩人的感情。如今他們依然恩恩愛愛,那些總說簡舒遲早會和離的人被狠狠打了臉。”

雖如此,但傅苒還是為瞿茍荀可惜,若不然對方很可能會成為大畫師了。想想,還挺讓人唏噓的。

回到家里,來喜就與清舒說道:“姑娘,京城有信來。”

見到信封上寫著小女清舒親啟,清舒的臉色頓時不好看了:“他是怎么知道我住在這里的?”

她來金陵并沒告知林家的人,更沒有寫信給林承鈺。

傅苒倒不意外:“要找你不容易,找我卻容易得很。”

她既來了金陵肯定要去看望故友,只要一打聽就知道她的落腳點了了。

見清舒看完信面露冷笑,傅苒問道:“你爹在信里說什么了?”

清舒說道:“他在信里說希望我去京城,還說我要能考進京都女學,以后考文華堂的概率更大。”

這點傅苒認同:“京都女學每年考進文華堂的人數,是比金陵女學的要多。”

“概率高我也不去。他信里說得好聽,卻是絲毫不提崔雪瑩跟杜詩雅兩人。我真去了京城,不說去學堂念書,怕是命都會沒。”

大戶人家的齷齪,傅苒聽得多見得也多:“嗯,你現在還太小,去了京城容易受制于崔氏。”

清舒雖聰慧但到底年歲小,對上崔雪瑩肯定是要吃虧的。

看著清舒沉著臉,傅苒說道:“你不用擔心,只要你堅持不去京城他也沒法。”

清舒搖頭說道:“我不是擔心林承鈺,我是擔心崔雪瑩,我怕這女人會來害我。”

傅苒有些意外:“你怎么會這般想?”

清舒想了下,將她猜測說了:“靈泉寺的事,我懷疑幕后主使是她。沒害成我娘,她說不準就會對我下手了。”

傅苒知道清舒的性子,若沒依據不會說這話:“若如此,那還是得請個女護衛貼身保護你。”

清舒搖頭說道:“請的鏢師,未必靠得住。不過,只要我謹慎些,想要害我也沒那么容易。”

家有悍妻怎么破 第兩百八十章 學畫(1)

在搜索引擎輸入 "家有悍妻怎么破 PHP文學" 或者 "家有悍妻怎么破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家有悍妻怎么破目錄  |  下一章
全站強推小說編號
所有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