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零二章 手腳不干凈的下場

  兩人一時間面面相覷。

  那門將古怪的眼神,卻讓蘇景一陣困惑,心道我都已經毀掉了自己的臉……為何他還能鼓起勇氣仔細打量我……

  突然!

  他的眼睛凝滯了。

  死死的盯著那被門將握在手中的畫卷,里面有一道身影……相貌,相貌都是無比熟悉。

  蘇景心頭頓時無聲霹靂轟過。

  怎么回事?

  我自毀容貌,這件事情沒有被任何人知曉,我也沒有遇到什么追兵,可就算如此,難道還躲不過秦政的天羅地網嗎?!

  注意到那門將在自己臉上仔細打量的神色,以及眼底逐漸浮現的狂喜……他認出我了。

  蘇景心頭再度警兆閃過,現在不是關注自己到底是怎么暴露的時候,更重要的是,如果他在這里叫起來的話,那才是真的危險了!

  “大人,小人這里有寶貝奉上!”

  蘇景急忙高叫了一聲,伸手握住了那門將的胳膊,手中已經握上了一錠金子,金燦燦的光輝,正巧讓后面的百姓都看到了。

  當下,所有的百姓臉上都露出了了然神色,心道竟然是賄賂么?不過急著這么光明正大的送上好處,看來這個臟兮兮的小子身上定然攜帶著不菲的寶貝啊!

  當下,眾人鄙夷的眼光看了那光明正大收受賄賂的門將一眼,然后到一邊去審查了。

  現官不如現管,雖然心中有意見,但現在肯定不會爆發!

  “不……不對啊,他可是……”

  那門將震驚的叫了起來,眼底閃過恍然神色,大聲叫道:“不對,你是……”

  他揚起畫卷,正想高聲大叫你分明便是欽犯,可舉到一半的手突然手肘一麻,不知怎么的,竟然直接向著自己胸口而去,那揚到一半的畫卷也就直接放了下來。

  正要說話。

  胸腹一痛!

  眼角余光看到幽藍之光直接沒體而入。

  剛想說什么,冰冷的感覺瞬間蔓延自四肢百骸,本來即將流淌下來的鮮血,也直接被生生凍結成冰。

  “大人,如果您還嫌不夠的話,小人這里還有別的寶貝,只是實在不方便在這大庭廣眾之下拿出來,要不……咱們去別的地方?”

  說著,蘇景伸手攙扶著那瞪大了眼睛,已經永遠也說不出話來的門將,慢慢的往大門附近休息的小屋里走去,一路攙扶,態度之虔誠,讓那些百姓們都忍不住鄙夷的移開了視線。

  到得房間之內……

  所有人都在外面公干,倒是省了蘇景不少的事。

  眼見周圍沒人了,蘇景這才輕輕的噓了口氣,只覺得短短幾步路,自己的后背幾乎都要濕了。

  剛才真的是生死一線間。

  倘若被人發現半點端倪,恐怕自己立即就會陷入周圍那數十名將士的包圍,縱然自己闖了出去,不會騎馬,恐怕很快就會被騎兵給逮到,周圍方圓數里內都是平原,躲都沒地方躲。

  “但他們到底是怎么知道我毀了自己的容的??我明明沒有告訴任何人……”

  蘇景把房門堵死,這才拿過了那門將手中的畫卷細細打量。

  分明便是自己毀容后的模樣……

  所以說,我毀掉了自己的臉,到底有什么意義?

  僅僅只是逃出了咸陽城嗎?

  或者說,到底哪里露出了破綻,他們是怎么知道我現在的模樣的?

  蘇景隱隱然覺得,如果不搞清楚這點的話,日后就算自己再如何變化,恐怕仍然逃不過敵人的追捕。

  他突然一怔,想到了一個問題。

  似乎……自己逃出咸陽的時候,他們還不知道自己容貌已變,但現在自己逃出來不過幾日,他們竟然便已經將這畫卷流傳到這頗遠之處,看來應該是前后腳的功夫而已。

  而這段時間的話……

  似乎只有秦亥的死訊被得知。

  蘇景心頭突然閃過了一道神秘的黑影,或者說……如今的話,這黑影也未必會神秘了。

  十有八九便是……

  “韓無垢!!!”

  小穹跟自己說過,他會回朔之術,之前自己與秦亥爭斗,他便曾根據周邊的環境查探出了自己與其的爭斗細節,會不會這回也是……是根據秦亥的遺體還是破廟的環境?

  不管哪個,看來日后,定然要動手干凈些了!

  可現在的問題是……

  我該怎么逃出去呢?

  蘇景臉上露出了苦惱的神色,他在這軍營休息之地左右翻了翻,然后發現,自己毀容前的面容已經只剩一小部分,看來是之前送過來的,而如今又送過來毀容后的。

  “可惜了,如果真有石乳玉液的話,現在我立即恢復舊容,到時候反而更容易隱藏自己。”

  可惜自己被坑了……

  或者說武斷主義害死人,我當初怎么就瞎了狗眼,認為這東西是石乳玉液呢?能夠美容養顏的寶物,秦政舍得一下子賜給秦亥那么多嗎?估計剛剛好也夠他一個人用吧。

  但現在的話,我要怎么逃出去呢?

  蘇景苦了臉了,之前以為自己絕對安全,所以大咧咧的就進來了,卻不知自己其實早已經暴露,現在在想出去,可就難了。

  但問題是這里也不安全,外面到處都是守城的士兵,隨時都有可能有人進來……一旦被發現,就徹底完蛋了。

  好在現在的話……似乎所有人都認為這個門將是真的在收取賄賂,一時間倒是沒什么人打擾他們!

  足足在半個時辰之后。

  “咦?趙老大怎么搞的?這回收了什么寶貝收這么長時間?該不會想著吃獨食不分兄弟們一伙吧?”

  終于,其他那些一開始還在看熱鬧的將士們發現了不對,心道老趙這家伙素來手快,今天怎么卻變的這么慢了?

  當下,有人忍不住趴在那緊閉的房門前聽了聽,卻沒聽到任何動靜。

  困惑的推門。

  房門竟然并未上鎖,而是直接應聲而開。

  “這家伙,干壞事都不關門了。”

  驚叫了一聲,那人往里面看去,然后看到了被剝的只剩里衣的尸首,頭顱低垂,眼神渙散,胸口還有一道幽深的傷痕,傷口冰封,根本看不出到底什么時候死的。

  “糟糕!!!老趙死了!”

  “有人襲擊我大秦將士,速速全城戒嚴,決不可讓任何人出得城去!”

  “兇手是誰?!”

  “鬼知道啊,但他肯定是穿著老趙的軍服跑啦!”

  “追,兄弟們看到臉生的將士,直接抓了!”

  這些人反應極快,當下立即封鎖城門,有人跑去別的城門傳迅,而大部分將士,則已經飛快的沖進了內城之中。

  很快,四方城門盡數關閉。

  所有人都開始嚴陣以待,在這和平時期,一名將士被殺死的營地中,這簡直是天大的事情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