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一十六章 你們已經完事了?

  “姑娘……屬下之前一直尋找不到姑娘蹤跡,營救來遲,還望……大膽!你……你是何人,竟然敢對姑娘無禮,還不快住手,吃我一劍!”

  李珺羨才剛剛踏進房間,張口便先是請罪,可罪才剛剛請到一半,抬頭間,卻看到了……讓她震撼的一幕!

  只見自己久尋而不得的姑娘,此時正躺在**,閉著雙眼,臉上更是帶著些痛苦的神色,而一道背影則背對著自己伏在她的身上,一條腿還跨過去,將姑娘整個**都壓在了他的……**,縱然并未有實際的壓上去,但這個動作,已是罪大惡極!

  而雖然看不到他的雙手,但卻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身體正在微微**,顯然雙手正在……正在弄著什么……在他手落下的位置,分明便是……姑娘的身體!!!

  難怪姑娘會臉露痛苦神色……

  李珺羨頓時大怒,怒喝一聲,直接從腰間**了自己的長劍,喝道:“大膽淫賊,狗膽包天,還不速速受死!!!”

  話音落下!

  身影幾乎瞬移一般!

  不過一步間,便跨過了房門到內室的距離,高高舉劍,對著那道猥瑣的背影斬落而下。

  劍勢之上,凝結點點雷光,更有凜冽風勢而起,劍未至,整個房屋瞬間已是在凜冽狂風之下,瞬間被刮的亂七八糟,連帶著墻壁窗口之上,盡皆布上了細碎無比的劍痕……

  “不要!快住手!!”

  上官儀之前還是羞恥不已,甚至于不敢盯著蘇景的眼,只能閉上眼睛,可耳邊聽得那厲喝聲和凜冽的劍勢。

  熟悉的聲音,偏偏在自己最為羞恥的時候出現。

  睜眼,卻正看到了一柄夾雜無盡狂風暴雷的大劍,正對著蘇景斬落而下……

  若是斬實!

  恐怕非得直接將他一劍作兩段不可!

  她急忙驚聲叫了起來。

  可上官儀的反應到底還是遠不及蘇景來的靈敏……

  感覺到背后那凜冽的狂風。

  他瞬間便察覺到,出劍有如道修施展法術……

  這柄劍,是威力更勝魂器的法器!!!

  再要轉身,卻是閃躲不及……

  當下瞳孔一縮。

  信手自儲物戒指之內一握。

  一只手已經直接負在了背后,手中多出了一柄青光閃爍的長劍。

  七星龍淵!

  蘇景直接做出了一式在前世里很多人都耳熟能詳的一式劍技——蘇秦背劍!

  劍刃貼在背上,只聽的呯的一聲巨響。

  蘇景身體巨震,猛然向前撞去……李珺羨手中長劍足足一掌之寬,長度更是遠遠勝過尋常兵器,看起來,便宛若中世級歐洲的騎士長劍一般,只是也許是其中夾雜了道法加持,所以速度絲毫不慢,力量更是遠遠勝之。

  這與其說是劍,卻走的是大刀劈砍之勢!

  真難想象那一個小姑娘嬌小的身軀之內,竟然蘊**如此強大的力量……

  可才沖了些微,蘇景腳下重重一頓!

  力道盡數被轉移到了腳下……紅檀木雕琢而成的精致大床,就那么直接轟然倒塌……上官儀也尖叫一聲,直接掉了下去!

  力道卸盡,蘇景的腳步卻直接站穩。

  只聽得噗噗噗的響聲,如中敗絮。

  背后一陣生疼……

  顯是劍刃之上的風刃,盡數擊在了自己的后背之上……卻被自己的金絲甲給抵擋下來,不然,恐怕自己的后背已是鮮血淋漓!

  顯然,七星龍淵雖可抵擋對方攻擊,但法器之上所帶的效果,卻是無從抵御,難怪慕容若會評價說自己的七星龍淵,不及法器魂器!

  但這又如何……劍不及你,人還不及么?

  “背后偷襲,找死!”

  蘇景厲喝一聲,反手一指點上。

  三分神指——十成功力!

  分金斷玉,已是出手!

  “大膽!”

  李珺羨眼見傾力一擊,竟然還無功而返,對方甚至于連血都沒吐,更是大怒,正欲再出手,卻只覺對方一指點來,其中竟帶著連她也忍不住駭然心驚之力。

  當下急忙反攻為守,橫劍為盾,呯的一聲,肉指與劍接觸,卻有金鐵交鳴之聲交響。

  巨力襲來……

  手臂忍不住一麻,只覺得從劍刃到劍柄,都瞬間變的無比寒冷,幾乎便要握之不住。

  她也不執著,立時松手,掌心之內,雷霆氣勁彌漫。

  正欲出手……

  耳邊卻聽得上官儀的聲音,心知其中可能會有誤會,急忙閃身后撤。

  一道白影卻如跗骨之蛆般跟上,喝道:“偷襲了便想跑么?”

  一退一進……

  蘇景沖的速度卻是比李珺羨更快,已經直接抓住了她的脖頸,狠狠的撞在了墻壁之上……

  隨即看到她那張熟悉的臉。

  李珺羨正欲反擊,卻看到了蘇景的……

  兩人面面相覷,驚道:“怎么是你x2!”

  當下,兩人急忙皆是松手。

  李珺羨更是驚道:“你……你大膽,怎么能隨便騎在姑娘身上?!”

  而這時,上官儀才終于姍姍來遲的喝道:“快住手,珺羨,不可無禮,他是在給我穿衣服。”

  “穿……穿……”

  李珺羨看到蘇景,本已放棄了攻擊,可聽得上官儀的話,卻瞬間臉上滿是動搖神色,驚道:“姑……姑娘你……穿衣服……莫非……你們已經完事了?”

  上官儀:“……………………………………”

  她的臉瞬間變的通紅,怒道:“你……你瞎說什么呢,我受傷了,他幫我看傷口,所以穿衣服……哪有什么完事不完事的,你的心思怎么這么骯臟?”

  “我……對……對不起,姑娘,我不是那個意思。”

  李珺羨立時結結巴巴起來,遲疑道:“只……只是……畢竟姑娘身份特殊,姑娘也該知道,如果姑娘真的跟十一公子……我會很困擾的……”

  “我知道你的意思,所以,還不快過來幫我把衣服給穿上,那個家伙給我系了死扣了。”

  “抱歉,**的衣服太復雜,我脫不好也穿不好……就這樣吧,交給你了。”

  蘇景對李珺羨的印象相當好,或者說她當初主動的示好,實在是給了他很好的印象分,見她來了,而且似乎與上官儀關系不淺,當下也不再多說,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道:“我的話,就避嫌吧。”

  說著,轉身出門!

  而門外……

  正看到聆月往這邊奔來的身影,小姑娘很知道隱藏,從不在尋常人面前顯露自己的道修能力。

  跑起來,自然遠遠比不上李珺羨。

  這才晚了許多……

  見到蘇景,她開心的笑了起來,跑到他的身邊,這才彎腰低低喘息了幾聲,道:“舅舅,我找到了一個很漂亮的小姐姐哦,她跟著我一起過來了,不過她跑的好快,我根本追不上她!”

  “她已經過來了。”

  蘇景摸了摸她的螓首,輕笑道:“那是你上官姐姐的人,這回,她算是徹底安全了。”

  “嗯,那就好!”

  而這時……

  屋內。

  “姑娘,對不住,這回,都是我的過失。”

  李珺羨滿是歉然的說道。

  “沒關系……我也是沒想到一只瘋狗,竟然能瘋到這種程度……”

  上官儀皺眉,道:“好在他已死了,不過這帳,我可不會就這么輕易的算了。”

  “自然不能算了,陰陽道宗教出來的弟子竟然敢行刺你,決不能放過!不過……”

  李珺羨剛殺氣凜然的說了一句,隨即轉為擔憂,問道:“不過姑娘,我看您剛剛衣不蔽體,那個蘇公子又跨在你的身上……你們真的沒有……沒有……”

  “廢話,當然沒有!”

  上官儀沒好氣的說著。

  “那就好……那就好……”

  李珺羨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道:“如果真是這樣,我還真不知道,日后該如何面對這位蘇公子了。”

  她放松的說著,卻沒注意到……

  上官儀那略微紅潤的俏臉。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