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一十一章 男女有別你不知道嗎?

  漸漸的……

  識海逐漸枯萎,可還未曾殆盡。

  畢竟蘇景的靈識此時遠遠算不上強大,比之王安寧,更是弱了何止數倍之多,只不過不知為何,他汲取王安寧之時,王安寧身體雖然可以反抗,但靈識竟然無法反抗……比起明玉功無法汲取比自己實力更強的人的真氣這點,倒是方便了許多。

  依著蘇景的猜測,恐怕是因為識海具象化的緣故?

  因為自己是宇宙,所以可以包容萬物?區區草原,自然無法與自己的宇宙匹敵……

  他不知是否如此,但這個解釋,卻是最為合理的。

  反正……

  王安寧如今,已經淪為自己的食物。

  但也許是下手實在太狠的緣故,并沒有過太久,王安寧便已經幾近油盡燈枯。

  然而,察覺到死亡將近,王安寧卻并不如何恐懼,反而還帶著些慶幸和喜悅……

  如果繼續活下去,說不定自己連靈魂都會被對方所掠奪吧?

  這個怪物……

  只是死前。

  他最后做的,卻并非是給蘇寧臨死反撲,反而死死的盯著蘇景,瞳孔之內帶著如海般幽深的憎惡,更多的,卻是恐懼和絕望,冷冷道:“你死定了……殺了我……師尊不會放過你的,我陰陽道宗不會放過你的……你死定了……”

  蘇景:“抱歉,你活著我都不怕,死了的詛咒,我更不怕了。”

  “哈哈哈哈……這可不是詛咒啊……”

  王安寧**的笑了起來。

  然后……

  瞳孔逐漸呆滯,就那么咽氣了。

  臨死前,看著蘇景的眼神,帶著濃濃的得意!

  好像……他才是勝利的那個一樣。

  “哼……”

  蘇景輕輕哼了一聲,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微帶著幾分酥癢,如果不是碰觸到仍然是滑膩的肌膚的話,說不定自己會誤以為自己長出了第三只眼也說不定……

  不過,就這么短短片刻的時間而已。

  自己的靈識,已經增長了好多。

  甚至于……

  幾乎五成還多。

  他志得意滿的回頭,臉上帶上了欣然的笑意。

  一道白影卻飛快的沖了過來,直接撞進了他的懷里,把他撞的趔趄了兩步,險些摔倒。口中更是擔憂的大叫道:“舅舅,我想死你了……你一下子閉關這么長時間,沒事吧……”

  “本來沒事的。”

  蘇景苦笑起來,揉著自己的肚子,苦著臉道:“但好久沒吃東西,餓的很,剛出來就打了這么一架,更餓了,你這一撞,好像扁了。”

  “我……我給你留著飯呢,這就去給你熱……唔……”

  聆月回頭,看著已成廢墟的別院,臉上露出了呆滯的神色。

  “還是我請你們吃吧。”

  上官儀輕嘆道:“還有周遭百姓,此番皆是因我之故,以至于有今日之禍患,百姓們若有身死者,定然是要給予補償的……不過,唔……”

  她面色慘白,腳步一踉,險些摔倒在地。

  “蘇景,她被打傷了,你的話,應該粗通醫術的吧?”

  曲無憶正色道:“我記得你這段時間,一直都在看憐花寶鑒,上面的醫術……應該略有涉獵吧?”

  “嗯,確實會了不少,快抬進……罷了,去找一家客棧吧!”

  當下,蘇景直接把上官儀背在了背后。

  隨即驚道:“上官兄……你……”

  看起來削瘦倜儻的俊逸公子哥兒,雖然明知道她是個女子,但明明胸前平坦坦的,可靠在自己的背上,怎么感覺如此有料?

  甚至于,頗為兇險!

  上官儀臉上浮現幾分羞澀,低聲道:“我以寶物遮擋自身性征,但只是遮擋而已,并非沒有……沒有……”

  “額,抱歉。”

  蘇景說了一句,道:“走,去有間客棧!”

  四人快步奔了出去。

  此時周遭早已經盡成一片廢墟,到處都是往外奔逃的身影……狼狽不堪,蘇景等人混跡人群中,看起來竟然毫不顯眼。

  一路到了客棧,要了一間上房,又要了一盆熱水。

  看著躺在**,早已經在半路就失去意識的上官儀,之前王安寧還活的時候,她一直都是強行支撐,但如今大敵已死,她也終于放松下來……

  “無憶,**有別,還是你來吧。”

  蘇景自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九珠連環。

  這東西對于外傷,有著極強療效……雖只最后一顆,但該用的時候,他自然也不會吝嗇。

  小心的用溫水將珍珠融化,而后將那水交給曲無憶,他背過身子不看。

  曲無憶接過水,動作卻是相當粗魯,背過身子的蘇景只聽得刺啦一聲,衣衫已被**。

  而后,聽到曲無憶帶著幾分震驚的聲音,道:“不行,蘇景,還是得你來。”

  “什么?”

  蘇景困惑回頭,隨即眼前忍不住一亮。

  只見此時,上官儀正仰躺在**,面色慘白,然肌膚卻如白玉般晃眼,大半個細膩肩頭,連帶著那左側的豐滿都盡**在外……頂端更是微微晃動,似乎是在控訴著曲無憶的粗魯行為。

  可在**上方,一道觸目驚心的傷口,自前胸透入,直接貫穿后背,而其內,更是帶著淡淡的……鋒銳氣息!

  聆月自然曉得,驚道:“是道修的劍氣!”

  “看來,這個家伙的道法修為,當真不俗啊。”

  蘇景皺眉,心知曲無憶乃是武修,自然不知該如何處理,當下顧不得避嫌,上前一步,伸手直接壓上了她胸前……

  曲無憶:“……………………………………”

  “唔……程兄……你……”

  上官儀臉上露出了痛楚神色,只是縱然難捱,她那慘白的俏臉之上,還是浮現嫣紅神色,道:“你……你干什么……”

  “你……你醒了?!”

  蘇景驚奇挑眉,嘆道:“真不是時候……”

  “你……干什么?”

  “沒什么,為你治傷!”

  蘇景五指微微**,手指立時深陷,上官儀低吟一聲……臉上流露古怪神色,而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那正在她**肆虐的古怪劍氣,竟然就那么直接順著那握著自己胸前的大手,飛入了對方手掌之內!

  蘇景松手。

  傷口之上,蘊含的劍氣已經消失不見。

  除了五個清晰的紅色指印……

  “你……”

  上官儀臉上浮現羞惱神色,似乎想說些什么,但知道蘇景只是在為她治傷,當下也不好說,只得閉上雙眼,惱道:“程兄,抓的這么**,你當這是饅頭不成?簡直比剛剛那王安寧的劍給我造成的痛苦還要更甚!”

  “抱歉,但事急從權,得虧了我在這里,不然的話,想祛除這劍氣可不簡單,這個家伙似乎是恨極了你,竟然不惜永久損耗自身修為,也要將自身靈識留在你的**,給你造成傷害,我沒試過,所以才……”

  既然已經看過了,索性也不再避嫌,蘇景端過那碗水,小心的給她清洗傷口,隨后為她按摩周遭大穴。

  最后一顆九珠連環,效果簡直非凡,不過片刻之間,傷口上的紅色血痕已消失不見,甚至于,傷口雖然仍有,但卻有愈合之象,看起來,已經由之前的猙獰,變作了正常。

  “你……你就不能讓旁邊的曲姑娘來么……”

  上官儀看著那在自己胸前肆虐的大手,惱道:“**有別,你不知么?”

  “之前還知道避嫌來著,但這會兒,看都看過了,摸都摸過了,還避個什么嫌?”

  蘇景道:“她武功雖高,但對醫術畢竟不通,我倒是知道一些……而且道修造成的傷口,果然還是得我來。”

  “你……”

  上官儀閉上了眼,不再去看。

  只是痛苦逐漸消失,胸前古怪的感覺……

  她恨恨道:“我真是一點都感激不起你來了,程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