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812章 我們只是交心而已

  “送君千里,終須一別,就送到這里吧,再往前,可就已經出了神炎宗的境地了。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kàn..gelA”

  蘇景離開的話,倒是頗為方便……

  一應衣物,行李,干糧等物事,都被放在了儲物戒指里。

  蘇景微笑著,對旁邊的傲紅雪和秦穹說道。

  只是他臉上的笑容,看起來著實勉強的很……尤其是看著傲紅雪的眼神里,更帶著些……怎么說呢,尷尬吧。

  昨天夜里,兄妹交心……但也僅僅只是交心而已,可惜當時,他們的姿態卻著實太過曖昧。

  兩人相擁,秦穹緊緊窩入蘇景的懷抱,兩人四目相對,看起來,就好像是正在做什么的前奏一般。

  反正這種情況,蘇景覺得如果別人這樣做,再跟他解釋他們其實只是在交心而已,自己是萬萬不能信的,這除了心之外,肯定還交了別的東西。

  沒辦法,傲紅雪突然夜襲,蘇景雖然很想把秦穹給按進被窩里,看能不能蒙混過關,奈何她如今已是先天境界,不說目光如炬,就算只是用聽的,又如何聽不出來房間里多出了一個人?!

  于是乎,蘇景連像樣的反抗都沒有,就被捉奸在床。

  真的是在床了……

  “還有,紅雪,你千萬不要多想,昨日里,只是我與小穹兄妹兩人不舍分別,所以她才半夜里來找我,好好的聊聊天而已。”

  他哭笑不得的看著傲紅雪,再度老調重彈的解釋了一遍。

  “哼,我自然知道,只是誤會而已,你跟小穹你們兩人在床榻之上擁成一團,其實不過是你們兩個難分難舍,所以在單純的聊天而已。”

  傲紅雪臉上罕見的帶上了委屈的神色……

  她可真的是委屈壞了。

  昨天晚上,鼓起了好大的勇氣,在房間里足足猶豫了許久,才算是敢在夜里進入蘇景的房間。

  可看到的,卻是……是……

  公子和別的**相擁在一起的畫面。

  這個倒也不算什么,怎么說呢,傲紅雪也時常見到自己的父親和別的**親昵,自己的母親不也照樣在旁含笑晏晏。

  可這個**是小穹的話……這就很有問題了呀。

  而且,而且……

  我昨天晚上鼓起的勇氣,到底算什么啊。

  想著,傲紅雪就一肚子氣。

  到現在,都還沒給蘇景什么好臉色看。

  “好啦,紅雪,你也莫要生氣了,這事……完全是巧合,真的只是巧合而已。”

  蘇景臉上帶著無奈的神色,怎么說呢,昨天夜里,房間里真的是一陣群魔亂舞……然后,犧牲的大概就是自己那兩件本來還能穿的衣服,被她給氣的撕碎了。

  他總感覺她是在借題發揮。

  反正現在,蘇景一身純紅的長衫,冷艷而又銳利,危險而又美麗……看起來,就好像是一把隨時都要蓄勢待發的弓箭一般。

  也沒別的衣服可以穿了。

  而此時,傲紅雪還一臉的憤憤然和委屈,秦穹卻頗為事不關己似的,徑自看著一邊,好像昨天那個委屈的趴在自己懷里,訴說著自己不想消失的女孩兒,壓根就不是她而已。

  不過……如果小穹回來了,她真的會消失嗎?

  莫非,小穹現在有雙重人格了?

  不知道……

  但現在的話,只要秦穹還打算參加道武之爭,那么說不得,自己也非得去參加不可。

  而傲紅雪定定的看了蘇景許久,才終于幽幽的嘆息了一聲,道:“若非此方世界,便只得公子一人可令紅雪動心,紅雪何至于……唉……怪只怪紅雪來的太晚,算了……公子,你路上,千萬記得要小心。”

  說著,上前幫蘇景整理了一下胸前的衣襟。

  兩人同著紅衫,微風輕拂,吹過兩人臉頰,黑色的發絲輕揚,讓他們的秀發糾纏在一處,紅衫飛舞,看起來,就好像兩只振翅欲飛的翩躚紅蝶……

  輕輕看著蘇景,猶猶豫豫的看了旁邊定定看著他們兩個的秦穹一眼,但想著今日一別,恐怕要一段時間不能再見。

  她終于還是鼓起勇氣,踮起腳尖,輕輕附耳到蘇景的耳邊,低聲道:“道武之爭,兇險萬分,紅雪礙于身份,委實不便保護小穹,公子千萬記得,到時候,莫要遲到!”

  蘇景點頭,張嘴正要說話。

  香風襲來,一雙櫻唇直接**了他的**,把他要出口的話都給生生的吞進了肚子里。

  **卻僅僅只是淺嘗即止,傲紅雪雖是鼓起勇氣,但隨著兩人**碰觸,尤其是**微吐,感覺到那**到的嘴唇……

  勇氣頓時仿佛泄了氣的皮球似的。

  迅速消磨殆盡。

  至于旁邊的秦穹……她可以不在意任何人的目光,包括她的師父在內,可唯獨秦穹,她卻又如何能不去在意?

  這會兒,她已經完全不敢歪頭了。

  耳邊聽著秦穹那困惑的聲音,“昨天的話,是我壞了師父的好事嗎?哥哥……要不你延遲一天再走呢?最起碼也圓了師父的心愿……”

  傲紅雪瞬間面紅如血,強忍著羞澀,臉上露出了鄭重表情,正色道:“公子,此去天涯海閣,山高路遠,千里迢迢……紅雪便不相送公子了,公子千萬保重,紅雪還有俗務在身,就不送了!”

  說著,再壓抑不住心頭羞赧,**一聲,飛快的轉身離開了。

  竟然說不送就不送了……

  倒是看的本來呆滯的蘇景一陣哭笑不得,怎么說呢,看著素來落落大方的傲紅雪露出這種可愛的神態……感覺也怪有趣的。

  倒是秦穹,若有所思,道:“這么說來,哥哥是打算讓師父當我的嫂子?”

  “這個……可能吧。”

  蘇景到底也說不出那個之一,只能含含糊糊的解釋了一句。

  “好吧,既然如此,那此去天涯海閣,山高路遠,千里迢迢,我就不送哥哥了,千萬保重,我還有俗務在身,就不送你了。”

  說著,秦穹竟然真的看也不看蘇景一眼,轉身就走了。

  干凈利落的姿態,倒是看的蘇景一怔……

  這丫頭,莫非是……吃醋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