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九十二章 滅你九族都是輕的

  秦亥的雙手早已經在剛剛的硬拼中,被蘇景的七傷拳給打到根本抬不起來,眼見蘇景在李毅的方天畫戟之下被逼的節節敗退,他正自興奮難捺,好像已經看到了片刻之后……自己用那家伙的短劍一點一點把那家伙給殺死的景象!

  可誰知道,這楚南竟然這般可恨,眼見逃生無望,竟然對后面的李毅看也不看,直直的向自己沖來,儼然一副哪怕被李毅殺死,也要跟自己同歸于盡的姿態!

  “楚南,你這混蛋,死都不愿意放過我嗎?李毅……給我直接殺了他!”

  眼見碧血照丹青碧光凜冽,鋒利異常,快速的向自己逼近,秦亥臉上露出了驚駭的神色!

  慌忙后退了幾步,心頭下意識的驚慌了起來,大聲喊道:“李毅,快殺了他!”

  “楚南!你放肆!!!”

  李毅勃然大怒,正自麝戰的敵人突然棄了自己而去,這讓他心頭猛然涌起一種被侮辱的感覺!

  便是秦亥不說,他也再不打算留情!

  身在蘇景之后,長戟用力的向前遞去……直刺蘇景后心。

  力道如貫風雷,倘若刺實,單這一擊,便足可將蘇景一戟貫胸!

  “別過來!!!”

  秦亥驚恐的大叫,雖然身懷武力,但看著一個人兇神惡煞的向自己沖來,情愿死也要拖著他陪葬的氣勢,讓他一陣膽寒,一時間只知道倉皇后退,哪里還知道逃跑!

  只能本能的鼓起自身全部功力,大喝道:“去死啊楚南!!!”

  酸痛難忍的手臂握成拳,重重的向著蘇景砸去!

  拼死一搏……

  三人皆是全力以赴!

  而如果真就這么下去!

  恐怕蘇景在距離秦亥還有三尺的時候,死在李毅的方天畫戟之下,而后,再被秦亥的擎炎神火訣狠狠的鞭尸!

  實力微弱,甚至于連拼命的機會都沒有!

  但……

  就是這時候!

  我唯一的生機!

  蘇景一咬牙……

  持續前沖,碧血照丹青直刺秦亥,另外一只手卻猛然向后揮去,匯聚了自己全部明玉真氣的右手快如閃電,輕輕撥在了身后那凌厲剛猛的方天畫戟之上!

  “給我轉啊!!!”

  大喝一聲……

  蘇景在這生死之間,全力用出了移花接玉。

  并非對招,而是對那筆直向著自己后心而來的方天畫戟!

  李毅驚叫一聲,只覺得自己全力刺出的方天畫戟,竟然好似刺在了一個正在瘋狂旋轉的陀螺一般,力道立時被卸開,然后完全偏轉到了另外一個方向!

  嘭!!!

  伴隨著蘇景的悶哼聲,秦亥的全力一拳已經正中蘇景胸口!

  躲開了李毅的方天畫戟,卻再難躲開秦亥的全力一擊,秦亥的全力一拳正中蘇景胸口……

  好在明玉真氣自發流轉,立時擋住了大半的傷害,但蘇景仍然忍不住臉上浮現灼燒痕跡,哇的一口,對著秦亥吐出了一口灼熱的鮮血!

  正中秦亥雙眼!

  “啊!!!”

  秦亥雙眼猛然一盲,立時驚慌失措的大叫了起來!

  而后……

  撲哧!!!

  嚓!!!

  兩聲血肉被刺穿的聲音響起。

  蘇景的碧血照丹青已經深入到了秦亥的胸膛,而同樣深入的……

  還有李毅的方天畫戟!

  他全力一出的一戟,竟然在蘇景一撥之下,掉轉了方向,目標轉而對向了秦亥。

  嗬……嗬……你……敢……”

  秦亥眼睛幾乎要凸出來,呆滯的看著要害同時被兩把兵器命中……

  他并沒有看蘇景,而是呆呆的看著李毅,眼底震驚與怒意并存,仿佛不敢相信發生的這一切!

  然后,生命的氣息逐漸熄滅,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甚至于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完全,就那么死了!

  大秦二公子,秦亥……這個未來可能會給秦蘇造成天大麻煩的家伙,就在這里,被蘇景給徹底終結了性命!

  咣當一聲。

  李毅手中握著的方天畫戟直接掉在了地上……而頂端,還深深插在秦亥的體內!

  他震驚道:“這……這……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我明明是對準了你的,為什么會傷到殿下?!為什么……”

  “為什么不重要!你叫李毅是吧?”

  蘇景噌的拔出了碧血照丹青,殷紅的鮮血順著劍刃流淌。

  第一次近距離殺人,還是殺的自己的兄長!

  但他卻沒什么震驚或者難以承受的心思!

  反而有著淡淡的快意……

  但此時,可不是快意的時候。

  他回頭,冷笑道:“李毅,你現在跟我一起殺了秦亥,現在的話,還要再殺了我嗎?”

  李毅臉上露出了扭曲的暴怒神色,大喝道:“是你!一定是你!是你剛剛搗的鬼……你用妖法轉移了我的長戟,是你把我的長戟送到了殿下的身上!”

  “嗯嗯……這話你可以跟王翦說,跟我那個便宜父皇說!”

  蘇景深深喘了幾口氣,忍不住又咳出了幾口鮮血,體內真氣早已經滿溢,最后被秦亥轟了最后一拳,卻是叫他真的重傷了!

  如果李毅這時候再跟自己動手的話,自己真的是必死無疑!

  “不過現在,我們兩個應該已經沒有動手的理由了吧?”

  蘇景懶散的坐在地上……

  竟然似乎對李毅完全不防備似的,嘆道:“現在的話,秦亥已經死了,而且身上還有你的武器留下的傷痕,你大可以解釋說是我搶了你的兵器然后殺了秦亥……但你一個保護不力的罪名,估計王翦不會放過你吧?大將軍王好大的威名,估計不會在意你一個小小護衛的性命!”

  李毅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雙手顫抖,看著蘇景的眼神,滿是兇光,時而轉為掙扎之意!

  顯然,他也明白!

  除非毀尸滅跡,不然,自己的方天畫戟實在太過特殊,根本瞞不過任何人!

  可縱然毀尸滅跡,到時候秦亥消失,自己一個保護不力,王翦照樣會要了自己的命。他不需要什么證據……

  蘇景說道:“還是那句話……我是大秦的通緝犯,但現在,涉嫌謀殺皇子,而且還是忤逆犯上,李兄,我被抓住未必會死,你被抓住,估計五馬分尸都是輕的吧?滅九族都能說是你祖墳冒青煙了……”

  悄悄握緊碧血照丹青,他微笑著繼續道:“所以,現在的話,咱們兩個已經是一條繩上的蚱蜢了,別的不說,兩個人分頭逃跑,總比一個人逃跑更能吸引火力吧?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李毅死死的盯著蘇景……

  然后看著那一端掉在地上,另外一端卻插在秦亥尸體上的尸首!

  他說的好有道理……可自己本來乃是王府最年輕的侍衛,更侍奉在大秦二公子的身側,地位可說不低,日后如果二公子爬到更高的地方,自己的地位恐怕也能水漲船高。

  可現在……便是他逼的自己在大秦再沒有了半點立足之地!

  就這么放過他嗎?

  他咬牙,明知蘇景說的有理,可讓他就此放下,他卻又如何能夠甘心?!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