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百二十七章 任務完成

  奇書,移動版m.qibookw。精彩!

  白清兒低低喘息了幾聲,勉強起身,跟在祝玉妍的身后,蹣跚著往外走去。

  雖然僥幸逃得一命,但她的眼角余光看到蘇景,猶還帶著些難以言喻的驚恐神色……

  顯然,與師姐聯手竟然也不是其對手,更是險些命喪其手下,而那極其神似于不死印法的招式,更是在她心底最深處,埋下了對于其恐懼的苗子。

  日后,若不將這絲恐懼拔除,恐怕她的修為再難有寸進。

  反倒是婠婠……接連兩次敗在蘇景手下,她卻沒什么驚恐的心思。

  反而看著蘇景的眼神里帶著些難以言喻的古怪神色,離開之時,經過蘇景身邊,她驀然停下腳步,輕笑道:“哥哥,謝謝你剛剛手下留情啦,清兒師妹受了那么重的傷,人家卻只是真氣不暢了一陣,這么大的差距,哥哥跟看起來不一樣,其實也是很憐香惜玉的嘛。”

  蘇景道:“我只是將你兩人的真氣互轉,以你的真氣傷她,她的真氣傷你,是她學藝不精,功力遠遠無法與你比擬,不然,恐怕你會傷的比她更重。”

  “話可不是這么說,人家感覺的到,如果當時哥哥直接將自身真氣加一點……人家恐怕早就死啦。”

  婠婠輕笑著吐了吐**,笑道:“總之,哥哥對人家手下留情,人家記下這個人情了,以后,還你可好?”

  “隨你。”

  蘇景心道若我能逗留這個世界,定然是要好好逗一逗你,讓你還我人情……但我本為輪回位面一過客,今日一別,日后無期……你想跟我結個善緣,也只能是徒然多想了。

  不過怎么說呢,來到大唐,不能見到婠婠,未免實在是太過遺憾。

  自己今天,也算是圓了遺憾了。

  “還有你哦,這位師妹……人家叫婠婠,是這一代陰癸派的傳人,想必這位師妹應該便是這一代慈航靜齋的傳人吧?”

  婠婠目光看向了師妃暄。

  師妃暄輕**息了一陣,道:“師妃暄見過婠師姐。”

  “嘻嘻,好說好說,咱們以后啊,可是有得打交道呢……本來以為師妹跟那些慈航靜齋的弟子們沒有什么不同,一樣的死板方正,結果今日里一見,卻當真是想不到啊想不到,唔,師妹真是給了我驚喜了,想來日后,人家的日子不會太無聊了……”

  師妃暄淡淡道:“師姐之言,小妹不解其意。”

  “這個嘛,你是不懂啦,但人家是陰癸派的傳人,自然多少是懂得一點的。”

  婠婠輕笑了一聲,道:“剛剛邪氣入體,勾起人心底最大的欲望……人家本以為慈航靜齋弟子定然是清心寡欲啦,想不到妃暄妹子你啊,竟然這么……唔,才剛出江湖,就思了春么?剛剛邪氣入體,人家可是親眼看到你……嘻嘻,算了,外人還在,就給你留點顏面吧。”

  看著師妃暄那大變的臉色,婠婠心道這種事情,果然還是只自己一人知曉,日后好在與她的爭斗中將此事拿作攻擊她心境的把柄……若真弄個人盡皆知,說不得依著慈航靜齋的厚臉皮,她真的就不在意了呢。

  不過現在,看著這一臉圣潔的**進退失據的模樣。

  婠婠湊過去,低聲說道:“剛剛……是不是幻想著在跟某人……話說,你濕了沒?”

  師妃暄唔的一聲,**猛然一陣輕顫,不自覺的飛快撇了一眼慕容若,隨即正色道:“邪帝舍利危險無比,其內蘊含無數雜念惡念,小妹受其影響,不足為奇……”

  “這話就不對了,它可是只勾起人心底最深處的欲望呢。”

  “師姐也不過是初次得見邪帝舍利,就不要再信口胡說了,我不會信的。”

  師妃暄默念佛號,不停阿彌陀佛。

  婠婠討得個無趣,輕輕哼了一聲,心道你嘴再硬,只要今天身子**,說不得這事日后就會成為我戰勝你的最大籌碼。

  祝玉妍淡淡道:“婠兒,何必再說?!今日既敗,再說也不過是逞口舌之利而已,走吧,日后,為師自然會找回這個場子的。”

  “呀,師尊催人家啦。”

  婠婠吐了吐小**,不再搭理師妃暄,對蘇景笑道:“那哥哥,咱們兩個,可是真的后會有期了。”

  說著,對著師妃暄眨了眨眼睛,歡快的跑開了。

  師妃暄輕輕松了口氣,感覺竟然猛然松了口氣,只覺得這個婠師姐……好兇猛。

  可目光一轉,看到慕容若,**再度一震。

  隨即看到蘇景手中邪帝舍利,她臉上浮現凝重神色,道:“這位少俠,邪帝舍利乃是魔門邪物,你最好還是立即將之毀去的好。”

  “邪物?”

  蘇景臉上浮現古怪神色,問道:“它到底是邪在哪里呢?”

  師妃暄正色道:“其內帶有邪惡力量,讓人靠近便邪念叢生,這還不是邪物嗎?甚至于妃暄自幼苦修佛法,卻也不能免俗,剛剛也……也……心境大動,顯然其內力量當真極其強大。”

  “是啊,邊不負好歹也是積年的老魔頭,結果隔著銅罐碰觸到,都被其邪念入體,可見這邪帝舍利確實非常了得。”

  蘇景正色說道。

  師妃暄頓時大喜,心道這位少俠竟然附合自己的話,看來他也認為……

  可驚喜還未徹底,卻只看到蘇景突然銅罐殘片一丟,直接伸手向著邪帝舍利抓去,手掌已經直接與這舍利碰觸到了一起。

  “蘇兄,你干什么?!”

  慕容若驚叫起來。

  連帶著曲無憶也是面色微變,喝道:“你該不會是被邪念侵襲了吧……快給我撒手!”

  她們兩人都親眼目睹了剛剛邊不負的狂態,甚至于這位自幼修持佛法的師妃暄都中招,他這么魯莽就……難道說他其實也已經失去了理智?

  正想著。

  蘇景擺了擺手,道:“沒關系的,我沒事……你看,我現在可是很理智的。”

  何止是理智。

  甚至于,之前本以為是自己的靈識絲毫不受邪帝舍利的影響,但邊不負隔著銅罐碰觸都能受到影響,為何我就這么任由它**著,卻一點異樣的感覺都沒有?

  甚至于,如今親手握住邪帝舍利,心底竟也半點波瀾不生。

  就好像,我握的壓根就不是什么充滿了邪念的邪帝舍利,而是一件死物一般。

  而這時,親手碰觸邪帝舍利,在他的耳邊,也響起了主神的提示聲。

  檢測到和氏壁,任務已完成,獲得氣運值5000點!請問是否立即回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