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零八章 MT的話語還是很重要的

  果然跟著這些道家之人是正確的決定!

  蘇景一邊手持碧血照丹青大肆殺戮,一邊心頭暗暗慶幸自己之前的選擇。

  在之前,追捕自己的,都是秦國最為精銳的黑龍衛……黑龍衛不僅訓練精良,且加入最低等級便是煉氣境,以蘇景的實力,至多對付三個四個而已。

  可如今,自己與道家之人廝混在一處,而且還是一隊看起來并沒有太過重要人物的道家隊伍……

  果然,追捕的強度立時便降了下來。

  畢竟,恐怕沒人想象的到,一個大秦帝國的公子,卻跟秦國被通緝許久的通緝犯們廝混在了一處。

  眾人一起往大乾方向行進,沿途但凡遇到城池,都會小心繞過……派出其中一個身世清白的兄弟施展道家秘術混進城買些吃食,供大家食用。

  偶爾還是會遇到秦國的將士追擊,但那些追兵的實力卻也不過都是些普通人程度,縱然訓練有素,以蘇景等人的實力,卻并非吃不消,且戰且退之下,逃的快些,那些秦國士兵們,也并沒有追擊不休。

  只能說……

  道家之人如今在秦國不受歡迎,但卻并未犯下多么重大的錯誤,僅僅只是不被秦政容納而已,因此,將其驅趕便是,若能抓住換些賞錢也行,但卻犯不著送上自己的性命。

  便好比這次……

  眼見取勝無望。

  那些秦國將士們似乎意識到了這是塊難啃的骨頭,當下都慢慢的退去了。

  留下了一地狼藉。

  以及身上帶傷的蘇景等人……

  這樣的場景已經發生了很多次。

  上有所惡,下必效鄢!

  秦政容不得道家,便是整個秦國都容不得道家……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里,眾人竟然遭受到了十七次遭遇戰,中途又有兩名道家之人負傷過重死去。

  加上蘇景在內,隊伍也只剩下了七人。

  而且幾乎個個帶傷。

  尤其蘇景,短短一個月的時間里,他的身上幾乎添滿了傷疤,畢竟沖殺在最前,縱然有筱竹師兄妹兩人掩護,卻也難滴水不漏,受傷幾乎是經常的事情,好在移花接玉神效無比,總能讓蘇景避開最為致命的傷害。

  不過也真是多虧了這一身傷疤的福,才加入隊伍沒多久,他已經憑借自身的努力,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可和親近,甚至于……眾人有時候反而比較聽取他的意見了。

  只能說……MT的好處啊,挨打最多,但在一個隊伍里也最為重要!

  “給……小蘇,這是我道家的化血止肌膏,敷在身上,對外傷有奇效的,這可是我壓箱底的寶貝,旁人我還不給他呢。”

  微胖的道人姜離,名義上是這個隊伍里輩份最高的人……不過脾氣太過軟糯,所以都是筱竹師兄妹兩人做主,他似乎也知道自己沒什么領袖天賦,因此樂得當一個卒子,之前逃離新平郡的時候,就是他用壓箱底的寶貝砸開了城門,這才給了眾人一條生路。

  蘇景對他的印象似乎就是……他壓箱底的寶貝似乎特別多,之前砸開城門的時候心痛的不行,后來遇到了難以抵擋的敵人,他又總能拿出各式威力強大的符咒來,都是壓箱底的寶貝。

  現在,又有了壓箱底的藥了。

  “謝謝!”

  蘇景微笑,接過了藥。

  姜離和善的笑了笑,轉身離開了。

  他才離開沒多久,筱竹的身影已經出現在蘇景的身側,俏麗的臉上帶著些感激神色,輕聲道:“你背后有兩道傷碰不到,我幫你敷一下吧,姜師叔這人很摳的,什么寶貝都要壓箱底,但能被他稱作壓箱底的,都是很珍貴的寶貝,他肯主動拿出來給你,可見其實對你的印象已經很好了。”

  “以真心換真心吧。”

  蘇景自家人知自家事,當初確實是他害死了那個新平郡的將士,導致這些人被強行扣了黑鍋,雖然他們泄露了形跡并非自己的過錯,但如今既然一路同行,便索性多照顧些,因此危險的事情,基本上還是他做的多……恐怕這些人也都是感受到了他的善意了吧?

  不過也算不上危險,他可是知道的,如果不是跟著這些人,讓他人誤以為自己是道家之人,倘若單獨行動,自己面臨的危險還要更強百倍!

  因此,在他們不知道的情況下,各取所需而已!

  不過面對筱竹的善意,他卻微笑著婉拒,道:“還是算了吧,旁的不說,你那師兄如果看到你為我治傷的話,估計會跟我拼命的。”

  被拒絕了,筱竹也不生氣,只是輕嘆道:“師兄性子急躁了些,但本性不壞,而且他……有點太霸道了,從小我就不喜歡他這點,可惜恐怕他是改不了了,他一點都看不到,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們根本逃不了這么遠的。”

  說著,她幽幽嘆息了一聲,然后突然發現了什么似的,驚奇的看著蘇景的臉,道:“小蘇,你的臉……疤痕好像變淡了呢,看起來,已經沒有之前那么可怕了。”

  “是嗎?我倒是沒在意這個。”

  蘇景無所謂的笑了笑。

  “你還真是對自己的臉一點都不在乎呢……是所有男人都像你這樣嗎?”

  “可能只有我吧?”

  蘇景心道最近輪回表越發的灼燙,恐怕這兩天就要再度進入輪回了。

  等到自己從輪回空間之內出來,恐怕就是我跟你們分開的時候……

  等到我恢復了本來的面容,相信誰也認不出我了,到那時,自然是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

  “說起來,現在的話,感覺到了嗎?追捕越來越少了……”

  蘇景問道。

  “嗯,我們現在的話,已經偏離的秦朝的主要三十六郡,之后人煙會越來越荒蕪,再往前走的話,就是三不管的流域了!”

  “嗯,我要去別的地方,你要去大乾朝,到那里,我們就可以分手了。”

  蘇景輕嘆道:“如果不是我,你們未必能走到這里,如果不是你們,我一個人恐怕也很難逃這么遠,這一個月,我們走了多遠?”

  “兩千多里吧。”

  “我竟然用自己的腳走了兩千多里的路。”

  蘇景臉上帶上了幾分唏噓神態,兩千多里……什么概念,雖然一天只是百余里不到,但眾人一路東躲西藏,有時為了避開秦國人口嚴密的城市,還要不惜大繞遠路,說真的,自己身懷真氣,堅持到現在自然并不奇怪,但這些道家之人雖然也有修為,但卻并非真氣,而是與眾不同的功法,因此就體力上,他們跟普通人并沒有什么太大的差異。

  能堅持到現在……也真是不容易。

  “好在之后,會越來越輕松的。”

  筱竹笑了笑,眼見蘇景似乎并不太想跟她說話,當下輕輕嘆息了一聲,道:“好了,不耽擱你療傷了,我知道你喜歡安靜,就不該來打擾你的!”

  說到最后,聲音里不自覺的,帶上了幾分不滿的怨氣。

  倒并非對他有什么好感。

  只是一個多月同行時光,這個丑小子對她一直都是愛理不理,儼然自己是洪水猛獸的姿態……

  我又不會吃了你,至于這么冷遇的模樣嗎?

  她不自覺的鼓起了嘴,自幼便是門派所有人的掌上明珠,相貌極美,兼之秉性上佳,這樣的冷遇,還真是第一次遇到。

  可惜她卻哪里知曉……

  如今蘇景的所有心思,都已經在輪回空間之內了。

  甚至于連身側越發兇險的肖劍的目光,都已經完全顧不得了。

  這次的輪回,對他,至關重要!!!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