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七十八章 造化

  “進去了呢。”

  蘇景此時也正躲在暗處,悄悄的關注著慕容若,直到看到她被了空等人迎了進去……

  他這才輕輕的松了口氣。

  很好。

  怎么說呢,只要沒有被第一時間看穿,那么被看穿的可能性就不是很大了。

  而且,容若聰明機智,再加上之前我教了她一大堆諸如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亦或者是風吹旗動,是風在動還是旗在動之類超級有禪機的話,到時候拋出來,誰敢懷疑面前這個少女不是佛法精深無比之人?

  再配合上那半吊子的彼岸劍訣,以及比彼岸劍訣威力更強的多的極情十劍……

  慕容若簡直比師妃暄還要來的師妃暄了。

  而且……

  我也不會給你們太多的機會了。

  想著,蘇景臉上浮現些微自得笑容,怎么說呢,慈航靜齋當代傳人游歷江湖,第一站便是靜念禪院,可謂是給足了了空面子,旁的不說,了空和四大護法金剛等人若是不皆親身陪著,豈不是太過失禮?!

  而若沒了這幾個頂尖高手,和氏璧什么的……還不是手到擒來?

  想著,蘇景慢悠悠的在街道上走著,直至走到一處最為偏僻的角落里,望著與自己一墻之隔的靜念禪院,臉上浮現得意笑容,身影慢慢騰飛而起,落入了院子里。

  此時敵對輪回者仍未曾降臨,除非能修煉出近乎于本能一般感應的高手,否則,基本上是不可能發覺自己頭頂上有人飛過的……蓋因為以靈識飛行,速度極快不說,連帶著不帶半點真氣波動,便宛若飛鳥經過,誰會在意頭頂上一只飛鳥?

  整個靜念禪院之內,有可能發現的,也就是其禪主了空大師,以及四大護法金剛不嗔等人而已,可如今,他們都已經被調虎離山之計給調走了。

  倒不是他們不在意和氏璧的安危,實在是和氏璧已經幾百年未曾現世,如今雖然存放在靜念禪院之中,但事實上,知道這件事情的也就梵清惠、了空以及四大金剛他們六人而已……甚至于連寧道奇,也只知曉和氏璧會成為慈航靜齋挑選天下明主的寶物,但卻不知這寶物如今,其實已不在慈航靜齋之中了。

  也正因為如此,他們也都并沒有太將和氏璧放在心上,只要慈航靜齋那邊不傳出消息,和氏璧便是絕對的安全。

  “可惜啊,你們卻漏算了我的存在。”

  蘇景的身影就那么悄無聲息的落在銅殿頂上……隨即腳下一軟,大腦猛然一陣眩暈,只感覺一股無形無質的力量已經直接順著自己的筋脈涌入……

  這真氣時而陰寒如九幽寒冰,時而灼熱如熾熱熔漿,在筋脈之內四處游走。

  若是常人,恐怕早已經忍不住筋脈腫脹欲裂了,可蘇景曾經服用過洗骨玉髓,筋脈之堅韌遠遠勝過世上的任何人,而明玉嫁衣功更是深得陰寒灼熱之特性……

  蘇景緩緩深吸了口氣,站穩腳步,將自身真氣緩緩收攏,以靈識游走全身。

  難受的感覺立時消散了不少,雖然還有些惡心犯暈,但卻已經在可承受范圍之內了。

  果然如此,真氣對和氏璧有所反應,但靈識的話……

  蘇景瞳孔猛然一縮。

  只感覺,惡心的感覺在逐漸消散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仿佛呼喚一般的低聲呢喃。

  靈識不自覺的受到牽引,甚至于,正在自己**慢慢公轉的金星,也仿佛受到了影響,開始慢慢偏離之前設置好的路線。

  糟糕……連道修修為也被影響嗎?

  蘇景急忙操縱自身紫府識海,輕易的將金星給拉了回來。

  可運轉速度,卻絲毫未曾減慢。

  這么看來,這影響卻似乎是……良性?

  能清楚的感覺到,金星的運轉速度,比起平日里,至少快了三分之一。

  蘇景驀然間醒悟過來,確實,和氏璧的異種能量并不屬于任何一種能量,卻也可同化成任何一種能量,如果是進入了武者的**,那么自然便可以通暢筋脈,強化奇經八脈的承受能力,從而將本來的真氣上限大大提升……

  但自己卻與常人不同。

  自己服用的洗骨玉髓,正與和氏璧的效果有異曲同工之妙,**筋脈早已經被強化至極處,縱然是和氏璧的力量,也無法再將自身筋脈強化太多了……反而是自己的道修修為,靈識頗為微弱。

  而現在,和氏璧之內的力量竟然仿佛是在強化自身靈識活性?!

  如果按照這樣的速度的話……突破煉氣化神之境,也只在須臾之間。

  蘇景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借著唇齒之間的腥味,擺脫了這強烈的**。

  眼下可不是突破的最好時候啊,跟根柱子似的杵在這里,被發現可就不好了。

  他強行按捺著和氏璧對自身靈識的吸引,自袖中摸出了一柄純白色的飛刀。

  隕靈飛刀鋒利無匹,當初慕容若曾經夸口,說此刀成之日,未有天象,不然的話,甚至于可能成為道器也說不定……當時自己也挺不以為然,心道這飛刀除了鋒利之外,難道還有別的優點么?

  可現在看來,還是自己那時的實力委實太低,無法發揮出這隕靈飛刀真正的實力。

  接近道器……

  這隕靈飛刀的威力,恐怕還在魂器和法器之上!

  想著,蘇景握緊飛刀,靈識透入。

  飛刀那近乎于透明的刀刃之上,立時浮現一道淺淺的白色焰氣,似有若無,但仔細看去,卻可看到那燃燒的氤氳。

  果然,得隨著自己的實力精進之后,這隕靈飛刀才能逐漸發揮出去真正的威力。

  蹲下來,小心的將自己的身影完全隱藏在廟頂之上,把飛刀遞到了腳下的頂層。

  堅不可摧的熟銅,就那么直接被飛刀輕巧的劃開了一道缺口,而后來回多來幾道,蘇景儲物空間打開,已經塞進去了一塊偌大的銅塊。

  而蘇景腳下,就那么空出來一個大洞。

  從切開的縫隙向下望去,廟內空空曠曠,果然空無一人……只有一個銅質的小盒,靜靜的擺在桌上。

  無人看守,才反而是真正的安全。

  顯然……了空等人深知知道的人越少越安全的道理。

  蘇景臉上浮現自得笑容,向前踏出,以靈識控制自身慢慢凌空落下,可身子才剛剛落入銅殿范圍之內……那股異樣的感覺頓時來的更為濃烈,仿佛整個人都泡著桑拿一般,渾身上下舒暢到幾乎難以言喻,甚至于差點**出來。

  一時難以控制自身靈識,身影猛然失重,向著下方墜去。

  伸手**在地上一按……移花接玉已經輕巧將自身重力移開。

  他已經輕巧的落在了廟里。

  距離和氏璧,亦已經近在咫尺。

  那股互相吸引的感覺……讓他呼吸不自覺的急促起來。

  倒仿佛放在那里的不是什么和氏璧,而是一個絕世美人一般。

  “看來,我的造化……到了啊。”

  蘇景喃喃自語著,伸手,將和氏璧握在手中。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