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二章 難道明玉功的終極進化方向是偽娘?

  單單這一個設計,這么精致的馬車,看起來與其說是馬車,倒不如說,更像是一個囚困金絲雀的鳥籠。

  馬車之外,一陣得意的狂笑,伴隨著重重的嘲弄之聲。

  “這算不算是人在家中坐,財從天上來?這可是個值錢的物件兒啊。”

  “是啊是啊……還多謝呢,一副好有家教的模樣,看來不是那種泥巴腿兒,而是真正受過教養的,更值錢啊。”

  “依我看還是小心,她孤身一人在外行走,這荒原沙漠之內,雖然沒什么致命的危機,但沒水沒食物,她恐怕不簡單啊。”

  “再不簡單又能如何?落到咱們手里,難道還想好嗎?哈哈哈哈……看來,咱們又可以大大的進益一筆了!”

  幾人越說越是得意,忍不住再次哈哈大笑起來!

  這些人的語氣中,有對蘇景單純天真的嘲弄,更多的,卻是自己突然多了一筆橫財的欣喜……

  而他們絲毫沒有顧忌會被蘇景聽到的打算,甚至于刻意放大了聲音,似乎就是說給蘇景聽的,想要好好的嘲弄一下他。

  “所以說,他們這是打算把我給賣了?”

  蘇景的臉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看著馬車兩邊端坐的幾名女子。

  沒想到這馬車果然是個金絲鳥籠,里面困著的并非什么窮兇極惡的囚犯,恰恰相反,在這馬車里面的,是一個個千嬌百媚的美人,芳齡俱都在二八年華左右,一個個相貌皆是美麗動人。

  這些女子們正用古怪的目光望著蘇景,眼底有惋惜,更多的,卻是憐憫。

  良久之后。

  坐在左側那名黃衫女子輕輕嘆息了一聲,說道:“可不便是賣了嗎?我等便是要被販往紅樓之內的賣笑女子,只是我們身世凄慘,不得自由,契約在他人手中握著,便是逃了也無處安身,可你……你本來不似我等這些可憐女子一般的命運,怎么就傻乎乎的一頭撞進來了呢?”

  “是啊,聽你說話,也不像是貧窮家的女子,怎的這回卻這般莽撞……女子名節重于一切,你一旦入了紅樓,日后再想嫁個好人家,怕是再無可能了。”

  另一名女子也幽幽道:“妹妹你確實是太沖動了,雖然沙漠之上,無水無糧著實難熬,但自這里到流域,已經算不得太遠,你有馬在,快馬加鞭一日也就到了,怎的這么笨,落到了這些人的手里呢?你……你這是生生把自己的下半生都給斷送了啊。”

  說著,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已經不自覺的低頭垂淚了。

  蘇景也呆滯了。

  快馬加鞭一日便到……我也知道啊,可問題是我一不認識方向,二不會騎馬怎么破?對你們而言一日便到的路程,可能我要兩三天才能感到也說不定。

  而且最重要的是……

  他眼皮跳了跳,不敢置信道:“你們……剛剛喊我什么?”

  幾名女子面面相覷,之前那黃衫女子上下打量了蘇景一眼,道:“妹妹你看來年齡不大,我今年已有十八,喊你一聲妹妹,應該是當得吧?”

  她輕輕道:“我不知妹妹你之前是什么身份,但你可知董老大是誰?他是流域紅樓樓主董小婉的堂兄,你落到他的手里,怕是再無逃生之望,日后,我等姐妹恐怕要相依為命了,稱你一聲妹妹,難道不對嗎?”

  “不對,不對!大大的不對了!”

  蘇景大聲的叫了起來,聲音里帶著濃濃的不可思議,“我是個男人啊,你這妹妹妹妹的亂叫,還問我對不對?怎么可能會對?”

  “男……你竟是個男人?”

  那女子也忍不住怔了,仔細打量了蘇景一陣后,嘆息道:“如此說來,怕是更值錢了,只是日后,你估計會被送給某些有特殊愛好的達官貴人吧。”

  “所以我就是個男人也免不了被賣,是吧?”

  蘇景無語,感情自己是撞進了人販子手里了,而且還是那種不拐賣小孩子,只拐賣良家少女的那種……稍帶手的,偶爾還拐賣良家少男,好生冷不忌啊。

  他嘀咕道:“我道之前那些人對我的態度那么好,又是給我送水,又是給我送駱駝腿的,感情是把我當成了肥羊了?”

  “是啊……如小兄弟你這等容貌的,無論是男是女,都定然能賣一個好的價錢,我們都是他花大價錢從軍營買來的,他不過是從我們身上賺一個差價而已,但你的話,就完全是純粹的收益了。”

  黃衫女子又仔細打量了一眼蘇景,遲疑道:“不過……小兄弟你若真是一位少年郎的話,那么,你長的還真是漂亮呢。”

  是嗎?

  蘇景心道說起來你可能不信,我現在到底長什么樣子,連我自己都不知道了。

  畢竟用了九珠連環之后,因為一直跟人同行,蘇景不方便摘下自己的斗笠和布條,一直都沒來得及看一下自己的面容。

  他干笑了笑,道:“不知哪位姐姐可以借我一面鏡子呢?”

  其中一名看起來二十余歲的少婦從懷中取出了一面鏡子,遞給了蘇景。

  蘇景一邊把鏡子對在自己的面前,一邊在心底里嘀咕,心道這古代的鏡子這么粗糙,看來日后若是真沒錢了,把鏡子的工藝給搗鼓出來,說不得世界首富就是自己的了。

  所有的念頭都在看到鏡子里那張面容的一瞬間,停止了。

  帶著些樸黃的銅鏡,看起來并不是太過清晰,但就算如此,仍然可以清楚的看到鏡子里面的那道憔悴的身影。

  五官柔美,長發披散,看起來便是一個極其精致的人兒,嘴唇因為長時間未曾喝水有些干裂,只是縱然缺水,皮膚竟然絲毫不顯枯黃,仍然白皙如玉,只是帶著些許的憔悴之感,看起來,格外的惹人憐惜。

  怎么說呢,以前的話如果說有五分像是女人的話,現在,已經有七分了。

  是因為九珠連環用的太多,所以效果過好,多余的藥性都用來溫養自己的皮膚了么?反正現在自己的皮膚感覺比起在阿房宮的時候,簡直要好了太多太多,甚至于,恐怕和那可愛的小穹比起來,也差不太多了。

  蘇景:“………………………………”

  難道作為修煉明玉功的代價,我的終極進化方向,竟然是一只偽娘么?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