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都落單了你還不露面嗎?

  “其實,我們所有人都忽略了一個重點!”

  蘇景想了想自己所知道的劇情,他不敢說的太過直接,而是相對隱晦些,盡量將其以推測的形式說出來,說道:“別忘了,劍神劍圣之戰,其實是有陰謀穿插在其中的,阻止神圣之戰,說白了,只要我們拆穿這個陰謀,應該就可以了!”

  “而陰謀據說是與皇城有關?”

  李清川接口說道。

  剛剛蘇景跟慕容若聊組隊的事情,她一直在旁不插嘴,這會兒說起了正事,她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見,“我總覺得,如果跟皇城有關的話,那只能是……”

  慕容若斷言道:“造反!你們其實是說,決戰其實是為了造反?”

  “調虎離山吧。”

  蘇景微笑,心道你們猜出的越多越好,倒省的我太過突出了,他正色道:“戰場會在紫禁之巔,估計就是想把所有人都調離自己的守衛,就好像如果你是個圍棋手,而有人告訴你,在你的隔壁,有兩個大國手正在對弈,你動不動心?”

  慕容若問道:“什么是圍棋手?”

  “圍棋……你們沒聽過嗎?”

  慕容若和李清川同時點頭。

  蘇景頓時無奈,嘆道:“好吧,假如你是個色中餓鬼,有人告訴你在你的隔壁房間里躺著兩個絕世美女,而且被剝光光了,你會不會忍耐不住?”

  慕容若古怪的看了蘇景一眼,道:“比喻古怪了些,但我能理解,這種事情,肯定忍耐不住了。”

  而李清川已經白了蘇景一下,鄙夷道:“慕姑娘就是劍客,你直白說假如在她的隔壁,有兩個絕世劍客在比劍什么的不就可以了嗎?”

  蘇景:“………………………………”

  他嘆了口氣,說道:“總之……這兩人比武,定然是個撰頭,這點我基本上可以確定,而且兩人中定然有一人是局中人,不然的話,這決斗是打不起來的,只是不知到底是誰挑戰誰,倘若能知道這點的話,就能知道是誰有問題,我們對癥下藥,把握自然比墨少歌他們的什么打傷劍神劍圣中的一人來的大的多!”

  “可是到哪里去找西門吹雪或者葉孤城?”

  “這就是我的問題了。”

  蘇景輕嘆道:“托了之前氣運值低的福,我養成了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習慣,只要我愿意,我可以探知到很多的信息,九月十五,現在的話……”

  他拍了拍隔壁一位正在飲酒的江湖人的肩膀,笑道:“兄弟,今天多少號來著?”

  “九月初八啊!”

  那人莫名其妙的被拍了肩膀,回過頭來,近距離之下,看到蘇景那張猙獰可怕的臉,甚至于因為曾經用冰霜凍結的緣故,臉上的表情宛若僵尸般……

  他登時打了個哆嗦,之前被人打擾的不快立時消失,帶著些驚恐的回答了一句。

  “謝了!”

  蘇景用自以為很和氣,實則無比可怕的聲音,面無表情的說出了感謝。

  那人再度打了個哆嗦,忍不住屁股動了動,趕緊結賬走人。

  蘇景回過頭來,認真看著慕容若和李清川,道:“七天之內,我會想辦法搞清楚所有的秘密,但我也需要你們兩個為我辦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混入皇城!”

  蘇景正色道:“皇城之內,定然戒備森嚴,你們要想辦法成為其中一名侍衛,地位越高越好,到時候,見機行事,人越多越是有一種從眾心理,倘若兩人真要比斗,皇城之內未必允許,你們若混跡在侍衛中,也許可以混水摸魚也說不定,……反正九月十五是最后一天,我們只要撐過這最后一天,難度不大!!”

  “混成侍衛嗎?”

  慕容若認真道:“難度不小,但應該沒問題。”

  她看向了李清川。

  李清川道:“我也可以……我對皇城之內的規矩很熟悉,雖然不會輕功,但只要能給我一身侍衛的衣服,我就能混進去!”

  “我會給你的。”

  “嗯,那咱們就分頭行動了,到時候,我會想辦法去找你們的。”

  “那就這樣說定了,還有……”

  慕容若關切的看了蘇景一眼,道:“你現在臉上的有點嚇人,武藝又低,千萬小心別被人打傷了。”

  她的意思很明顯,你現在的模樣看起來實在欠揍,可別被人給打了悶棍了。

  “哈哈哈哈……說不定人家看我可憐,反而會施舍我一點銀錢呢?”

  慕容若嘆了口氣,道:“日后我會問問我師父,面容被毀,有沒有什么好辦法的。”

  “不用了,我已經有辦法了。”

  “是嗎?那就好……”

  慕容若笑了笑,正要拉著李清川離開,李清川卻突然道:“對了,還有一件事情。”

  蘇景問道:“什么事情?”

  “我們既然分頭行事,那么在這里想要周轉的開,恐怕銀錢是少不了的吧?”

  她認真道:“慕姑娘,你有錢嗎?”

  慕容若攤手道:“我一直在門派內部修煉,哪里會有錢?”

  然后,兩女的視線都看向了蘇景。

  蘇景無奈的嘆息了一聲,從口袋里掏出了幾錠金元寶,嘆道:“這可是我自己舉報自己才得來的賞銀,你們兩個,可得省著點兒花呀!”

  “自己舉報自己得賞銀?你到底是多缺錢花?”

  李清川卻不客氣,從蘇景手中拿過錢之后,跟慕容若兩人一起離開了。

  整張桌子,就只剩下蘇景一個人,而這時候……攤位老板端著剛炒出來的兩盤炒菜和酒上來了,看到只剩蘇景一人,困惑道:“爺……人……人呢?”

  “自然是走了,放心,酒錢少不了你的!”

  說著,蘇景直接拋給他一小顆銀錠。

  老板頓時笑呵呵的下去了。

  只剩下了蘇景一人,他幽幽感嘆道:“真不容易啊,說了這么多,總算是把事情都給說開了……”

  為了弄些好處,又要有人幫我完成任務,我這樣滿口的忽悠,也是夠累人的。

  不過慕容若確實是個不錯的隊友,如果她有興趣跟自己組隊的話,那么還是同意吧……最起碼,這女人沒什么心機。

  悠然的吃完了飯菜。

  在元辰大陸,先是被困樊籠,后來一路逃亡,都沒得吃些好東西,現在的話,總算是可以一飽口福了!

  老板手藝不錯,哪怕三人份的飯菜,蘇景一個人仍然吃的精光!

  然后,他微笑起身,往街道上走去。

  沿途還不時找人詢問一番,仿佛是有目的一般,只是地方,卻越來越是偏僻,人也越來越少。

  直到來到了一處偏僻的胡同里。

  周圍已經一片安靜,空寂幽幽,沒有半點回聲。

  蘇景突然站定了腳步,臉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道:“一路跟著我們這么久,現在我都落單了,你還不露面嗎?”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