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九十八章 你到底跟自己多大仇?

  “自由的感覺……真好啊!”

  一路狂奔了半個多時辰。

  直到沿途看到一溜蜿延的小溪,溪水清澈見底,川流不息。

  感嘆一聲果然古代就是沒有現代方便,渴了連口礦泉水都喝不上,蘇景也顧不得講究了,蹲在一處蜿延的小溪邊,就著河水痛痛快快的喝了個飽……

  然后看向了水中自己的倒影。

  終于成功的逃了出來,付出的代價卻也相當不菲。

  本來白凈的臉龐,此時已經被橫七豎八的傷痕給取代,再加上冰霜冰凍之后,看起來,當真是觸目驚心,宛若僵尸一般。

  這般猙獰可怕的面容,當真是令人一陣眼暈迷眩……

  伸手入水,拘起一蓬打在臉上,冰冷的河水,讓蘇景有些朦朧的意識清醒了許多。

  之前與秦亥一場大戰,絕對實力的差距,讓蘇景早已經受了不輕的傷,再加上他壓根就沒時間療養,一直都只是強壓著,到如今……體內隱隱作痛的感覺越發的劇烈,而之前的斷臂雖然被秦蘇給接上,但畢竟時間太短,同樣也感覺已經頗為滯澀。

  “看來……得趕緊找個地方歇息才成,不然的話,追兵追上來,恐怕我連反抗的力氣都沒了!”

  蘇景喃喃說著,剛想起身,頭部卻猛然一陣眩暈,從逃出阿房宮到如今,僅僅只吃了三個包子,精神無比的緊繃……到如今甫一放松,竟然隱隱然要……

  噗通一聲,他已經直接一頭砸進了湖水之中!

  意識……陷入了昏沉之中。

  最后一個念頭卻是……幸虧自己逃的夠遠,一時三刻之內,秦國的人應該還不知道自己已經逃出來了吧?

  可別醒過來的時候,又已經被抓了回去。

  意識昏昏沉沉,仿佛在海面上飄蕩,時起時伏……

  身體不時傳來一陣刺痛。

  在一陣晃晃悠悠中。

  蘇景慢慢恢復了意識。

  耳邊響起了模模糊糊的聲音,似乎是正在對話。

  而她們對話的核心,好像便是自己。

  “大小姐,您救了這個小乞丐,我能明白您是一慣心善,可咱們把他從湖里撿上來就行了唄……您干嘛非要把他帶到車上?這么臟又這么丑……”

  清婉的聲音道:“好了,小蠻你別太以貌取人,這位小兄弟……恐怕可不簡單呢。”

  前一道聲音抱怨道:“能有什么不簡單的,長的這么丑……”

  “能在昏迷中尚且自發在臉上凝結一層寒冰,讓自己不被河水溺死,功力如何姑且不說,單單這功法的威力,你口中這丑乞丐,恐怕來歷不凡呢!”

  “再不凡他也弄臟了小姐你的馬車……賠的起嗎他?”

  對話聲逐漸清晰,感覺也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身下……晃蕩的感覺……

  我這是在馬車上?還是囚籠?

  蘇景慢慢睜眼,車頂那紅色的頂梁逐漸清晰,甚至于上面的紋路都可以看到,打磨的極其細致,一看便可知價值不菲。

  不是敵人,如果是敵人的話,不可能把我放在這么華貴的馬車上。

  他第一時間向自己的胸口摸去。

  還好,襄桓留下的玉還在!

  之前從秦亥身上得到的石乳玉液和那圣陽補氣丹也在……看來自己并沒有被人搜身什么的。

  蘇景輕輕的松了口氣,這才有閑暇看向了周圍的景致。

  然后,看到了一張嫌棄的臉,本來還頗為可愛,只是此時俏臉卻拉的老長,對蘇景的舉動頗為不以為然般,不滿道:“哼,一個小乞丐而已,能有什么寶貝東西,你至于這么慌嗎?搞的我們救你是圖你什么東西似的……”

  蘇景沒有答話,而是向著周圍仔細打量了一眼。

  自己確實是在一輛正在慢慢行走的馬車上,車輛頗為寬闊,做工也極其不凡……

  而在馬車上,僅僅只有兩名女子。

  一名約莫雙十年華的溫婉女子,相貌極美,尤其是那一雙眼眸,清澈如水,注意到蘇景審視的眼光,她微笑著點了點頭,道:“小兄弟你終于醒過來了。”

  而在這女子身側,那滿臉嫌棄的是個十四五歲的小姑娘,扎著雙環鬢,看來是個丫環。

  她不滿的對蘇景道:“好了,你人都醒過來了,那么也該出去了吧?男女授受不親,之前你昏迷坐不了馬,所以才讓你躺在這車上,現在的話,避嫌啊你懂嗎?”

  “小蠻,不可對這位小兄弟如此無禮!”

  那女子輕輕斥責了一句,柔聲道:“小兄弟,你不用如此戒備,你身上受了不輕的內傷,雖然我已經給你施以金針之術,但受傷的地方卻沒那么容易痊愈,亂動的話,會牽引傷口的。”

  “是你們救了我?”

  蘇景左右看了看,馬車正在寬闊的大路上行駛,而透過那搖晃的窗簾,可以看到外面數十騎駿馬跟隨……看來此女來歷非凡。

  “當然是我們救了你,不是我們的話,你現在還在水里泡發呢!整個人都腫了一圈了……”

  名為小蠻的小丫環嘀咕道:“結果醒過來就對我們滿臉戒備的,什么態度啊,早知道就不救你了!”

  “小蠻,也許這位小兄弟是有著難言之隱呢!”

  那女子微笑道:“小兄弟你別誤會,我們并不是貪圖你的什么,僅僅是醫者父母心,不能眼見你在河水中漂流而已。”

  “多謝了!”

  蘇景問道:“我昏迷了多久?”

  “半個時辰。”

  蘇景聞言,頓時輕輕松了口氣,心道幸虧時間不長,不然的話,保不準什么時候秦國的將士就會追出來……以自己如今的武力,面對尋常士官還好,倘若是血龍衛的話,恐怕必死無疑!

  感覺了一下身上,確實,之前的斷臂已經舒緩了許多,似乎是有專人為自己按摩正骨過,而之前秦亥在體內留下的暗創痛苦也減輕極多,他對那女子拱手道:“多謝小姐救命之恩了,敢問小姐芳名,我們現在正在往哪里走?”

  那女子微笑道:“我叫蘇陌如,是萬葉飛花谷的一名普通弟子,之前回家看望家中父母,回谷途中,經過之前那道小河,正巧看到小兄弟你落在河中漂流,因為小兄弟你傷勢不輕,貿然叫醒你恐怕會加重傷勢,所以只能暫時帶著你了,眼下,我們正在往萬葉飛花谷中去。”

  “萬葉飛花谷?”

  蘇景挑眉,完全沒聽過。

  小蠻本來正挺著嬌小的胸膛,似乎在等待蘇景震驚的眼神,可看得他一副完全無動于衷的模樣,頓時不滿的撇了撇嘴,嘀咕道:“孤陋寡聞的土包子。”

  蘇景對她理也不理,只是鄭重的對名為蘇陌如的女子認真道:“多謝姑娘救命之恩,日后若有機會,定然百倍奉還。”

  蘇陌如微笑道:“都說了只是醫者父母心而已,我救小兄弟,可不是圖的小兄弟什么,只是我心中有一困惑,可能冒昧了些,不知小兄弟可否解答?”

  “請講。”

  蘇陌如深深的看了蘇景一眼,問道:“小兄弟臉上的傷痕,可是你自己劃的?!”

  “什么×2?!!”

  蘇景頓時面色大變。

  而她身側的那小丫環小蠻,臉上也露出了震驚的眼神,驚駭道:“你那么難看的臉,竟然是自己弄的?!為什么,你瘋了不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