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868章 禽獸還是禽獸不如?

  “蘇兄,不……別……我真的只是來拿衣服的而已,手別亂動……呀……你什么時候……”

  被心愛之人攬在懷中,慕容若只感覺一股宛若白衫木般的淡淡氣息將自己包裹,宛若置身于濃密的森林之中,周圍盡是清新空氣和鳥語花香,一時間,心神欲醉,眼波朦朧,竟然頗有不知今夕何夕之感。

  待得反應過來,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竟然已經被蘇景給抱到了臥榻之上……甚至于,繡靴已落,羅衫半解,已是春光乍泄……而蘇兄的兩只大手,其中一只握在自己上身,另外一只,卻是早已探尋入那曲徑通幽之處,已是咫尺相接,親密無間。

  “蘇兄,不可以。”

  慕容若急促的喘息了幾聲,急忙握住蘇景的手,臉上流露幾分焦急神色。

  蘇景挑眉,看慕容若神色不似作偽,他問道:“怎么,你不愿?”

  “愿……我自是愿意。可……可……”

  慕容若吞吞吐吐半晌,這才遲疑道:“可上次無憶那回,我親眼看到,她幾乎連路都走不好,甚至于更是在日后跟金輪法王對戰之時,都頗受影響,我……我若在今日里與你,明日里怕是也走不好路了,到時候,我的那些師妹們,怕是要嘲笑死我了。”

  蘇景嘆道:“可我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啊。”

  “我還可如之前那般幫你,只是在這天涯海閣,卻是絕對不行,日后……等下次見面可好,或者,到了輪回空間之內,我可隨你處置。”

  慕容若緊**住蘇景的手,堅決的把他的手從自己****來,手心,無意間碰觸到了蘇景指尖那些微濕潤之處,頓時心神一蕩,心頭忍不住暗罵自己沒出息。

  她臉上帶著央求神色,說道:“天涯海閣弟子近千人,蘇兄,你難道忍心讓我在這千余同門面前,日后再也抬不起頭來嗎?”

  “可問題是……你當真要在輪回空間之內……任我處置?”

  蘇景臉上帶上了些微古怪神色,說道:“容若,你可是想清楚,當初你看到無憶那丟人的姿態,她可是一直都在耿耿于懷,就等著看你,在這里,她顧忌身份,怕是做不得那偷襲之事……唔,可若是到了輪回空間之內,咱們兩個怕是甩不得她了,她非得在旁親眼目睹才行。”

  “這個……”

  慕容若頓時欲哭無淚,心道難道就只有這兩個選項嗎?就沒有第三個……

  可看著蘇景那玩味神色,她頓時明了,恐怕只有這兩個了。

  現在還是兩三個月之后……

  她咬牙,自暴自棄道:“罷了,在一人面前丟臉,總好過在眾多人面前丟臉,就以后輪回空間之內,蘇兄,我任你處置,只求你今日里放我一馬,我……我的話,就如之前那般為你……”

  她臉上浮現扭捏嬌羞之態,縱然再如何灑脫,這等**之事,如何能說的堂皇自若?

  可感覺著那緊緊抵著自己的鋒利……慕容若心道今日里若是不讓蘇兄滿意,怕是根本不可能讓他服軟。

  “不必啦。”

  蘇景笑了笑,看著已經完全被攬入自己懷中的慕容若,輕輕點了點她那挺翹的鼻尖,笑道:“我還能強迫你不成?不用啦,你既然不愿意,那我就不做最后一步了……也不用你委屈做那種事情,唔,日后閨房之樂自然另說,可現在,堂堂天涯海閣的少閣主,我怎能委屈了你?”

  慕容若遲疑道:“我其實也……并不覺得委屈……”

  “但我現在的話,不想做那種事情了,我就想抱著你好好睡一覺而已。”

  蘇景緊緊摟住懷中**,低聲道:“你對我太好,比起來,我對你的付出,卻是完全不及你對我的忍讓,容若,你不喜歡,我不強迫,就摟著你睡一夜就好了。”

  “我……我其實也不是不喜歡,就是……明天……會被嘲笑……”

  慕容若吞吞吐吐,含含糊糊的,臉卻不自覺的先紅了。

  “懂,我都懂,女孩子嘛,口是心非,又不是只有男人才會想著這種事情,你的話,當初看到無憶跟我那樣,是不是其實也特別想?”

  “一點點……”

  慕容若回答的直白,蘇景更是得意的笑,憐惜道:“所以說,我明白你的顧慮,別擔心,今晚摟你睡一覺,明日一早,你趕緊回自己的房間,任誰也看不出什么端倪來。”

  “嗯,好。”

  窩在蘇景的懷里,慕容若唇角不自覺的抿了起來,仿佛小貓般蹭了蹭,找了個舒服的位置,然后醒悟道:“我終于知道為什么無憶那時候喜歡躲在你的懷里睡覺了,比枕枕頭可舒服多了。”

  “那以后我的胳膊也給你枕就是了。”

  “算啦,我還是不跟無憶搶了,平時得閑能枕一枕就成。”

  慕容若對著蘇景甜甜的笑了笑,然后輕輕湊過來,對著他的唇角輕輕吻了一記,笑道:“這是對你的獎勵,好啦,乖乖睡覺吧。”

  說著,緩緩閉上了眼睛。

  蘇景笑,雙手找了個合適的位置……然后,死活不挪位置,也跟著閉眼睡去了。

  一夜無話。

  第二天,天色剛明,慕容若縱然再如何眷戀蘇景的懷抱,仍然是早早的起床,帶著幾分狼狽的逃回了自己的房間。

  而蘇景也跟著起了床,靠在窗邊,聽碧海驚濤,看波浪洶涌。

  就著浪聲,捧著當初墨夢笙送給自己的那套墨家劍法,細細參悟……這套劍法,并非是普通的墨家劍法,而是墨家鉅子專修,雖然招式名稱等等皆是與尋常墨家劍法一般無二,但卻生生克制了所有的墨家劍法,并且其威力至少也是入道之境,決不遜色于極情十劍分毫……只可惜自己不懂墨家心法,恐怕發揮不出這套劍法的最高威力,而且其殺傷力也算不得太強,畢竟墨家并非以殺伐為主,但目前只是暫用的話,也完全是足夠了。

  起碼其威力還要凌駕于先天劍法獨孤九劍之上的吧,之前我修煉不精,可是還秒殺了風清揚呢。

  想著,他忍不住感嘆道:“唉,我眼光也是被養刁了啊。”

  可不是么,當初一套超凡級武學七傷拳,就讓自己欣喜非常,更兌換氣運值來將其補完,可現在,接近入道的墨家劍法,自己竟然還嫌棄……這樣對得起夢笙當初的一番苦心么?

  說起來,也不知道夢笙現在過的怎么樣了。

  望著天邊那無盡頭的汪洋大海,蘇景眼底浮現緬懷神色。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