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是不是應該感謝你們這么看的起我?

  下了馬車。……

  我是不是該感謝他們這么看得起我?

  蘇景輕輕哼了一聲,目光在前后車隊打量……

  然后發現,這些女子數量不少,但車隊的人也相當不少,平均每輛馬車旁邊都有兩三個孔武有力的護衛,約莫二十多個人,看來,頗為自信吶,二十多個人看守一百多個人,而且……挺分散的。

  蘇景心頭默默算計,臉上卻不動聲色。

  這時,背后有人慢慢的走了上來,可不就是之前那五大三粗的董龍么。

  他臉上帶著玩味的笑容,道:“姑娘,現在的話,知道我們是什么人了吧?你還想給我們錢嗎?”

  蘇景回頭,臉上已經露出了憤怒神色,可惜他此時有傷在身,面色蒼白,哪里有半點威嚇之意,他冷冷道:“你是想把我跟這些下賤的妓女一起賣掉?”

  董龍哈哈大笑起來,“下賤?你很快也會跟她們一樣下賤了……而且你會比她們更下賤,因為你比她們的價格要更貴,到時候,小婉一定會拼命壓榨你的所有價值,你很快會比她們所有人都下賤的。”

  他似乎是特意來奚落蘇景的,在他看來,竟然會有人主動投到人販子的手里,世上再不會有比這家伙更傻的人了。

  蘇景冷冷道:“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嗎?”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嗎?”

  董龍得意大笑道:“我是董龍,是紅樓樓主董小婉的堂兄,是流域的人,而在流域之內,你是誰都沒用……我打算把你賣五千兩的高價,當然,你如果可以拿出比這更多的錢的話,我不是不能放你自由,我只要錢,但誰的錢并不重要,如果你能給我的話,連帶的,我能把你的馬還給你,還會給你足夠的干糧,前提是,你有這么多錢嗎?”

  “我沒這么多錢。”

  “那不就結了……”

  “但我就算有這么多錢,也不會給你。”

  蘇景冷冷的撇了董龍一眼,道:“因為我怕你沒命拿!流域……哼……董小婉……哼……”

  他輕蔑的哼哼了幾聲,直接轉身離去,留下了滿臉迷怔的董龍。

  還是第一次,在祭出了自己的那個了不起的堂妹之后,竟然沒有收獲到驚懼或者忌憚的神態,甚至于,還會有人用這種輕蔑的語氣和自己說話。

  莫非,此人當真……

  他臉上神色莫名的變的驚疑不定起來。

  總不至于,她是流域哪位老大的禁臠吧?

  是掌管流域所有鐵器的鐵心狂?還是那統率盜門的盜跖?還是……

  這個女人的身份,莫非還很不簡單?

  “可別賺錢不成,賠了命啊!”

  董龍喃喃道:“看來,要想辦法把這家伙的底細給挖出來,好在這家伙看起來沒什么心機,很好騙的樣子……”

  而蘇景,背對著董龍的面容露出了智計得逞的笑容,一閃而逝,隨后轉為怒氣沖沖,到了那些女子群里,然后坐到了江素柔的身邊。

  江素柔低聲問道:“剛剛看董老大說話,怎么回事?”

  “沒什么……不過是給他設了個套而已,不知道他會不會上當,現在我傷勢未愈,他們人多,不是動手的時候。”

  蘇景接過了江素柔遞過來的碗,然后從中間正在沸騰的鍋里盛了一碗肉湯。

  董龍生怕把這些女子餓瘦了,因此吃食味道姑且不提,畢竟缺少諸多調料,但食材精美,肉質還是頗為鮮美的。

  得知董龍他們的身份之后,蘇景幾乎確定,他們不可能在這湯里下毒,當下盛了滿滿一碗,慢慢的吹了口氣,一點一點的喝了起來。

  董龍看著蘇景坐在哪里慢慢的吃飯,明明知曉自己此時的處境,卻絲毫沒有驚慌的意思。

  他臉色更為陰沉,走到單為自己一人準備的飯桌旁,問道:“麻子,你有沒有聽說,最近流域的哪位老大收了個很漂亮的禁臠?”

  麻子一邊拿著一塊滾燙的烤肉吃的直哈氣,一邊含糊不清的答道:“嗯?禁臠?這倒是不曾聽說,老大,怎么了?”

  “這個小娘們……恐怕身份不簡單!”

  董龍喃喃道:“咱們可別常年捉雁,今日里卻在這小麻雀手里瞎了眼睛,看來賣她之前,還是要想辦法查清他的身份才行。”

  “查?怎么查?”

  麻子困惑道:“咱們已經跟董大姐說好了,明日午時,她便會在流域外等著咱們,要親自押送這些姑娘們到紅樓……就一天的時間了,想派人去查也來不及啊。”

  “不必那么麻煩,這娘們傲著呢,到時候激她幾句,她肯定什么都說了。”

  董龍左右看了看,問道:“這娘們騎過來的那匹馬呢?”

  麻子道:“被張亮給拿去騎了。”

  “去檢查一下去,看看有沒有什么能證明她身份的東西。”

  董龍冷冷道:“別讓我知道真相,倘若你是在騙我的話,嘿嘿……到時候,有得你苦頭吃!”

  他陰冷的笑了起來。

  蘇景卻似乎對外面發生的一切全然不在意的模樣,只是悠然的吃著自己的飯菜,他是真的餓壞了……之前還顧忌著飯菜有毒不敢輕易嘗試,但確定了飯菜沒問題之后,自然是大快朵頤。

  只是幾人分享一鍋食物,縱然蘇景臉皮再怎么厚,也不好意思吃太多……

  不過馬車里還有一個烤駱駝腿,雖然現在已經涼了,但畢竟是駱駝肉,稀罕物,吃起來味道應該不錯吧?

  連喝了三碗肉湯之后仍然半飽的蘇景,心底嘀咕起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