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章 想當然要不得啊

  蘇景愣了,怎么這寶物,難道還不是石乳玉液不成?

  可仔細一想,確實,自己殺死了秦亥之后,從他身上得到了此物,聞著通體舒暢,而且其色澤晶瑩,一眼望之便可知曉定然是極其了不得的寶物。

  再加上之前自己曾經親耳聽小穹說過,秦政曾經賜下石乳玉液給秦亥使用,而他也確實的使用石乳玉液恢復了他那被毀掉的面容……自己就主觀的認為這定然就是剩下的石乳玉液,可事實上,好像誰都沒有跟自己說過,這就是石乳玉液。

  “此物珍貴,當不下萬年石乳玉液。”

  蘇陌如端詳著蘇景的臉,認真道:“只是其藥性卻與石乳玉液截然相反,倘若石乳玉液可令肌膚緊致的話,那么此物便是可讓碰觸之物松馳,倘若你真將其當作石乳玉液敷在臉上的話,恐怕到時候,這張臉受傷之后再迸裂開來,可就真就要不得了。”

  她臉上露出了唏噓的笑容,嘆道:“所以說小兄弟,你搞錯了,此物并非石乳玉液,看來你之前的謀算,終究是錯了!”

  蘇陌如看著蘇景的眼神里帶著些憐惜,看來她是認為蘇景自覺有石乳玉液這等寶物,是以才毀去了自己的臉,但如今石乳玉液竟然不是石乳玉液,那么面容復蘇無望……

  她輕嘆道:“小兄弟,我之前的話依然算數,你若有興趣……”

  “不必!不是就不是吧……”

  出乎意料的,蘇景并沒有如蘇陌如所想的那般失落或者驚慌,反而表現相當灑脫,微笑道:“是或者不是沒多大區別,跟性命比起來,臉這東西,不要也就罷了!無所謂……”

  蘇陌如看著蘇景的眼神頓時變的極為欽佩,身為最為重視自己容貌的女子,她實在無法想象,竟然有人會這般壯士斷腕,而且明明有希望復蘇,卻僅僅因為不想連累他人而拒絕。

  “小兄弟宅心仁厚,陌如佩服!敢問小兄弟尊姓大名。”

  蘇景一怔,這才反應過來,兩人對話良久,她竟然從未曾詢問過自己的姓名。

  估計之前,她真的就當作是兩人萍水相逢,是以對自己的名字都不感興趣,而現在的話,她才剛剛對自己另眼相看。

  他微笑道:“尊不敢當,我姓蘇,名景,說起來,與姑娘還是本家呢。”

  “是嗎?真巧啊……”

  蘇陌如輕輕笑了笑,沒有多說些什么,只是把手中那瓶東西遞了過去。

  蘇景接過,問道:“敢問姑娘,這東西既然不是石乳玉液,那又是何物?”

  蘇陌如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只知道此物雖為液體,但服入口中,卻瞬間氣化,其味凝而不散,瞬間便可通達四肢百骸,可見定然是極其珍貴之物,甚至于,說不定這東西比石乳玉液更為寶貴呢,應該是修煉方面的寶物,但陌如卻從未見過!”

  “是嗎?說起來還得多些姑娘呢,又救了我的性命。”

  蘇景感嘆道:“如果我真的就抱持著這樣的誤會,把這東西給敷在了臉上,恐怕下場不會太好。”

  “確實如此……我雖不知此物到底是什么東西,但卻也可知曉此物乃是內服的,而且對身體定然有極大的好處……到時候豈非浪費了寶物?”

  “是啊……多虧了姑娘啊!”

  蘇景唏噓嘆息,如果仍然是以前那張臉的話,此時的他看起來,定然是憂郁貴公子的形象,可惜此時的他面容盡毀,看起來宛若厲鬼,也就是聲音還算清澈,不然的話,恐怕讓人連跟他對話的興趣都沒有。

  注意到蘇陌如臉上那古怪的神色,他困惑道:“怎么?姑娘還有什么問題……”

  “沒……只是覺得蘇公子好生灑脫,我心中佩服而已!”

  蘇陌如自覺自己萬萬做不到那般灑脫。

  可惜她卻哪里知曉蘇景的心思……

  唉……看來日后,還是要浪費一部分氣運值了。

  蘇景靜靜的望著窗外行走的馬車,臉上露出了憂郁的神色,怎么說呢……他曾經體驗過那種走路都踩到香蕉皮的倒霉到底是什么感覺!

  可能夠讓被毀掉的面容恢復舊觀的,就蘇景所知,還是有不少的,現在看來,少不得要跟主神打一次交道了。

  輕輕嘆息一聲,他微笑道:“好了,如今我傷勢已經在蘇姑娘的幫助下恢復了大半,眼下小蠻姑娘說的對,男女有別,我實在是不方便再在這馬車里面了,這便跟兩位姑娘告辭吧!”

  蘇陌如驚奇道:“啊?蘇公子這就走?!”

  “嗯,我眼下正在被人追殺,倘若被發現,恐怕連累了姑娘!”

  蘇景笑道:“不過姑娘救命之恩,我自然記在心上,日后但有所需,蘇景決不推辭!”

  旁邊小蠻一臉不爽道:“你可是剛剛才拒絕了我家小姐的要求呢!”

  “小蠻!蘇公子拒絕我們,是因為他不想連累我們,你怎可如此是非不分?!”

  蘇陌如厲色訓斥了一句,嘆道:“既然蘇公子執意要走,陌如也不阻攔,只是此處前后皆無人煙……”

  “所以我想買姑娘一匹馬。”

  蘇景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張銀票,剛要說話,卻直接被蘇陌如嚴辭拒絕,“蘇公子說的哪里話,你我萍水相逢,區區一匹馬,難道還要買嗎?正巧我車隊中有閑置的馬匹,隨便騎一匹去便是!”

  “也好,那我就不客氣了!”

  蘇景也不執拗,而是從善如流的答應了下來。

  這位萬葉飛花谷的蘇陌如,身份似乎極不簡單,馬車外面,前后馬匹之上,盡是保護她的高手!

  依蘇景感覺,其中兩人給人的感覺頗為晦澀,估計至少也是神海境的高手!

  而其為首者,卻是一爽朗大漢,聽說蘇景要走,他哈哈大笑著挽留道:“怎么小兄弟這么急著便走?何不隨著我們一起去那谷中休息幾日呢?”

  蘇景婉拒道:“抱歉,實在是身有要事,不得不走!”

  “也好,小四,牽一匹好馬來,送這位小兄弟上路!”

  “多謝了!”

  蘇景接受了那大漢的好意,上了馬,然后慢慢的向著另外一個方向去了!

  “他好像……壓根就不會騎馬呢!”

  看著蘇景在駿馬之上那左右搖晃的身影,小蠻皺眉道:“真是奇怪了,小姐你還說這家伙與眾不同,但好像四五歲的小孩子就會騎馬了吧?他這么大了卻……呀,他掉下來了!”

  看著那遠處的景象,掉到地面上的那人狼狽的爬起來,然后重新爬上了馬上!

  蘇陌如頓時忍俊不禁!輕嘆道:“可能,他就是個與眾不同的人吧,畢竟……單單那瓶被誤會的石乳玉液,恐怕就已經是比我想要保存的那天山雪靈芝更寶貴的寶物了,那等寶物他都可以隨手遞給我,他之前那般戒備的,定然是更為珍貴的寶物!”

  小蠻皺眉道:“可惜長的難看了些……”

  “你這丫頭啊,怎么就是喜歡以表象看人呢,好了,我們繼續走吧,過了前面扶風郡,就要到家了,我們走吧。”

  “嗯,終于到家啦。”

  小蠻嘻嘻笑了起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