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九十五章 我很丑 可是我很溫柔

  “大爺,來個包子!吶,給你錢!”

  “額……小兄弟……呀……”

  賣包子的老大爺看到一張猙獰可怕的面容,頓時嚇的一個哆嗦,包子直接掉在了地上!

  蘇景歉然道:“抱歉,大爺,我小時候遭過山賊,被他們劃傷了臉,嚇到您了,不好意思!

  “沒……沒什么。”

  賣包子的老頭憐惜的看了眼蘇景,年紀輕輕卻已經……他嘆道:“只不過小兄弟啊,一個包子才一文錢而已,你給我一百兩,我找不開啊!”

  “找不開嗎?可我也沒零錢吶,那我要三個吧,剩下的錢就不用找了!”

  蘇景拿了三個包子,也不要找回了,一邊慢慢的吃著,一邊往城門方向走去。

  錢再多也只是工具,但再不吃東西,自己就真要餓死了,這時候哪怕一個包子一千兩,也得買!

  蘇景吃的很慢,走的也很慢,盡量表現出一個普通人的形象……

  沿途看到有人拿著自己的畫像在那里議論,他還特地湊過去看了看,然后把所有人都給嚇了一跳。

  “臭乞丐,看什么看……你也想發財了不成?”

  “這么丑,滾遠點!別礙了我們的眼!”

  蘇景笑了笑,沒有搭理人家,但見自己在人家面前,拿著畫像都認不出自己,果然很好!

  到得城門前的時候,三個包子已經都進了自己的肚子,古人誠樸,三個包子量大餡足,吃的撐撐的。

  只是……忘記買水了。

  不過在這里恐怕也沒礦泉水賣吧?

  想著,蘇景摸了摸干干的嘴唇,就那么慢慢的走到了城門前。

  果然,此時的城門,之前那些守城的黑龍衛們,已經都不見了蹤影!

  看來所有人都已經忙于去追殺那所謂的李毅去了……所以說,秦亥是個好人,他的屬下也是好人吶!

  蘇景感嘆著,看到城門前剩下的,都是些平日里當職的門官。

  沒有頂頭上司在側,果然,之前那排的老長的長龍也就短了許多,審查也懈怠了許多,七國并入一國,此時的大秦人數之繁多,恐怕早已經位居于四大帝國之首!

  縱然只是周邊,但那厚厚一摞的戶籍本,真一個一個查未免太過費事,之前領導在側還裝模作樣一番,如今的話,無人管束,他們不過是拿著畫像比一陣,倘若不像,便直接讓其出城了!

  果然,這是我最后的機會了!

  蘇景混跡入了長長的隊伍中!

  然后……驚呆了周圍的一片人!

  注意到他的臉后,所有人都面色微變,急忙躲的遠遠的,并非嫌棄,實在是太過猙獰之物,看起來,太過可怕!

  蘇景也不以為意,越怕越好……

  而此時。

  阿房宮之內。

  秦亥的尸身已經依照秦政的命令,被送到了正陽殿中!

  “我可憐的兒啊!!!”

  眼見自己最心愛的孩子變作了冰冷的尸體,王美人大叫一聲,撲到了秦亥尸身之上,痛哭流涕起來!

  秦政面色冷如冰鐵,道:“國師,煩請你施展回朔之術,看看他的死,是否有什么蹊蹺之處!”

  國師困惑道:“蹊蹺?陛下認為二殿下之死有不對勁之處?”

  “不是認為,是他死的時機太巧了……”

  秦政道:“如果不出孤所料,應該有些關聯!”

  “好!”

  國師上前走了兩步,柔聲道:“王美人,煩請您稍退兩步,待得我回朔二殿下死因,也好讓他莫要蒙受了什么不白之冤!”

  “陛下!亥兒死的好慘吶,您一定要替他報仇啊!”

  王美人痛哭流涕,撲過去抱住了秦政的腿。

  “你先讓開,好讓國師施展回朔之術!”

  “陛下……都這時候了,兇手還未捉拿歸案,您何苦在這里看什么死因?快快派人將那兇手捉拿,然后碎尸萬段好為我兒報仇啊!”

  王美人卻早已經失卻了理智,剛剛宮外弟弟傳來消息,說賊人入了密道,如今還在全城封禁查找,但卻仍然未能將兇手捉拿歸案!

  兒子死了,兇手卻還逍遙法外,這讓素來從未受過什么委屈的王美人如何承受的住?

  秦亥不耐的皺眉,怒道:“若非你把亥兒教成了那般德性,他又如何會落的如今下場,如今你竟然仍然不知悔恨,來人,給孤拖她下去,所有人不得進入正陽殿!”

  “陛下……”

  王美人痛哭流涕,卻根本抵擋不得,直接被侍人架著胳膊生生的拖了下去,沿途凄慘慘叫,何其悲涼。

  “這……陛下,喪子之痛,你對王美人是否太過嚴苛了?”

  秦政冷冷皺眉,不答反道:“請吧,國師!”

  “是!”

  國師嘆了口氣,揮手,一團霧氣自掌心而出,漂浮不定,緩緩將秦亥淹沒!

  而后,他也步入了那霧氣之中,片刻后,臉上露出了古怪神色。

  秦政問道:“看到了什么?!”

  國師道:“我看到了二殿下跟王賁將軍一同巡邏,然后,他似乎發現了十一殿下的下落!”

  秦政微微頷首,道:“果然如此,亥兒早不死晚不死,偏偏這個時候死……孤就知道跟楚南有關!繼續……”

  “是!他并沒有將十一殿下的下落告知王賁,而是獨自帶著侍衛跟了上去!看來是打算私下里解決恩怨!”

  秦政眼底露出沉吟神色,道:“然后呢?”

  國師道:“兩人在破廟大戰起來,十一殿下似乎不敵二殿下……”

  “不敵都會死?”

  “這……二殿下戰意不足,而十一殿下卻為生而戰,似乎爆發出了不弱的功力,而且似乎二殿下的功法,對十一殿下造成的傷害大打折扣,而后,他與那侍衛合擊十一殿下!十一殿下卻突施詭手,拼著受了二殿下全力一擊,竟然將那侍衛攻向他的兵器掉轉了方向,刺向了二殿下!”

  國師輕嘆道:“這么看來,之前二殿下在尸山別院之內被自己的擎炎神火訣打傷,并非是巧合,而是二殿下掌控著一手可轉移敵人攻擊方向的神奇招式,真是聞所未聞啊!”

  “確實聞所未聞……不過只要提前知曉,那么多加預防,這一招沒什么威脅。”

  “那是對你而言吧!”

  國師抬頭看了秦政一眼,繼續回朔……這秘術威力相當不俗,竟然仿佛真的身臨其境般,將當時發生的事情給詳細的描述了下來。

  而說著說著,國師面色突然大變,震驚道:“糟……糟糕!!!”

  秦政眼神一瞇,道:“怎么了?!”

  國師聲音里竟帶上了幾絲悲憤之意,怒道:“他……楚南……他竟敢……他竟敢毀了他自己的臉!!!”

  秦政聞言,面色登時微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